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中的《资本论》第一卷文献

作者:徐洋   发布时间: 2019-11-08   
分享到 :

[摘  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EGA2)是收录马克思、恩格斯著作最为权威和完备的版本,该版全集的第二部分“《资本论》及其准备著作”在2012年出齐,收录了1857年之后马克思、恩格斯与《资本论》相关的全部著作和手稿。在这一部分中,人们一般比较关注与《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相关的手稿,而忽略与第一卷相关的文献。实际上马克思在1867年出版《资本论》第一卷之后,继续致力于对该卷的修订和相关问题的研究,在此过程中为该卷留下了几份手稿和相关材料。这些文献尽管一般说来规模不大,但是对深入理解马克思的研究方法和表述方法,对于了解《资本论》创作史和传播史,具有重要意义。而恩格斯在《资本论》第一卷各版的修订过程中,也留下了若干手稿,见证了恩格斯长期以来对第一卷的贡献。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EGA2)第二部分“《资本论》及其准备著作”收录了1857年之后马克思、恩格斯与《资本论》相关的全部著作和手稿。长期以来,人们一般比较关注与《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相关的手稿,而忽略与第一卷相关的文献。这主要是因为《资本论》第一卷在马克思生前已经出版,人们认为此后马克思主要致力于撰写第二卷和第三卷的新手稿。实际上马克思在1867年出版《资本论》第一卷之后,直到逝世之前,都力图在各个方面对该卷进行修订,以便为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解放提供逻辑更清晰、结构更合理、表述更精当的理论作品;恩格斯为此也作出了很大贡献。而见证上述修订工作的文献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中发表之前,大多数并不为人所知。本文首先简要介绍《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及其第二部分的情况,这一部分所发表的全部与《资本论》第一卷相关的文献,然后按照如下顺序具体分析马克思和恩格斯对第一卷的修订工作:撰写《资本论》第一卷1867年德文第一版的手稿/付排稿;修订《资本论》第一卷1867年德文第一版(为出版第二版);修订《资本论》第一卷1872—1875年法文版;修订《资本论》第一卷1872年德文第二版(为把该卷翻译成外文和出版第三版);修订莫斯特的小册子《资本和劳动》。文章最后简略论述了相关文献的学术意义和现实意义。

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EGA2)的第二部分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EGA2)是“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发表文献、遗留手稿(草稿)和往来书信的完整的、历史考证性的版本”。[i]《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的德文为“Marx-Engels-Gesamteausgabe”(简写作MEGA),意思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一词系根据该版的历史渊源和版本性质加上去的。“历史考证版全集”有其特定含义。所谓“历史”,就是审查作者遗留下来的全部文献,评估它们在文本形成上的作用;所谓“考证”,就是不仅将全部文献刊印出来,而且对它们进行考证性的研究和评价。“考证”一词,德文作kritisieren,英文作criticize,也可以理解为“批判”。这是西方自文艺复兴以来在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广泛使用的概念,它的基本内涵是对于历史上的一切文献和思想,特别是对于被视为经典的作品,“人们都应该用自己的理性考察它们,也就是批判地考察它们”。[ii]例如马克思就把自己的经济学著作称作“政治经济学批判”,后来用“资本论”作主标题时,仍旧把“政治经济学批判”保留为副标题。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的编辑语文学原则,或者说该版的特点,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1.“完整性”(Vollst?ndigkeit)。也就是说,原则上把已知的作者写成的全部文献毫无保留地发表。2.“忠实于原稿”(Originaltreue)。也就是说,用原文按照原貌发表。所有文献均用作者写作时或刊印时使用的文字发表,不作翻译;所有字形字体字号、标点符号、勾画线条、段落划分、篇章结构,均遵从作为底本的手稿或刊印稿,不作变动,特别是对手稿不按内容进行编排。有鉴于此,MEGA版在中国曾被称为“原文版”或“国际版”。3.“展现文本的发展过程”(Darstellung der Textentwicklung)。通过各种手段,如撰写“产生和流传”,编制校勘表,特别是编制异文表和相关专题资料,再现作者创作这些文献的过程(包括创作源起、研究准备、文献来源、写作过程、修改过程、刊印过程、版本差异、流传过程)。4.“详尽的资料”(Ausführliche Kommentierung)。MEGA2每一卷书的正文和资料分开装订为两卷书,资料卷主要包括全卷“前言”(苏东剧变前的卷次,“前言”或“导言”置于正文卷卷首)、各篇著作的“产生和流传”、“异文表”、“校勘表”,以及极为细致的注释、人名索引、文献索引、报刊索引、名目索引等。新近出版的卷次还增加了“资料卷利用的资料和使用的文献索引”。[iii]

MEGA2原计划出版160余卷,在国际马恩基金会的主持下,MEGA2的规模缩小为114卷。[iv]在苏联、民主德国党中央两个马列研究院主持编纂下,从1975年到1993年出版40卷(其中MEGA2 II/4缺第3册)。从1998年开始,截至2018年,在国际马恩基金会主持下出版26卷(外加MEGA2 II/4第三册)。总计出版了66卷。有的卷又细分为若干册。MEGA2分为四个部分,每个部分单独编排卷次。第一部分:文章、著作、草稿,可简称“著作卷”,总计32卷,已出版23卷;第二部分:《资本论》及其准备著作,可简称“经济学卷”或“《资本论》卷”,总计15卷,已经出齐;第三部分:往来书信(包括马克思、恩格斯的书信以及第三者给他们的书信),可简称“书信卷”,总计35卷,已出版14卷;第四部分:摘录和笔记,可简称“笔记卷”,总计32卷,已出版14卷。根据2015年10月31日德国科学联席会(Die Gemeinsame Wissenschaftskonferenz,GWK)作出的决定,除了第一部分,以及第四部分中的少数卷次,MEGA2今后将不再印刷成书,而只以数字化的形式出版。[v]根据MEGA2网站的“数字MEGA”栏目,1866年起的书信和大部分尚未发表的摘录笔记将在这里以数字化的形式展示。[vi]

MEGA第二部分是在2012年出齐的,总计15卷,最初装订为23分卷或者册。[vii]这15卷书的内容,按其性质可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类型:马克思为《资本论》撰写的手稿,包括1857—1865(1867)年期间撰写的《资本论》“三大手稿”,以及1867—1882年期间为《资本论》各卷撰写的手稿(主要是第二卷、第三卷的手稿);第二种类型:马克思生前已出版的著作(主要是《资本论》第一卷)及其修订本、译本;第三种类型:恩格斯在修订、翻译《资本论》第一卷和整理出版《资本论》第二卷、第三卷过程中产生的各种文稿、编辑稿、刊印稿。本文关注的是马克思在撰写,以及他和恩格斯在修订《资本论》第一卷过程中产生的文献。

二、MEGA2第二部分中与《资本论》第一卷相关的全部文献

由于马克思亲自出版了《资本论》第一卷,后来也没有为第一卷创作过比较大型的连贯手稿,因此在MEGA2第二部分,国际国内学者关注比较多的是马克思为第二、三卷创作的手稿以及恩格斯编辑这两卷的情况。实际上马克思在第一卷出版之后,还为该卷做了大量工作,在修订、翻译《资本论》第一卷的过程中,留下了若干与之相关的文献。恩格斯在第一卷的修订过程中也作出了贡献,留下了文字材料。上述这些手稿的内容有的被吸收进第一卷后来的各版,有的则没有完全吸收。因此,研究这些手稿,对于研究《资本论》的理论发展,理解马克思的研究方法和表述方法,了解《资本论》创作史和传播史,具有重要意义。

如果不考虑以“政治经济学批判”为题的1857—1858和1861—1863年手稿,而只从以“资本论”为主标题的1863—1865年手稿算起,那么在MEGA第二部分中,与《资本论》第一卷有关的文献有:

表1:流传下来的马克思恩格斯《资本论》第一册手稿、刊印稿情况一览表

(根据MEGA II/4-10制作)

 

马克思恩格斯的标题或MEGA的名称

内容说明

MEGA2编者确定的时间

已发表情况

MEGA2

中文

1

马克思:《第六章  直接生产过程的结果》、《资本论》第一卷手稿其他各章的散页

《资本论》第一册第I稿存世部分

1863年夏—1864年夏

MEGA2 II/4.1, S.5-135

全1/49

2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关于马尔萨斯的一条注释的草稿(片断)

马克思编制《资本论》第一卷付排稿期间写的注释草稿

1866年春—夏

 

MEGA2 II/4.3, S.401-403

 

续表

 

马克思恩格斯的标题或MEGA的名称

内容说明

MEGA2编者确定的时间

已发表情况

MEGA2

中文

3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

1867年德文第一版

 

MEGA2 II/5

1987年单行本

全2/42

4

马克思:K2中的作者校勘一览表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一版自用本上的文字修改以及勾划痕迹和说明

1867年第一卷出版之后

 

MEGA2 II/6, S.1248-1250

 

5

马克思:K2中的勾划和其他评注一览表

MEGA2 II/6, S.1250-1253

 

6

马克思:《泰晤士报》引文一则

可能属于K2的相对独立的材料

1867年第一卷出版之后

 

附在MEGA2 II/6的“K2中的勾划和其他评注一览表”后(S.1253)

 

7

马克思:对第一版9个页面的修订札记

同上

同上

附在MEGA2 II/6的“K2中的勾划和其他评注一览表”后(S.1253-1254)

 

8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的补充和修改

马克思为准备第二版撰写的手稿

1871年12月—1872年1月

MEGA2 II/6,S.1-54

《马列主义研究资料》1989年第1、2期

9

马克思:关于本杰明·富兰克林的价值学说的一条札记

马克思为准备第二版时撰写的一条注释草稿

同上

MEGA2 II/6的异文表(S.1139-1141)

 

10

恩格斯:对《资本论》第一版的几条札记

恩格斯为修订第一版写在一张纸条上几条札记

1867年第一版出版之后,1872年第二版出版之前

附在MEGA2 II/8 的“K5中的勾划和其他评注一览表”后(S.963—964)

 

11

恩格斯:对《资本论》第一版第695页的一条札记

恩格斯在马克思准备第二版期间写的一条札记

同上

MEGA2 II/6的异文表(S.1237)

 

12

恩格斯:对《资本论》第一版第717页的一条札记   

恩格斯在马克思准备第二版时写的一条札记

同上

MEGA2 II/6的异文表(S.1240)

 

续表

 

马克思恩格斯的标题或MEGA的名称

内容说明

MEGA2编者确定的时间

已发表情况

MEGA2

中文

13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简介

马克思为第二版写的广告

1872年4月

MEGA2 II/6,S.55

 

14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

1872年德文第二版

 

MEGA2 II/6

 

15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

1872—1875年法文版

 

MEGA2 II/7

1983年单行本

全2/43

16

马克思:KF2-KF6中的作者校勘一览表

法文版出版之后,马克思在4份第一辑和一册合订本上作的文字修改

1872年以后

MEGA2 II/7,S.734-735

 

17

马克思:KF6中的勾划和其他评注一览表

法文版出版之后,马克思在一册合订本上作的勾划痕迹和说明

1876年以后,或者1882年

MEGA2 II/7,S.757-767

 

18

马克思:K5中的作者校勘一览表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二版自用本上作修改及勾划痕迹和说明

1873年第二版合订本出版之后

MEGA2 II/8,S.946-948

 

 

19

马克思:K5中的勾划和其他评注一览表

MEGA2 II/8,S.949-964

 

20

恩格斯:对《资本论》第一卷的补充和修改

恩格斯在第二版出版之后写的手稿

大概1873年11月底—12月初

MEGA2 II/8,S.3

 

21

马克思:莫斯特《资本和劳动。卡尔·马克思〈资本论〉浅说》

马克思亲自撰写了部分文字;恩格斯也参与了修改工作

大概1875年中—8月初

 

MEGA2 II/8,S.733-787

《马列著作编译资料》第15辑

22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修改一览表

马克思1877年为美国版准备的材料

1877年9月—10月19日

MEGA2 II/8,S.7-20

“《资本论》第一卷美国版修改一览表”发表在《〈资本论〉研究资料和动态》第五辑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23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美国版修改一览表草稿

MEGA2 II/8,S.21-24

24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美国版修改一览表

MEGA2 II/8,S.25-36

续表

 

马克思恩格斯的标题或MEGA的名称

内容说明

MEGA2编者确定的时间

已发表情况

MEGA2

中文

25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

1883年德文第三版

 

MEGA2 II/8

 

26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

1887年英文版

 

MEGA2 II/9

 

27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

1890年德文第四版

 

MEGA2 II/10

1936年侯王本

1938年郭王本

全I/23

全2/44

(注:第6、7、9、10、11、12号文献在MEGA II/6和MEGAII/8中不是作为独立文献在正文卷中,而是附在异文表等资料里在资料卷中发表的。其中第6、7、10、11、12号文献的标题是笔者根据它们的内容和性质草拟的。)

表1所列27份文献仅为笔者在MEGA2第二部分中目力所及的材料,因而无论是序号还是总数,主要是为了使本文行文方便而添加,并无太大的实际意义。用宋体加粗标明的6份是《资本论》第一卷的6个版本;用楷体字标明的1份是马克思撰写的公开发表过的文章;用仿宋体标明的1份是马克思、恩格斯参与撰写的莫斯特的著作。其余19份在马克思、恩格斯生前都只以手稿的形式存在,大多数很晚以后才得以发表。这19份文献是马克思、恩格斯为撰写或者修订第一卷各版而创作的。

本文主要介绍表1中《资本论》第一卷6个版本之外的文献。

三、马克思为《资本论》第一卷1867年德文第一版留下的手稿

在表1中,这类手稿包括2份(表1中的第1、2号):马克思“《第六章  直接生产过程的结果》、《资本论》第一卷手稿其他各章的散页”和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关于马尔萨斯的一条注释的草稿(片断)”。

马克思在1863—1865年期间为《资本论》理论部分三册各自创作了一个“第I稿”,其中第二册第I稿(《第二册  资本的流通过程》,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1版第49卷,原稿载于MEGA II/4.1)和第三册的第I稿(《第三册  总过程的各种形态》,即第三册的主要手稿,原稿载于MEGA II/4.2)保存下来,而第一册的第I稿一度被认为“失踪”了。以前有人认为,马克思在为第一册创作了第I稿后,从1866年开始又为第一册“誊清”或重新创作了一份付排稿;《资本论》所有的付排稿都没有保存下来,也许毁于1943年盟军对汉堡的大轰炸;[viii]但是1863—1865年期间的全部三册的第I稿,只有第一册的第I稿没有完整流传下来,该稿存世的部分只有《第六章  直接生产过程的结果》和其他各章散页。MEGA2 II/4.3的编者福尔格拉夫认为,马克思1866年并没有重新撰写一份付排稿,他只是在为第一册编制付排稿的过程中“辩证地扬弃了”第I稿:第I稿中感到满意的阐述,就拿出来作为付排稿;再也用不上的部分,就扔到废纸篓中去,以免混淆;以后还用得上的部分,就保留下来,例如《第六章  直接生产过程的结果》。[1](P464-467)1933年,苏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研究院在《马克思恩格斯文库》第7卷中用德文和俄文首次发表了《资本论》第一卷第I稿的传世部分。

马克思没有把第I稿这一章收入《资本论》第一卷1867年德文第一版,而是只写成了一个简短的概要放在第一版的结尾;[2](P794)第一卷以后的各版中,这一概要也被删掉了。马克思没有把第六章收入《资本论》第一卷,这正是这一章手稿得以保存下来的原因;而正是马克思不把它收入刊印稿的理由,体现了它的重大理论价值。

《第六章  直接生产过程的结果》,“按照马克思原来的设想,这一部分手稿应当成为《资本论》第一卷的结束部分,由此过渡到第二卷资本的流通过程。总结了对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全面研究,详细揭示了资本主义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它的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制度必然胜利的主客观条件逐步形成的过程。”马克思还分析了劳动异化,论述了劳动对资本的形式上的从属和实际上的从属问题,阐述了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问题,总产品和纯产品问题等;马克思在分析完关于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和无产阶级贫困化的问题后指出,在资本主义范围内不仅再生产出资本主义的关系,而且同时也创造出瓦解这种关系的条件,最终导致它的必然灭亡。[3](PI-II)

如此重要而丰富的内容,马克思为什么不收入《资本论》第一卷呢?苏联学者安东诺娃归纳了苏联学术界的三种解释(或者猜测)。“第一种猜测也是最为流行的假设,就是认为马克思当时决定《资本论》第一卷不再同时包括论述生产过程的第一册和论述流通过程的第二册,而是决定只包括第一册。这样,自然就把过渡性的一章拿掉了。”第二种解释认为,“把《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1859年)的内容加到《资本论》第一卷中作为第一章之后,第一卷的篇幅已经很大了,第一卷的出版不容再往后拖延,最后,第六章在一定程度上又‘只是’前五章详细论述过的问题的概括。”第三种解释认为,“马克思所说的‘结果’,不是指已经进行过的分析的概括,而是生产过程的客观结果……从原则上说第六章中几乎所有的论述在《资本论》的结构中都已有稳定的位置,它们发表在《结果》中则是一种新创造,所以马克思把它们删掉了。”也就是说,“由于论题的选择,结果把这些论述从第一卷的构成中删掉了”。

安东诺娃认为上述解释都不能令人完全信服。她不相信马克思这位极其讲究著作“结构”的人,会纯粹由于外部原因(第一、二种解释)而舍弃某一章;也不认为第六章仅仅是对前五章内容的概述和总结(第二、三种解释)。她提出了自己的理解:马克思对直接生产过程的结果在《资本论》逻辑结构中位置的重新考虑促使他放弃了把该章收入《资本论》第一卷的计划;在创作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的过程中,马克思开始考虑在整个《资本论》理论部分之后,也就是直到第三卷的末尾才论述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结果,这体现在他1862年提出的《资本论》第三卷(部分或者篇)的结构计划的最后一项上:“结论。《资本和雇佣劳动》。”安东诺娃认为:“如果不考察整个生产过程,就连直接生产过程的叙述在理论上也是不完全的。”[ix]

考察《第六章  直接生产过程的结果》与1861—1863年手稿最后几个笔记本的关系也是很有意思的。马克思在写作第六章的时候,曾经把1861—1863年手稿这几个笔记本中的相关论述整页整页或者整段整段地剪过来,贴到1863—1865年手稿第一卷第六章的相应地方。这不仅导致这两部手稿有大量雷同论述,而且导致1861—1863年手稿中有部分文字因为剪和贴的缘故而损失了。[x]同时,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尽管1861—1863年手稿的标题是“政治经济学批判”,而1863—1865年手稿的标题是“资本论”,但它们的论述对象某种程序上说是一致的。

属于马克思为《资本论》第一卷1867年德文第一版留下的手稿的还有“《资本论》第一卷关于马尔萨斯的一条注释的草稿(片断)”。从MEGA的出版情况来看,这可以算得上是一篇新文献,因为它直到2012年才在MEGA II/4.3中第一次发表。据该卷介绍,这是马克思1866年春天或者夏天在编制《资本论》第一卷付排稿期间写的注释草稿。后来这份草稿被用于《资本论》第一卷的几条相关的注释。

四、马克思、恩格斯为修订《资本论》第一卷1867年德文第一版留下的手稿

在表1中,这一类文献包括10份(表1中的4—13号):马克思“K2中的作者校勘一览表 ”;马克思“K2中的勾划和其他评注一览表”;马克思“《泰晤士报》引文一则”;马克思“对第一版9个页面的修订札记”;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的补充和修改”;马克思“关于本杰明·富兰克林的价值学说的一条札记”;恩格斯“对《资本论》第一版的几条札记”;恩格斯“对《资本论》第一版第695页的一条札记”;恩格斯“对《资本论》第一版第717页的一条札记”;马克思“《资本论》第二卷第二版简介”。

“K2中的作者校勘一览表”(MEGA2  II/6,S.1248-1250)和“K2中的勾划和其他文字一览表”(MEGA2  II/6,S.1250-1254),是MEGA2编者对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1867年德文第一版自用本(MEGA2 II/6给的代码是K2)上所作的修改编制的两个专项资料,放在MEGA2 II/6资料卷。也许《资本论》第一卷甫一出版,马克思就已经考虑要出修订本了,于是他在自己保存的一册上用墨水、铅笔以及红、绿、黑、蓝各色彩铅作出各种修改。第一个一览表展示的是马克思对文字作出的修改。马克思一方面改正第一版中的错误,另一方面也写了一些提示和补充,其中有一部分吸收到后来的第二版中去了。大部分修改都不大,比如把“Kapital”改成“Capital”,把“4月”改成“4月6日”。也有意思改动较大的地方,比如在第396页上把“增长”改成“减少”。[xi]第二个一览表展示的是马克思作的勾划符号,如在页边、行下划的线段、删除符号、其他标记,还有一些并非直接对内容作出修改的文字。很多在页边画了线的段落在德文第二版中都没有了,也就是删去了。这个一览表的最后还发表了两则MEGA2编者推测“可能属于K2”的相对独立的材料。一条是一段摘自《泰晤士报》的英文引文(即格莱斯顿所说的财富和实力的增长“完全限于有产阶级”,这条引文曾引起资产阶级文人对马克思引证方式的污蔑)[xii];另一则是记录了9个页面的文字修订的札记。[4](P1253-1254)

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的补充和修改”手稿是《资本论》第一卷出版之后马克思为修订《资本论》该卷而撰写的重要手稿之一。这份手稿是1871年12月—1872年1月期间马克思为准备出版《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二版而撰写的。它1987年第一次发表于MEGA2 II/6,中译文见《马列主义研究资料》1989年第1、2期。据该文献中译文的校者张钟朴先生介绍:“这个手稿的基本内容是马克思对《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一版的第一章(即目前流行的《资本论》版本中的第一篇)的正文所作的修改和补充。新华社驻柏林记者曾作过报道,引起了我国理论界的兴趣。手稿总篇幅译成中文约四万五千字左右。虽然手稿的结尾部分已涉及对第三篇‘绝对剩余价值的生产’的修改,但只是列了一些页码。而在手稿中占最大篇幅的是关于价值形式问题的反复修改和论述;其次,是关于价值实体、价值量、商品拜物教和货币的价值尺度职能等部分的修改手稿。这个手稿是反映马克思不断完善《资本论》中价值理论的重要文献,对我们学习马克思的经济理论有重要参考价值。”[5]

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的补充和修改”并不是一篇连贯的手稿。它是马克思是对《资本论》第一版中的特定问题写的具有片断性质的修改和补充意见。马克思在手稿中对不同的问题写了许多不同的修改方案,有的方案虽总的轮廓相同,但其中局部的论述不同,而且这些方案分布在不同的页上。编者在发表这些手稿时,把论述同类问题的手稿片断放在一起,按写作先后的顺序编排。因此,发表出来的手稿顺序不是原来手稿的写作顺序,而是按《资本论》的理论顺序编排的。[4](P789)[5]

MEGA2编者经过研究,认为这份手稿不是《资本论》第二版的最后定稿,而是第二版修改和补充的预备稿。手稿中较为成熟的理论论述已经被吸收到了第二版的正文里,只对个别词句作了修改。但是还有一部分论述并没有吸收到第二版中去。还有一个情况比较有意思。MEGA2编者把这份手稿和《资本论》法文版的前三章加以对照后发现,手稿中有的论述没有吸收到德文第二版中,却吸收到了法文版中,其原因很可能是法文版的前几章不是根据德文第二版的清样,而是以这份手稿为基础翻译的。[5]

从这份手稿可以看出,马克思在合并第一版中对价值形式的双重论述时,曾进行多方面努力和反复尝试。他尽量改变原来存在的黑格尔式的哲学痕迹,而改成政治经济学的论述,比第一版更详细地论证了价值实体、价值量和价值形式的社会性。

马克思的“关于本杰明·富兰克林的价值学说的一条札记”篇幅很短,是马克思为准备第二版时撰写的注释草稿。在第一卷第二版中,正式的脚注是第一章脚注17a(参见《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第65页脚注17a)。MEGA编者没有把这条札记发表在正文卷,而是当作这条脚注的异文发表在异文表中。从行文来看,这条札记同脚注17a主题相同,都是论述不同商品因为相同的人类劳动具有价值而可以交换,但是表述的差异还是很大的。

随后的3份文献——“对《资本论》第一版的几条札记”“对《资本论》第一版第695页的一条札记”“对《资本论》第一版第717页的一条札记”,是恩格斯在马克思准备第二版期间写的3条札记。“对《资本论》第一版的几条札记”写在一张纸条上,后来夹在《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二版马克思自用本(K5)里流传下来。恩格斯在纸条上记录了1867年德文第一版的7个页码,并在后面写下了修订意见。这些修订意见在德文第二版中都采纳了。“对《资本论》第一版第695页的一条札记”很短,是恩格斯记下的有关爱尔兰土地统计的数据资料,后经马克思稍加修改后用作第二版第23章的一句话和相应的脚注186a(参见《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第811页脚注186c)。“对《资本论》第一版第717页的一条札记”,后经马克思稍加修改后用作第二版第24章脚注219a(参见《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第840页脚注219a)。MEGA2编者没有把这3份札记发表在正文卷。第一份发表在“马克思:K5中的勾划和其他评注一览表”的最后,后两份是当作相应脚注的异文发表在异文表中。

“《资本论》第二卷第二版简介”(简称《简介》)是马克思自己1872年4月应《资本论》的出版商奥托·迈斯纳的请求撰写的出版广告。《简介》的署名是迈斯纳,但实际作者是马克思。《简介》的手稿和当年印成的宣传单后来都找不到了。MEGA2 II/6发表的文本的底本是刊载在《资本论》第二卷1872年第二版第一分册前封背面的文字,是该《简介》的一部分。马克思在这份《简介》中如此阐述《资本论》的划时代意义:

“作者在这部著作中从一个全新的视角探讨了政治经济学。一方面,经济学家们迄今为止都把资本主义生产的规律描述为永恒的、一般的自然规律,这些规律以无情的必然性统治着一切时代的社会。另一方面,迄今为止的社会主义者们指出由这些规律必然产生出来的群众的贫困,并就这些规律呼吁同情心的道德义愤。马克思,与两者都不同,证明资本主义生产的规律及其所有的后果,完全同古典古代的和封建的生产方式一样,是与一定的历史的发展阶段相适应的形式;因此他一方面解释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起源,另一方面指出了资本主义的自由发展必然从自身产生出来的经济变革。……撇开其理论内容不说,这部著作仅仅因为如下这一点就已经非常重要:它是唯一一部根据原始资料阐述了从16世纪起现代工业和现代土地占有关系的发展历史的特征的著作。”[4](P55)

此外马克思还简要谈到了第二版对第一版所作的修订。

五、马克思修订《资本论》第一卷1872—1875年法文版留下的文献

马克思为《资本论》第一卷法文版撰写的各种独立文献(译稿、校样),都没有留下来。法文版是1872—1875年分辑、册出版的,1876年又合订为一册出版。马克思对出版的一些小册子和合订本作了校改和勾划,MEGA2编者也把它们编制成两个一览表(表1中的16、17号):“KF2—KF6中的作者校勘一览表”和“KF6中的勾划和其他评注一览表”。这两个表中,KF2、KF3、KF4、KF5分别指马克思作了校改4个第一辑,KF6则是指马克思题赠给大女儿燕妮法文版合订本,从第185页开始有很多马克思的校改。赠给燕妮的这一册上的校改相对于其他修改更为重要。这些校改包括印刷错误、翻译错误、提示、补充,等等。很多地方标有“德文版没有”字样;有些地方标明法文注释在德文版中是英文。MEGA2编者分析,马克思在为《资本论》第一卷计划中的英译本和德文第三版工作的时候,使用了题赠给燕妮的这一册合订本。[6](P728、733)

六、马克思、恩格斯修订《资本论》第一卷1872年德文第二版留下的文献

在表1中,这一类文献包括6份(第18、19、20、22、23、24号)。

“K5中的作者校勘一览表”、“K5中的勾划和其他评注一览表”是MEGA2编者针对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二版的自用本(MEGA2编者给的编号是K5)上所作的修改和勾划而编制的两个专项资料。在这个自用本上,马克思用铅笔、墨水和蓝色铅笔对印刷错误作了订正,对某些段落作了新的表述,增加了脚注,写下各种提示,指明德文第二版的卷末《增补》应当增补到哪些地方,哪些地方应当参看法文版,还有很多其他勾划和标记。MEGA2编者考证后认为,铅笔标注有一部分可能是1872—1872年期间修订法文版时留下的;墨水标注可能是1877年在编制“《资本论》第一卷美国版修改一览表”时留下的;而蓝色铅笔的标注可能是1881年马克思审看纽文胡斯的小册子《资本与劳动》时留下的。此外还有少数红色铅笔的标注,可能是恩格斯1886年初收到左尔格寄回的“《资本论》第一卷美国版修改一览表”后,在审看英文版译文时留下的。[7](P851-852)

“对《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二版的补充和修改建议”是恩格斯在《资本论》第二版出版之后,大概1873年11月底—12月初撰写的手稿,写在一张纸的正反面,包括30条札记。据MEGA2考证,这份手稿应该是恩格斯为马克思校订法文版《资本论》而准备的材料,当时恩格斯通读了德文第二版,记下了应该在法文版中作补充或者进一步精确化的地方。手稿第4行恩格斯写道:“387。15年(注释)现在是20年。”这是指德文第二版第387页注释91[4](P365):“大约从15年前起,在英国,工作机上越来越多的工具才开始用机器制造……”。这条注释在德文第一版就是这样。[2](P383)恩格斯认为这里应该根据当时的年份(1873年)把15年改为20年。有趣的是,尽管马克思亲自修订的《资本论》第一卷法文版吸收了这一建议,[8](P389)但在恩格斯1883年完成修订工作的德文第三版,这条注释居然与德文第一版和第二版一模一样。[7](P366)MEGA2编者推测,也许是恩格斯当时忘记了10年前写过相关札记。不过在1890年出版的德文第四版中,这条注释已经修改为“大约从1850年起……”,[9](P430)这样就再也不用根据再版的年份修改这个数字了。

“《资本论》第一卷修改一览表”“《资本论》第一卷美国版修改一览表草稿”“《资本论》第一卷美国版修改一览表”三份手稿是马克思1877年9月—10月19日之间主要以《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二版为基础,为计划在美国翻译出版的《资本论》第一卷英文版准备的材料。这是马克思为修订《资本论》第一卷留下的又一组重要文献。

马克思在校订法文版期间,就感到作为底本的德文第二版有一些地方需要作进一步修订。他在德文第二版跋中说:“现在我校阅正在巴黎出版的法译本时,发现德文原本的某些部分有的地方需要更彻底地修改,有的地方需要更好地修辞或更仔细地消除一些偶然的疏忽。可是我没有时间这样做……”。[9](P14)在法文版的《致读者》(即法文版跋)中马克思又说:“在担负校正工作后,我就感到作为依据的原本(德文第二版)应当作一些修改,有些论述要简化,另一些要加以完善,一些补充的历史材料或统计材料要加进去,一些批判性评注要增加,等等。”[8](P841)、[9](P27)因此,当左尔格告诉马克思在美国翻译《资本论》的计划时,马克思认为对《资本论》德文第二版作修改的时机来了。[7](P805)马克思写信给左尔格,除了声称自己再也不参加《资本论》的翻译活动外,还寄给他一份“《资本论》第一卷美国版修改一览表”(誊清稿),“在手稿中,除了德文本中的某些改动以外,还指明了在哪些地方应当用法文版代替德文版”。[10](P273、280)

马克思是在《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二版和法文版的基础上编制这份一览表的。马克思在法文版中标出应当被美国版采用的段落(参看“KF6中的勾划和其他评注一览表”);在德文第二版的自用本中,马克思在大约300页上作出了有关段落参看法文版的提示,在大约200页上作出了修改。几乎所有的修改他都在“《资本论》第一卷修改一览表”(H7)中列出来了。此后马克思就开始誊抄给左尔格的“《资本论》第一卷美国版修改一览表”(H8),后中断,并重新开始。因此在MEGA2中,“《资本论》第一卷美国版修改一览表”中断的那一份称“草稿”(H8a)。[7](P805-806)据日本学者统计,手稿中作出119条修改,它们分布在德文第二版各篇的情况如下:第一篇:2;第二篇:0;第三篇:7;第四篇:12;第五篇:9;第六篇:2;第七篇:87。[11](P56)可见,马克思认为第二版第七篇《资本的积累过程》需要修改的地方最多。原来,马克思在出版第二版时,把主要精力放在对第一篇《商品和货币》的修改和对全书篇章结构的调整上。而在校订法文版译文的时候,马克思恰恰对德文第二版第七篇《资本的积累过程》作了最多的修改。因此,无论是现在要出美国版,还是今后要出德文第三版,都应当把法文版中的修改吸收进去。[7](P805-806)、[8](P10)

美国版的计划尽管没有实现,但是马克思所做的为美国版编制修改一览表的工作,对恩格斯写作《反杜林论》和马克思、恩格斯后来修订出版《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三版、第四版以及英文版,都发挥了作用。[xiii]

七、马克思、恩格斯为《资本论》通俗化所做的工作

这里主要指表1中的第21号文献。

正如恩格斯所说,《资本论》是“工人阶级的圣经”。马克思、恩格斯非常重视《资本论》在工人阶级和普通群众中的传播。

1875年夏,德国社会民主工党(爱森纳赫派)的领导人威廉·李卜克内西和尤里乌斯·瓦耳泰希请求马克思修订该党党员约翰·莫斯特的小册子《资本和劳动。卡尔·马克思〈资本论〉通俗摘录》。这本小册子出版于1874年,是莫斯特1873年在狱中根据《资本论》1867年第一版写成的。为了支持德国无产阶级政党在工人群众中的理论工作,马克思答应了这一请求。在恩格斯的参与下,马克思带病进行了将近4周的修订,在当年8月初之前完成。经马克思修订的小册子于1876年出版。

修订小册子的工作量大大超出了马克思的预期。[xiv]他后来在一封致左尔格的信中说:“一切涉及到价值、货币、工资以及其他许多问题的地方,我已不得不全部删去并换上自己的话。”[10](P172)MEGA2编者指出,由于莫斯特是根据《资本论》第一版摘录的,而马克思在第二版和法文版中已经对《资本论》作了大幅度的改动,所以马克思对这本小册子“在所有篇,在所有页,都有修改”。MEGA2编者对这些各式各样的改动作了概括:第一,在《商品和货币》篇以及《工资》篇,对一连很多页作了大段大段的连贯改写。第二,在《资本和劳动》《工作日》《分工》《大工业》《资本主义人口规律》和《资本主义条件下人口增殖的各种形式。大众的贫困》各篇,对大量的段落进行了改写。第三,在各篇,总计对差不多300处的单词或者词组作了改动或者替换。比如“价值”代替了“交换价值”,“技术”代替了“工艺”,“自然规律的”代替了“自然历史的”,等等。MEGA2编者认为,这本小册子的《商品和货币》及《工资》两篇,是《资本论》第一卷出版之后唯一出自马克思之手的、以更广泛读者为对象的对政治经济学重要基本问题的阐述,并且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版和第二版之后,提供了又一个对价值形式的简短阐述。至于小册子的其余篇章,总体来说马克思对莫斯特的摘录应该是满意的。马克思对论述资本主义积累和产业后备军的部分没有过多修改,时间不够也许是原因之一。[xv]

马克思、恩格斯均认可小册子在工人阶级中间传播《资本论》基本理论的积极作用。1877年,马克思同意在美国出版小册子的英译本;在收到英译本之后,马克思还打算对它作修订。[10](P273、317)1882年恩格斯在回复有关建立“工人图书馆”的询问时说:“马克思给莫斯特编写的浅说第二版改正了(这只是私下说说!)一些重大的错误,并作了某些增补,因此这本浅说还是有它的长处的,可以翻印。”[12](P340-341)

结语

马克思(还有恩格斯)创作和修订《资本论》第一卷各版留下的文献让我们看到,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对《资本论》是如何精益求精的。一方面,马克思在学术研究上具有高度的自律性和追求完美的理想,他尽力要把《资本论》打造为“艺术的整体”。另一方面,《资本论》以缜密的逻辑和可靠的事实论证了剩余价值理论,把社会主义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马克思深知这部著作对工人阶级的重要性。他是在坚定的政治信念的前提下写作的。正如马克思自己所说:“我必须对党负责,不让这部著作为肝病期间出现的那种低沉、呆板的笔调所损害。”[13](P167-168)根据恩格斯的说法,“马克思认为自己的最好的东西对工人来说也还不够好,他认为给工人提供的东西比最好的稍差一点,那就是犯罪!”[13](P588)正因为如此,马克思对篇章结构、遣词造句乃至标点符号,都进行仔细考量,反复修改。恩格斯在这一过程中也作出了杰出贡献。除了本文提及的工作,《资本论》第一卷的通行版即德文第四版,也是恩格斯最后定稿的。正因为这两位革命伟人和科学巨匠的精心打磨,《资本论》才成为世界学术王冠上的明珠。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EGA2)发表与《资本论》相关的全部文献,可以使我们可以深刻理解什么叫做“历史”和“考证”。就本文所论述的第一卷文献来说,历史考证版发表了正式的手稿(第I稿,1863—1865年的《资本论》第一册手稿的传世部分)、《资本论》第一版的6个版本、马克思在已出各版自用本或者题赠给他人的书籍上作出的修改、马克思、恩格斯为修订已出版的各版撰写的手稿或札记。不仅如此。历史考证版通过撰写前言、产生和流传,编制异文表、校勘表和其他专项资料,不但从宏观上勾勒经典作家创作和修改《资本论》的总体情况,包括经过、特点、主要方面、成就,而且从微观上逐一展示每个字词的修订情况,在各相关文本之间建立起有机的关联。这样,历史考证版实质上就揭示了《资本论》第一卷中的几乎每一句话从草稿到通行本的演变历史,读者可以从中看到马克思、恩格斯的思维特点和工作方式。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EGA2)发表的材料,为我们研究《资本论》第一卷提供了新的视角和新的文献基础。以前,人们至多能够根据《资本论》的已出各版(主要是通行本)、《资本论》的三大手稿、马克思、恩格斯《资本论》书信来研究《资本论》创作史。而现在,历史考证版又提供了大量其他丰富材料。依靠这些新材料,我们不仅能够更为细致地复原《资本论》创作史,而且可以更为深入地理解马克思、恩格斯的相关思想。比如德国学者米夏埃尔·海因里希指出了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的补充和修改”对马克思价值形式理论研究的意义。一直以来学界知道马克思为价值理论,特别是为其中的核心问题价值形式,撰写了三个不同的版本:《资本论》第一卷1867年德文第一版中的“双重论述”(第一章《商品和货币》,第一版的附录《价值形式》),加上第二版(以及第三、四版)的第一篇《商品和货币》。1987年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的补充和修改”在MEGA2 II/6中发表以后,在学术界引发了一次小震动,因为这份手稿不但展示了马克思为修订价值形式而绞尽脑汁,而且由于手稿的内容并未完全吸收到第二版中去,因而实际上提供了新的有关价值形式的手稿。特别是在这份手稿中,马克思对价值已在生产过程中确定,还是在交换过程中形成,发表了自己的见解。[14](P156-157)因此,现在研究马克思的价值理论,就需要对上述4个版本进行研究了。甚至莫斯特《资本和劳动》中的论述,也是人们应当参考的材料。

最后,马克思、恩格斯修订《资本论》各版和为宣传普及《资本论》而作出巨大努力,这对我们是很大的启发。马克思、恩格斯极为重视在工人阶级和普通群众中传播科学真理。《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二版和法文版,都是分册(辑)出版的,这样是为了更容易到达贫穷的工人手里。马克思修订法文版的时候,一个很大的考虑就是“使读者更容易理解”,并对有些论述作了简化。[8](P13、841)修订约翰·莫斯特的《资本和劳动》,更是马克思、恩格斯大力推动《资本论》通俗化、普及化的生动事例。本文还提到马克思审看荷兰工人运动活动家纽文胡斯的《资本论》通俗化著作《卡尔·马克思。资本与劳动》的事情。经典作家本人的率先垂范告诉我们,经典著作的通俗化和普及化并不是轻松简单的事情,而是需要具有扎实理论功底的学者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智慧。

参考文献

[1]  MEGA2 II/4.3[M]. Berlin: Akademie Verlag, 2012.

[2]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

[3]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

[4]  MEGA2 II/6[M]. Berlin: Dietz Verlag, 1987.

[5] 张钟朴.关于新发表的马克思手稿[J].马列主义研究资料,1989,(1).

[6]  MEGA2 II/7[M]. Berlin: Dietz Verlag, 1989.

[7]  MEGA2 II/8[M]. Berlin: Dietz Verlag, 1989.

[8]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

[9]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0]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11]  [日]佐藤金三郎.关于马克思为《资本论》第一卷美国版写的《编辑说明》,《资本论》研究资料和动态(第五辑)[C].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

[12]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1.

[13]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4] Michael Heinrich. Marx’ Oekonomiekritiek nach der MEGA. Eine Zwischenbilanz, Marx-Engels Jahrbuch (2012/2013)[J]. Berlin: Akademie Verlag, 2013.

The Literature Related to the First Volume of “Capital” in the Historical-Critical Edition of the Complete Works of Karl Marx and Friedrich Engels (MEGA2)

 


[i] 这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编委会作的定义。参看http://mega.bbaw.de/ projektbeschreibung。又见:Editionsrichtlinien der Marx- Engels- Gesamtausgabe (MEGA), Berlin,1993, S.17.

[ii] 关于“历史考证版”的一般定义,参见http://de.wikipedia.org/wiki/Historisch-kritische_ Ausgabe 。关于“考证”一词既可作“考证”理解,亦可作“批判”理解,是西欧文艺复兴以来的学术传统,是新MEGA的创建者和编者马丁·洪特告诉笔者的,参见徐洋:《MEGA老兵马丁·洪特:见证一个更丰富的马克思!》,载上海《社会科学报》2018年5月9日第8版。

[iii] http://mega.bbaw.de/projektbeschreibung。亦可参见国际马恩基金会不断更新的宣传小册子Marx-Engels Gesamtausgabe MEGA。

[iv] MEGA原来计划出版多少卷,曾有多种说法。从164卷到114卷是MEGA编委会认可的说法。需要指出的是,MEGA卷次的减少并不直接等于内容的减少,而毋宁说只是一种“瘦身”。主要是第四部分即笔记、摘录部分不再原样刊出马克思恩格斯作了勾画的文献的段落(有马克思恩格斯留下的阅读痕迹),而采用描述的方式反映;采用一些能够充分利用篇幅的技术手段,等等。参见周亮勋:《MEGA:前景见好,困难不少——“MEGA编辑准则修订会议”记实》,载《马克思恩格斯研究》1992年第9期;周亮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修改后的计划》,载《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研究》1998年第1辑(总第7辑)。

[v] http://www.bbaw.de/presse/pressemitteilungen/pressemitteilungen-2015/gwk。这是当时的新闻简报,其中写道:“这一学术计划的目标是,现在用新的、与21世纪的接受习惯相符的编辑理念以及用数字化的开发和出版方式,最终完成这个版本。”

[vi] http://megadigital.bbaw.de/index.xql 。截至本文写作结束时(2019年7月),已有1866、1867年的书信在这里以考证文本(Kritischer Text)和阅读文本(Lesetext)两种形式展现出来。此外“数字MEGA”还上载了1868—1869马克思的一份摘录笔记(原属MEGA IV/19)。

[vii]有关MEGA第二部分的具体内容,参见徐洋:《试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EGA2)第二部分的主要内容和学术价值》,载《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3年第5期。

[viii] 参见[德]E. 考普夫:《〈资本论〉第一册第三部手稿在哪里?》,载《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6年第3期。文中把第一册第I稿称“第三部”,是相对于1857—1858和1861—1863年手稿而言。

[ix] [苏]伊·安东诺娃:《马克思的手稿〈第六章  直接生产过程的结果〉在〈资本论〉结构中的地位》,《马列主义研究资料》1986年第1—2辑合刊。参见《马克思主义研究资料》第7卷,中央编译出版社2013年版。马克思1862年写的《资本和利润》计划草稿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版第36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312页。

[x] 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48卷卷末注6,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584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英文版就两部手稿之间的这一关系作了详细说明,参见Marx Engels Collected Works, V.34, p.482, n.65, Lawrence & Wishart (London), 1994.

[xi] 马克思在第1版写的是“这些开支同利润的比率,会随着生产规模的增大而按同一比例增长。”从第3版起“增长”改为“减少”。《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版第42卷(即《资本论》第1卷德文第1版的新中文版,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的编者在第419页编者脚注中对这个问题作了说明。

[xii] 关于资产阶级文人就这条引文对马克思的污蔑以及马克思的反驳,参见恩格斯为《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四版写的序言,以及《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卷末注440。

[xiii] 参见MEGA2 II/8, S.806-808,以及恩格斯为后来各版写的序言。

[xiv] 《马列著作编译资料》在发表莫斯特的《〈资本论〉摘要》第2版中译文时加的编者按指出:“莫斯特对《资本论》缺乏理解,他的小册子对马克思的理论有所歪曲。”参见《马列著作编译资料》第15辑第1页,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xv] 参见MEGA2 II/8, S.1369-1370。马克思在前述1876年6月14日致左尔格的信中还说:“我没有署名,否则我就要作更多的修改”(同上)。

(作者,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编审)

(来源:《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2019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