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仲勋的旬邑故事

作者:   发布时间: 2014-05-28   
分享到 :

习仲勋的旬邑故事

王晓军 周国建

习仲勋,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党和国家杰出领导人。在70多年革命生涯中,他始终将“热爱人民,依靠人民”贯穿始终,从人民智慧和实践中汲取养分、获得力量,创造性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备受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爱戴和拥护。毛泽东赞他“是从群众中走出来的群众领袖。”从土地革命战争到抗日战争,习仲勋为中国革命胜利,不惧艰险和牺牲,走遍关中分区山山水水和旬邑沟沟坎坎,留下了许多感人故事。

请肖翰林出山

肖之葆,旬邑县籍前清翰林,历任刑部主事、郎中、参议等职,思想进步、德能皆优、公正廉洁、不避权贵。辛亥革命后,清朝灭亡,袁世凯窃据国权,他不与其为伍辞官还乡,避居山间洞崖,以教书务园为业。

习仲勋读中学时,就听过肖之葆大名,对其品德才学很是敬佩。关中特区时期,西安事变爆发前,习仲勋作为关中特区苏维埃政府第一副主席兼党团书记,考虑将这位三秦名儒发展成党外朋友和革命助手。19365月,关中特区在东北军围剿陷落的非常时期,担任中共关中特区工委书记的习仲勋,安排中共地下党员、赵家洞桑村老农赵志泰,与肖之葆首次进行秘密联络,请他在自愿和安全的前提下,以品德声望为共产党和百姓做力所能及的事,被肖之葆以“清朝过来的老朽,已不关世事”为由谢绝。对肖之葆谢绝助共产党一事,习仲勋以其不反对共产党并暗含认同之态,断定肖之葆内心已受到共产党很大震撼,便并不气馁。年内10月,习仲勋委派好友杨宗伟,带拜师求教信和自创文章《我所认识的共产党》来见肖之葆。肖之葆略感惊异,心知拜师出于礼、统战是目的,见文章宏达流畅、文采飞扬,便知求教是表、宣传是里。于是,被习仲勋至诚至贞信仰所打动,改以年迈学浅、不合时宜,难为其师枉受殊荣而委婉推辞。

对肖之葆二次婉拒,习仲勋豁达理解但不改初衷,不时通过中共党员赵志泰、杨宗伟,将有中共方针政策的报刊信息传达给肖之葆。长征红军到陕北后,肖之葆尽管经济困难,仍变卖衣物、向亲友借贷资助红军抗日,荣获朱德总司令赠“清明杰士,纾难红军”锦旗一面。杨宗耀、肖鸿章等中共党员、无辜群众被国民党逮捕关押期间,肖之葆联络群众举状担保,帮助他们获释。

习仲勋对肖之葆为党所做工作十分满意,选其部分诗文、书法作品送毛泽东过目。毛泽东阅后,赞其“不愧为翰林”,让党内“马背书法家”舒同,以中共中央名义去信邀请肖之葆,传邀请之意,宣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为此,习仲勋登门拜会肖之葆并先行敬师礼,肖之葆以待贵宾礼敬还,谈笑风生共话天下时事风云。

陕甘宁边区第二届参议大会,选举肖之葆为陕甘宁边区政府委员,鉴于肖之葆意见,使用箫筱梅对外公布,肖之葆正式答应出山。

百字判一案

习仲勋曾对司法工作者说:“走出‘衙门’,深入乡村,依靠人民办案,发挥民间调解作用。千百事件整天发生在人民中,最适当的解决办法也就在人民中。只有通过人民,才会解决得最快、最正确。”这也是当时当地百姓爱说“找习专员说理去”的原因。在习仲勋看来,民间调解不是一个单纯的司法问题,本质是为人民服务的问题,是衡量干部群众观点、群众感情、群众作风的一个试金石。这方面,习仲勋在关中分区有许多事为人称道,一棵树案就是一例。

职田镇青村农民姚宪章,以同村姚宗弟祖墓埋在自己地内为由,要求姚宗弟给予补偿。约谈失败后,姚宪章持斧砍倒姚宗弟墓地一棵树。姚宗弟为此将姚宪章告到当地县抗日民主政府。1937年9月8日,关中特区专员霍维德签署传票,请青村村长穆三起传唤姚宪章。因国共两党关中磨擦日益恶化等原因影响,霍维德调走后,案子于1941年5月20日由习仲勋作出了言简意赅令人折服的判决:

判决书全文103字,以“年代久远,毫无根据”否定了姚宪章所持姚宗弟祖墓埋其地内的说法;对已砍倒的树,判定“树头、树本全归姚宗弟,姚宪章不再赔偿其损失”;为免两家以后因此再起纷争,判明“今后两家地边之树,长在谁家地内,即归谁家”;既解了纠缠不清的历史遗留问题(祖墓埋谁地内),又解了已砍倒树的现实归属问题。

捍卫婚姻自由

关中分区时期,抗日民主根据地内封建买卖婚姻逐步被予以取缔。湫头车家沟农家姑娘张水红,个子高挑、皮肤白净、模样俊俏、机灵能干,因父母收受了岘子村富户郭家一笔不菲彩礼,受“儿女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愚昧思想禁锢,被迫嫁给了精神病患者郭狗娃,经常遭其侮辱、打骂,几次被逼上吊自杀。

一日,中共关中分委书记习仲勋,趁集到新正县湫头,向群众作演讲,动员男女老少行动起来,开展大生产运动,粉碎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和国民党顽固派军事磨擦,解放妇女并反对封建包办买卖婚姻。一个听习仲勋演讲的好心大娘,回家后给张水红出主意说:“好娃哩,不要胡想。今湫头集上开大会,关中分区习专员讲话。他对老百姓可亲了,称咱是父老兄弟姐妹。你快去找他。专署在新正县三区阳坡头村,翻沟过去就到了。”当晚张水红翻沟找到习仲勋,通过司法渠道和郭狗娃离了婚。

照顾盲人“干娃”

习仲勋驻马家堡领导关中分区革命和建设时,办公室设在沟边一马姓群众家,家有一乳名“白狗”的三四岁小盲童。该童未足岁时,母亲去世、父亲离家出走,成为孤儿,由其姑代为养育;三岁患天花,因无钱医治,挨到烧退后,就此双目失明。听闻“白狗”不幸遭遇后,习仲勋感叹:“孩子可怜啊,等革命胜利了,一定要根治天花,绝不能让一个好端端的孩子因这种病变成瞎子。”

日久生情,习仲勋喜欢上了“白狗”,每看到他,就会亲昵地拍一下他的脑袋,说“叫干大”(陕西方言“干大”,意“干爹”)。

习仲勋因革命需要离开马家堡后,念念不忘干娃“白狗”,常感慨“白狗要是眼睛看得见,我一定把他送部队去,那娃精灵得很!”

解放后,习仲勋依然惦记着“白狗”命运。打听到干娃“白狗”跟着吹鼓手混饭吃,想到盲人跟在吹手后那可怜样,习仲勋一时神色黯然。1951年,他派人将“白狗”接到西安,遍寻各大医院为干儿治眼。因失明过久,无法复明。为让干儿有生活一技之长,习仲勋托人将他送到秦腔剧团尚友社学音乐和乐器。“白狗”最终掌握了各种乐器演奏技巧,成为了尚友社的“全把式”。

钟情旬邑布鞋

1940年,关中分区机关从马家堡转移到阳坡头,习仲勋办公和住宿地点设在张廷富家。张廷富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人实诚,办事可靠,比习仲勋大5岁,习仲勋驻阳坡头期间称他“老哥”。张廷富妻子叫何存子,是一贤惠能干、心灵手巧的农家妇女,平日除给习仲勋做饭洗衣外,还给他做布鞋。为此,习仲勋曾对何存子讲:“我在家就爱穿母亲做的布鞋,嫂子的布鞋让我想起我的母亲,太谢谢你了!”

19427月,习仲勋调赴延安,走前专程去阳坡头与张廷富辞行。临别时,何存子从柜里取出按习仲勋脚码事先做好的两双布鞋,说“你这一走,不知啥时再见。有人去延安时,我再给你捎。”

17年后,已是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在国事操劳间,仍惦记着他生活过的小山村阳坡头和他的老哥张廷富。他抽空给张廷富亲笔去信,邀请张廷富来京做客,还不忘让嫂子(何存子)给他做两双布鞋。见到张廷富,习仲勋高兴迎上前去,“廷富老哥”称呼不改。接过张廷富带来的两双布鞋,习仲勋边穿边说:“我就爱穿嫂子做的布鞋,穿上又舒服又好看。”作为答谢,习仲勋将张廷富留在家中住了20多天,让秘书陪着参观北京名胜古迹,临别时还送了张半身照片留作纪念。

为李树祯看病

旬邑后掌村李树祯,是习仲勋三原师范同学。1937年初,习仲勋驻马家堡时,李树祯闻讯赶来拜访。叙旧之外,李树祯欣然答应习仲勋的革命动员,不久担任了抗日救国会长,并以教师身份发展党员和建立情报组。1942年,因叛徒出卖,李树祯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并因受刑留下眼疾。1958年,习仲勋写信邀李树祯赴京治眼疾并安排住处。李树祯在女儿李芳婵陪伴下,在北京第六医院看病一住整三年。其间,日理万机的习仲勋经常抽空去看他们,还把他们请到家中吃饭和聊天。对此,老革命们动情地说:“仲勋这人就是好,没有忘记咱们,跟着他干革命没有白干。”

习仲勋晚年,常怀念战争年代他战斗和工作过的地方,常想在那的朋友、战友和乡亲,曾多次说很想回旬邑走一走、看一看。每有旬邑人去拜访他,他都要问旬邑的变化和发展,问他结交的老红军、老朋友及其家人的情况。旬邑发展上的困难,他在政策范围内,尽力予以帮助解决。2000年,习仲勋夫人齐心女士携儿子远平、女儿桥桥回访旬邑,看望了习仲勋义子马家堡村马崇明一家。

习仲勋革命一生,旬邑革命战斗的六年岁月,在他革命生涯中占有重要地位。习仲勋与旬邑人民每一件故事,无不映射着他伟岸的人格魅力,折射着他坚定的党性宗旨、群众观点、人民立场,深刻反映着他“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认真执着。习仲勋依旧是值得今天所有党员干部学习的光辉榜样。

值习老逝世十二周年之际,谨以此文纪念习仲勋同志。

(作者单位:中共旬邑县委党史研究室)

(来源:咸阳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