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野战军第一次党代表会议究竟在哪里召开

作者:郑林华   发布时间: 2019-10-17   
分享到 :

1949年 1月 11日至 23日,彭德怀领导的西北野战军在陕西一个名叫武庄的村庄召开了西北野战军第一次党代表会议。关于这次会议的召开地点,很多军史、党史著作均记载为澄城县武庄。据笔者考证,这种表述说法有误。

一、澄城县召开说

西北野战军第一次党代表会议在澄城县武庄召开的说法,出现在一些权威的军史和党史著作中。据笔者所查,1988年出版的《彭德怀军事文选》应是此说的较早出处。该文选收了彭德怀 1949年 1月 14日在西北野战军第一次党代表会议的报告《一九四八年几项工作的基本总结》,并注明“这是彭德怀在陕西澄城西北野战军党代表会议上的报告”。

此后众多军史党史著作多沿其说,如 1997年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解放战争史》写道:“为从各方面做好向西北进军的准备,西北野战军于 1月 11日至 23日,在澄城县武庄召开第一次党代表会议。”

2000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也指出:“西北野战军于 1月 11日至 23日,在陕西澄城武庄召开第一次党代表大会,学习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精神和毛泽东主席关于时局的声明,总结 1948年的工作,部署1949年的任务。”

此外,地方党史和方志部门编写的党史人物传记和地方志如《陕西省志》,相关将帅年谱如《彭德怀年谱》《贺龙年谱》,回忆录如《张宗逊回忆录》以及不少军史著作也都持此说法。

二、白水县召开说

另一种说法是 :西北野战军在白水县武庄召开第一次党代表会议。这一观点主要出现在白水县、黄龙县的地方文史资料、地方党史著作以及解放战争时期西安地下工作者的回忆录中。

《白水文史资料》第 1辑中题为《西北野战军第一次党代会议在我县武庄召开》的文章写道:“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1949年1月 11日至 23日在渭北白水县武庄村召开了第一次党代表会议。”

《白水县志》在大事记中也明确记载:“(民国)三十八年(1949)1月 11日至 23日,西北野战军党代表大会于白水县武庄村召开。……31日晚,在仓颉庙召开了军民联欢大会。演出了古典戏《抱火斗》。”该县游击队战士高俊亭回忆:“当时正值西北野战军在武庄召开第一次党的代表会议,彭总恰巧住在我家里。”

《中国共产党白水县历史大事记》不但记述了西北野战军在武庄村召开第一次党代表会议,还附有彭德怀等人当时居住的窑洞(即高俊亭家)图片,以及这次党代表会议具体召开地点的旧址仓颉庙图片。中国共产党白水县历史简明读本》第 20章“西北野战军在白水武庄”对这次党代表会议及彭德怀在白水县武庄村的活动有更具体的描述,兹不赘述。

渭南市委编撰的地方党史著作也认同此说法。白水县与澄城县均属于渭南市管辖,中共渭南市委党史研究室所编的《播火者在渭南》明确记载了西北野战军第一次党代表会议在白水县武庄村召开。中共渭南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写的《渭南红色印记》收有“中国共产党西北野战军第一次代表会议旧址”图片,也写明是在白水县召开。

白水县召开说还得到许多亲历者的印证。曾列席西北野战军第一次党代表会议的张辉也以亲身经历提供了佐证:“旧历 1948年腊月,前委在白水武庄召开党代表会议。我以地方党代表身分列席。”曾任中共淳耀工委书记和渭北工委书记的张少林 1948年冬“代表富平县党组织列席第一野战军前敌总部在白水县武庄召开的党代会”,“并接受了‘开展武装斗争,准备迎接解放富平县’的工作任务”。中共铜川市委史志办公室编写的《中共铜川党史人物传》,也写明张少林是在白水县武庄参加的西北野战军党代表会议。

此外,还有一些党史军史著作也认为西北野战军第一次党代表会议是在白水县武庄召开,比如《习仲勋在陕甘宁边区》写道:“贺龙、习仲勋从延安赶到武庄出席了会议。”吴序光的《决战大西北》也持相同说法,写得更为具体:“会议休息时,一些代表参观了附近的苍颉庙。”

三、对有关文献的考证

西北野战军第一次党代表会议究竟是在澄城县还是白水县召开?要解决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办法是查阅相关档案资料。可惜这次会议通过的《第一野战军第一次党代表会议总决议》等文件均未指出会议召开的具体地点。

那么可以从武庄村的行政隶属关系上来考证。查《白水县志》可知,武庄村在明代就属于白水县管辖,清代乾隆时,武庄村属于白水县长宁乡所辖的明道里;1924年之前沿用清制,之后实行区、村、闾、邻制;1934年又改保甲制,武庄成为保;1939年再次调整保甲,武庄村属于彭衙乡下辖的武庄保。1948年 3月,西北野战军解放白水,成立白水县民主政府,宣布废除保甲制度,武庄村后归史官镇管辖。新中国成立后,1959年 1月,蒲城、白水、澄城 3县合并为蒲城县,在原白水县境内设立白水、林皋、武庄 3个人民公社;1961年 9月,恢复白水县建制,设立史官公社,武庄村归史官公社管辖。1984年,史官公社改为史官乡,武庄村仍归史官乡管辖。2009年,史官乡改为史官镇,武庄村又归史官镇管辖。在历史变迁过程中,除了 1959至 1961年三县合并为蒲城县外,武庄村始终都在白水县管辖范围内,与澄城县无关。

为稳妥起见,笔者又核查了《澄城县志》,发现《澄城县志》并未有过武庄村属于澄城县的记载,也没有西北野战军第一次党代表会议在该县召开的记载。《澄城县志》还从侧面证明了武庄属于白水县:“1947年冬,澄城游击支队已和白水、黄龙、合阳县游击支队控制的地区连成一片,北依黄龙山,南至县城附近,东连合阳的皇甫庄,西界白水武庄,形成黄龙山前一片广大的游击区。”“西界白水武庄”一句,已明确交代武庄属于白水县。

此外,第一次党代表会议召开前后,西北野战军前委的驻地正是白水县武庄。事实上,从 1948年 12月到 1949年 2月,西北野战军前委从白水县的王家河转移到北乾村再转移到武庄村再到大洼底村,一直都是在白水县境内。

《彭德怀自述》也谈到 1948年他们在白水县这一带过冬。《白水县志》大事记记载:1948年“11月 25日,永丰战役指挥部设白水县坡头及王家河村。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副主任张德生、联络部长范明等组织指挥战斗”。

西北野战军文献也有彭德怀、张宗逊于 1948年 11月 30日发出的《关于冬季战役战况及冬训准备给各纵、旅电》:“前委拟于十二月四日开会”,“到会同志请于十二月三日下午后到达王家河(白水城东二十五里)”。曾任西北野战军副参谋长的王政柱后来也回忆:“11月 29日野司进驻王家河(20里)。”说明当时西北野战军前委在白水县王家河。

《白水县志》又记载:“12月2日,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在本县北乾村主持召开了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讨论作战方针及开展群众工作等问题。”

王政柱的回忆则是:“12月 2日野司移驻钱儿(30里)。”“12月 4—6日西北野战军召开第四次前委扩大会议,研究部署冬季整训和开展地方群众工作问题。”“4日西北野战军于澄城以西之钱儿村召开前委扩大会议,讨论今后作战方针及开展群众工作问题。”

核对西北野战军文献可以发现,《中共西北野战军前委关于冬季群众工作指示》是 1948年 12月 6日发布的,这说明王政柱回忆的西北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的召开时间是大致准确的,《白水县志》所记 12月2日召开前委扩大会议则是将前委进驻的时间误认为前委扩大会议的召开时间;王政柱的回忆纠正了《白水县志》的时间错误,而《白水县志》恰好又纠正了王政柱回忆的地点错误。王政柱所谓的“钱儿村”其实是北乾村之误。原拟开到 12月 6日的前委扩大会议提前结束,于是西北野战军前委在 12月 5日即移驻武庄:“12月5日,野司移驻澄城北之武庄(35里)。”现在从王家河到北乾村公路距离约 23公里,北乾村到武庄村公路距离约 21公里,也比较符合王政柱记录的行军距离。

西北野战军前委自 1948年 12月 5日进驻武庄村,到 1949年 2月 20日才离开武庄村进驻大洼底村,在武庄村一共停留两个半月之久。这在战争年代是难得的休整训练时间,那么在武庄村召开第一次党代表会议,也就具备了客观条件。

通过以上考证,可以得出结论:西北野战军第一次党代表会议在白水县武庄村召开,而非在澄城县召开。很可能由于武庄村毗邻澄城县,造成了人们的误记。

(作者郑林华,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副研究员)

(来源:《党的文献》2019年第5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