毛泽东致江青的信

作者:   发布时间: 2013-01-11   
分享到 :

毛泽东致江青的信是指1966年7月8日毛泽东在武汉写给江青的一封信。

1966年6月17日,毛泽东抵达湖南韶山的滴水洞住下。6月28日,他离开韶山,经长沙到武汉。7月8日,在武汉的毛泽东给江青写了一封长信,讲了他对当时的国内外形势、对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一些看法。

关于当前的形势,毛泽东说:全世界一百多个党,大多数的党不信马列主义了,马克思、列宁也被人们打得粉碎了,何况我们呢?毛泽东谈了他对当时“乱”的看法。自6月1日新华社播发“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后,全国迅速出现了群众性的造反浪潮。面对严重的社会混乱,毛泽东写道:“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又来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他们为自己的阶级本性所决定,非跳出来不可。”这是毛泽东对怎样看待“乱”的问题的重要观点。他认为:“现在的任务是要在全党全国基本上(不可能全部)打倒右派,而且在七八年以后还要有一次横扫牛鬼蛇神的运动,尔后还要有多次扫除”;“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认真的演习。有些地区(例如北京市),根深蒂固,一朝覆亡。有些机关(例如北大、清华),盘根错节,顷刻瓦解。凡是右派越嚣张的地方,他们失败就越惨,左派就越起劲。这是一次全国性的演习,左派、右派和动摇不定的中间派,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

毛泽东还谈到对林彪1966年5月18日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讲话的看法。他说:“我的朋友的讲话,中央催着要发,我准备同意发下去,他是专讲政变问题的。”“这个问题,像他这样讲法过去还没有过。他的一些提法,我总感觉不安。我历来不相信,我那几本小书,有那样大的神通。现在经他一吹,全党全国都吹起来了,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是被他们迫上梁山的,看来不同意他们不行了。在重大问题上,违心地同意别人,在我一生还是第一次。”他还说:“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

毛泽东在信的最后写道:“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还是这两句老话。”毛泽东的这封信,表明他对国内外形势的错误判断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同时也反映了他当时极其复杂的心情。

 

7月11日,周恩来从北京飞到武汉,陪同毛泽东会见尼泊尔王太子比兰德拉。毛泽东让周恩来和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看了给江青的信。以后,由周恩来把信带到上海交给江青。周恩来看后建议找林彪谈谈。经毛泽东同意,周恩来7月14日从上海飞赴大连与林彪谈话,转达毛泽东的意见。林彪表示接受,答应回京后修改5月18日讲话。7月15日,周恩来返京后又向刘少奇作了汇报。原信遵照毛泽东指示销毁,保留了抄件。

林彪事件后,1972年5月,中共中央召开批林整风汇报会时,这封信作为会议文件公布。会议简报刊登了江青对信的解释,说毛泽东早就看出林彪“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一说法与毛泽东在党的九大上把林彪确定为接班人的事实显然不合。

稿件来源: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二研究部编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注释集》,中共党史出版社2012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