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是主人

原标题:人民是主人
作者:巨 力   发布时间: 2019-10-08   来源:《求是》
分享到 :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面对天安门广场上排山倒海、激昂振奋的人民群众,毛泽东主席高呼:人民万岁!

201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面对经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历史飞跃的中国人民,习近平总书记高呼:“伟大的中国人民万岁”!

这一晚,绚烂多姿、流光溢彩的天安门广场上,带有“人民万岁”字样的烟火在夜空璀璨绽放,天地交相辉映,铺展出辉煌盛世图景,标示着70年来我们党始终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人民”这两个字深深地铭刻在新中国的根基上,给人以强力的震撼。

2019年10月1日上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在盛大的阅兵仪式后,是以“同心共筑中国梦”为主题的群众游行。游行分“建国创业”、“改革开放”、“伟大复兴”3个篇章,10万名群众、70组彩车组成36个方阵和3个情境式行进,构成浩大盛世画卷。图为“当家作主”方阵中,彩车的巨型雕塑再现了“人民代表意气风发步出人民大会堂”的经典场景。 视觉中国供图

70年前,“从前对于政治不愿闻问”的北平辅仁大学校长、著名历史学家陈垣以自己的耳闻目睹和内心感怀,写下了这样的文字:“解放后的北平,来了新的军队,那是人民的军队;树立了新的政权,那是人民的政权;来了新的一切,一切都是属于人民的。我活了七十多岁的年纪,现在才看到了真正人民的社会,在历史上从不曾有过的新的社会。”“这不同于以前的改朝换代,的确是历史上空前的、翻天覆地的大变革。”

人民是主人,一切都是属于人民的,这是中国人民多少岁月以来梦寐以求的理想。建立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是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日起就为之奋斗的不懈追求。

旭日东升,朝霞满天红。28年的奋斗牺牲,终于迎来了人民共和国巨轮庄严启航。翻身得解放做主人的中国人民将从何处着手建设自己的新国家新社会?中国共产党为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将搭建起什么样的“四梁八柱”?

中国共产党人没有辜负人民的期望,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了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伟大制度创造,建立并巩固发展了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一套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这样一套制度安排,能够有效保证人民享有更加广泛、更加充实的权利和自由,保证人民广泛参加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能够有效调节国家政治关系,发展充满活力的政党关系、民族关系、宗教关系、阶层关系、海内外同胞关系,增强民族凝聚力,形成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有效促进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发展,促进现代化建设各项事业,促进人民生活质量和水平不断提高;能够有效维护国家独立自主,有力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维护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福祉。”

70年来,中国大地发生的历史巨变充分证明:这是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建立的能有效保证亿万人民当家作主的新型国家制度,是新中国70年之所以能够创造出经济快速发展、社会长期稳定奇迹的制度保障,越来越显示其无比的优越性和强大的生命力,为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提供了全新选择,为人类探索建设更好社会制度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人民当家作主的坚实根基

北京西郊的香山,草木葳蕤、生机盎然,新中国从这里走来。

2019年9月12日,新中国70华诞前夕,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里重温光辉历史,激扬革命斗志,展望光明前景。双清别墅、来青轩、香山革命纪念馆……总书记看得认真,问得仔细,坚定地说:历史充分证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不仅善于打破一个旧世界,而且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展望未来,中国的发展前景无限美好。

“雄鸡一唱天下白。”70年前的3月23日,毛泽东等人率领中共中央机关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香山成为党中央所在地。这里见证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号角,见证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拟定起草,新中国国体在这里初步确立,建设新中国的宏伟蓝图在这里一笔一笔地描绘出来。

早在1940年的《新民主主义论》中,毛泽东就对未来新中国的国体有过深刻的思考:中国无产阶级、农民、知识分子和其他小资产阶级,乃是决定国家命运的基本势力,他们必然要成为中华民主共和国的国家构成和政权构成的基本部分,而无产阶级则是领导的力量。

毛泽东关于新中国国体的这一主张,反映了全国人民的意愿,在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得到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新民主主义即人民民主主义的国家,实行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团结各民主阶级和国内各民族的人民民主专政”。这就再清楚不过地宣示:几千年中国历史上,最广大人民第一次掌握了自己的命运,成为人民共和国的主人。

人民当家作主的国体,在今天有些人的眼中,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的政治名词,但透过历史的风雨方知人民民主政权来之维艰。

在新中国成立前,近代中国的民主诉求曾在专制的荆棘和泥泞中挣扎蹒跚了百年。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曾经积极地向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寻求民主的出路。1911年,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推翻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制度,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共和政体——中华民国,然而却落得了“无量金钱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的结果。那些标榜“民主、自由、人权”的帝国主义列强,对贫弱的中国只是趁火打劫,进行侵略和掠夺。这一切令中国的有识之士对他们的制度大失所望,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案,在中国人民的心中,彻底破了产。

在中国的大地上,应该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民主政权,能够让最广大人民翻身解放、当家作主?中国共产党人拿起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武器。从“工农民主”、“人民民主”到“新民主主义”,从农民协会、工农兵代表苏维埃、参议会到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中国共产党探索建设人民当家作主新社会的脚步一刻不停。

“我们政权的阶级性是这样: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但不是仅仅工农,还有资产阶级民主分子参加的人民民主专政。”1948年9月,在西柏坡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对新中国的国体有了明确的擘画。他还特别强调:我们是人民民主专政,各级政府都要加上“人民”二字,各种政权机关都要加上“人民”二字。

1954年,1982年,在人民共和国前行的道路上,这样的年份注定具有不同寻常的历史意义。1954年9月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此前经过全国人民广泛讨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把我国国体确立为“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国家”。1982年12月,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的国体在宪法中得到明确规定。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航程中,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闯出了一条人民民主新路。

人民当家作主的最高实现形式

在太行山深深的褶皱里,有一个叫西沟的小山村,这是刚刚荣获共和国勋章的申纪兰的家乡。她家里有两面照片墙,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发展的伟大历程和恢弘图景徐徐展开。从一届到十三届,从辫子上扎着蝴蝶结的25岁,到皱纹爬额却依然矍铄的90岁,申纪兰被称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活化石”。

65年,这是怎样的一种制度能让一位普通农民一直站在国家政治舞台的中央,代表人民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力?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在中国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人民在人类政治制度史上的伟大创造,是深刻总结近代以后中国政治生活惨痛教训得出的基本结论,是中国社会100多年激越变革、激荡发展的历史结果,是中国人民翻身作主、掌握自己命运的必然选择。

在“民主法治”方阵彩车上,人民大会堂五星穹顶造型星光灿烂,《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庄严神圣,金色大手托起的,是我们共同捍卫人民民主的决心,是我们共同捍卫宪法法律尊严的承诺。图为2019年国庆群众游行中的“民主法治”方阵。 新华社记者 刘潇/摄

历史,生动地诠释了习近平总书记讲的这个伟大创造的深刻含义。

辛亥革命后,中国曾一度效法欧美资产阶级国家实行所谓的议会制、“三权分立”。结果,都是政客愚弄百姓的骗人把戏。加入过同盟会的董必武对此有过一段入木三分的形象揭露:“旧民主主义的议会制度是资产阶级中当权的一部分人容许另一部分的少数人,所谓反对派,在会议讲台上去说空话,而当权者则紧握着行政权柄,干有利于本身统治的事情。这是剥削阶级在广大人民面前玩弄手腕、分取赃私,干出来的一种骗人的制度。”如此这般的骗人把戏,使得欧美资产阶级国家的议会制、“三权分立”在近代中国的实际生活中名声败坏,连许多原先热衷于这种制度的知识分子也纷纷大失所望:“政治的贪污,选举的把持,真是史不绝书”。

正是在中外历史经验的比较总结中,中国共产党人认为,新中国不能搞西方式的议会制和“三权分立”,而采用与国体相适应的政权组织形式,实行民主集中制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1948年9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对于即将建立的新中国采用什么样的政体,曾有过一番讨论。毛泽东说:“我们政权的制度是采取议会制呢,还是采取民主集中制?过去我们叫苏维埃代表大会制度”,“现在我们就用‘人民代表会议’这一名词。我们采用民主集中制,而不采用资产阶级议会制。议会制,袁世凯、曹锟都搞过,已经臭了”。1949年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会议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明确:新中国的政体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这是一种全新的制度。在中国历史上,还没有一种制度像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一样,能够让全国绝大多数人民享受这样充分的民主和广泛地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

1949年9月,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教授在参加完北平各界代表会议后慨然写下这样一段文字:“我踏进会场,就看见很多人,穿制服的,穿工装的,穿短衫的,穿旗袍的,穿西服的,穿长袍的,还有一位带瓜帽的——这许多一望而知不同的人物,而他们会在一个会场里一起讨论问题,在我说是生平第一次。这是什么意思呢?我望着会场前挂着大大的‘代表’两字,不免点起头来。代表性呀!北平住着的就是这许多形形色色的人物……试问英美那一个议会能从普选中达到这样高度的代表性呢?”

1953年3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公布实施新中国第一部选举法。申纪兰正是凭着在全国首倡“男女同工同酬”,当选了全国人大代表。

1954年9月15日,从海滨到草原,从高原到绿洲,1000多颗激动的心向北京汇聚,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位于中南海的怀仁堂开幕。9月20日,出席会议的1200多名全国人大代表投票,全票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老舍先生说:当我一拿到那张红色的选票,我的心差不多要跳了出来。我投了票,看看前后左右的人,他们的眼里也含着泪。

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从此建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这样一个有5000多年文明史、几亿人口的国家建立起人民当家作主的新型政治制度,在中国政治发展史乃至世界政治发展史上都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

有人问申纪兰,从一届到十三届,哪一届最好?申纪兰回答,一届比一届好,芝麻开花节节高。65年的实践充分证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符合中国国情和实际、体现社会主义国家性质、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保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好制度。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中国,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保证国家政治生活既充满活力又安定有序,关键是要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的根本制度安排。”

人民领袖人民选,人民领袖人民爱。65年来,从投票选出“毛主席”,到投票选出“习主席”,申纪兰的农民身份从未改变。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之所以具有强大生命力和显著优越性,关键在于它深深植根于人民之中。仔细查阅申纪兰在历届全国人大会上的议案、建议,令人震撼。据不完全统计,从五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以来,由申纪兰领衔或附议的议案、建议有420余件,每一件都是沉甸甸的,一条条都不断得到采纳和兑现。

植根于人民群众,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中国各族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牢牢地把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人民当家作主的实现形式不断丰富

从决定国家根本性质和国家政权的构成形式,到确立基本政治制度,在中国共产党人对新中国的政治制度设计中,人民当家作主从来都是决定性要素。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1949年9月21日晚,中南海怀仁堂,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巨幅会标,告诉人们一个新的开始:人民政协制度诞生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诞生了。

在新政协的筹备、召开过程中,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及民主人士平等协商、合作共事,大家一律平等、共同召集,这与国民党一党专政时期的旧政协形成了鲜明反差。应毛泽东和周恩来的郑重邀请,北上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宋庆龄在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真诚地发言:“我们达到今天的历史地位,是由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唯一拥有人民大众力量的政党。”新政协选举产生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初步确立。

新中国成立后,有的民主党派人士担心进入社会主义社会,民主党派还能否存在,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还能否坚持。对于上述疑虑,1956年4月,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给予鲜明回答:“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改革开放以后党中央进一步明确人民政协的性质、任务、主题、职能,推动人民政协性质和作用载入宪法,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确立为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

寻求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积极参政议政。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协商民主是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重要制度设计,同选举民主相互补充、相得益彰。”协商民主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作为协商民主的主渠道,人民政协坚持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服务党和国家中心任务,在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从论证三峡工程到取消农业税,从设立教师节到高考日期提前,从大气污染治理到脱贫攻坚战,一系列对国家发展和人民生活产生重要影响的政策出台背后,无不体现着政协委员履职为民的时代特点和民生情怀。

70年风雨同舟、携手奋进写就这样的华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这一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伟大政治创造,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1936年10月,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宁夏同心城清真大寺内彩旗招展,西征红军帮助同心人民在这里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县级回民自治政权——陕甘宁省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红星照耀中国》中写道,这是他在宁夏看到的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1947年5月,从茫茫草原生长出我国首个省级民族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宣告成立。两年多后,1949年9月,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应实行民族的区域自治。1954年制定的新中国第一部宪法,又以根本大法形式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确定下来。

随着全国5个民族自治区和各自治州、自治县的先后成立,从无垠草原到苍茫大漠,从巍巍长白到边关南陲,民族区域自治在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全面施行。2019年9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我们党创造性地把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同中国民族问题具体实际相结合,走出一条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确立了党的民族理论和民族政策,把民族平等作为立国的根本原则之一,确立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各族人民在历史上第一次真正获得了平等的政治权利、共同当家做了主人,终结了旧中国民族压迫、纷争的痛苦历史,开辟了发展各民族平等团结互助和谐关系的新纪元。

56个民族56枝花,56族兄弟姐妹是一家。“民族团结”方阵的各族群众,手拉手,载歌载舞。彩车上“石榴瓶”光彩夺目,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血脉相连,风雨同舟。图为2019年国庆群众游行中的“民族团结”方阵。 新华社记者 李晓果/摄

70年来沧海桑田、波澜壮阔,从被确定为基本政策,到以宪法为基础和以民族区域自治法为主干的民族法制体系不断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作为国家一项基本政治制度,保障着中华民族大家庭里的各民族共享当家作主的荣光和尊严。少数民族的面貌、民族地区的面貌、民族关系的面貌、中华民族的面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历史性巨变。

实践证明,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凝聚各民族、发展各民族、繁荣各民族。

一部中国史,就是一部各民族交融汇聚成多元一体中华民族的历史,就是各民族共同缔造、发展、巩固统一的伟大祖国的历史。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是先人们留给我们的丰厚遗产,也是我国发展的巨大优势。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强大生命力,就在于从民族问题的基本国情出发,坚持各民族无论大小一律平等原则,使各民族凝结成牢不可分的命运共同体。

中华民族是一个大家庭,一家人都要过上好日子。“帮助各少数民族地区加速经济和文化的发展”的宪法宣言,动人心弦。

时间带来的是巨变,带不走的是手足相亲的情谊。

“天上星星数不清,阿尼帕一家做的好事就像天上的星星。”新疆维吾尔族老人阿尼帕收养汉、回、维吾尔、哈萨克4个民族10个孤儿的故事书写了天山南北民族团结的感人篇章。2019年,80岁的阿尼帕老人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圆了自己一心跟党走、维护民族团结的入党梦。

——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民主精神的培育、民主素质的锻炼、民主实践的操作,都是在基层产生、在基层发展、在基层得到检验的。我国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的探索历程正是这一论述的生动写照。

1979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的春风吹到了广西河池市合寨村,实行分田到户后,村民的生产积极性被极大调动起来,农业生产得到快速发展。但同时,原有生产队管理体制也成了“空架子”。管理一涣散,村里村外的问题和矛盾也多了,群众意见很大。

许多历史性创造往往产生于不经意中。韦焕能,当年的合寨村果作屯第一生产队队长,2018年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改革先锋”光荣称号。韦焕能想不到,39年前,自己和几名村干部组成的村民委员会,竟然开创了中国村民自治的先河。1980年2月5日晚,他召集其他5名生产队干部商量,提出建立新的管理组织和选举村领导班子的构想。大家一听,纷纷同意。翌日,村民们在一棵几人合抱的大樟树下召开了全村大会,揭开了中国农民“直接行使民主权利,依法办理自己的事情,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的历史序幕。根据投票结果,韦焕能当选第一任村民委员会主任。选出来的机构叫什么名称?韦焕能与干部们合计:城市里有居委会,我们是农村,应该叫村民委员会。1982年12月通过的宪法明确把我国农村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确定为村民委员会。

我国是农业大国,占人口多数的农民直接行使民主权利,就是将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制度真正落到了实处。几十年来,合寨村通过村民自治,陆续解决了用电、通自来水、修建校舍、道路硬化、修葺水渠、安装闭路电视等民生问题。村民委员会先后经历多次换届,始终保持着高透明度。这个宁静村落的先行探索告诉人们,在党的领导下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是社会主义民主在农村的有效实现形式。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断完善基层民主制度,把党的领导贯穿基层群众自治机制建设全过程、各方面,确保基层民主建设始终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前进。

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枫桥经验”历经时代淬炼愈发光彩,这其中凝结着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人民对于基层治理的不懈探索。1963年11月,毛泽东亲笔批示要各地学习“枫桥经验”。2003年,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时,明确提出要充分珍惜、大力推广、不断创新“枫桥经验”。10年后,他又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把“枫桥经验”坚持好、发展好。新时代的“枫桥经验”正是在“变”与“不变”的坚持和发展中,让基层群众自治之花芬芳四溢。

70年前,毛泽东在开国前夕豪情满怀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70年后,习近平总书记饱含深情地讲:共和国大厦就是这样一块砖一块瓦建成的。

中国很自信,有雄心向前奋斗,一步一步往前走。中国自信的根基在人民,人民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人民有无穷无尽、无难不克的主人翁力量!有了这样的力量,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够创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