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战千里,中共中央在陕北由被动转为主动,全国战局由防御转为进攻,奠定了中国革命胜利之基——

转战陕北 锁定天下

原标题:转战陕北 锁定天下
作者:石仲泉   发布时间: 2020-01-22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到 :

毛泽东一生创造了无数奇迹,成功挑战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就决定中国革命前途和命运的奇迹中的奇迹来说,至少有两个:一是遵义会议后,他成为中央领导的实际核心,用兵如神,使濒临绝境的红军化凶为吉、转危为安,成为中国革命的伟大转折。二是转战陕北,运筹帷幄于山峁沟壑之间,决胜千里于江河湖海之外,使中国人民革命战争达到了国民党反动统治和一百多年以来帝国主义在中国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如果说遵义会议是党的历史的转折点,那么转战陕北则是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转折点。

放弃延安是为了收复延安

毛泽东转战陕北的一年,对于中国共产党具有锁定乾坤得天下的意义。

1947年春,蒋介石不惜一切代价要占领延安。当时敌我力量对比是十比一,毛泽东决定主动放弃延安。党内外军内外很多同志想不通。毛泽东指出,蒋介石以为占领了延安,就胜利了,但实际上只要他一占领延安,就输掉了一切。因为大家都知道了他破坏和平,不得人心。毛泽东还解释道:譬如一个人,背着很重的包袱,里面尽是金银财宝,碰见强盗要抢他的财宝。如果他舍不得暂时扔下包袱,手脚很不灵便,跟强盗对打起来,就会打不赢。如果他把包袱一扔,那就动作灵活,不但能把强盗打退,还可能把强盗打死,最后也就保住了金银财宝。我们暂时放弃延安,就是把包袱让给敌人背上,使自己打起仗来更主动,更灵活,这样就能大量消灭敌人。到了一定时机,再举行反攻,延安会重新回到我们手里。

毛泽东阐释了放弃延安是为了收复延安的辩证法。我将它视为非凡之人的非凡之论,这是他一贯辩证思想的升华。

转战陕北期间的三大奇谋

毛泽东转战陕北371天,所走之地沟壑纵横,山峁林立,地理环境异常艰险恶劣,生活条件极其艰苦。在这1年零5天的时间里,经常遇到三难:一是行军难,二是吃饭难,三是住宿难。但就是在这样极端艰难险恶环境中,毛泽东不仅充分展现了他非凡之人的非凡意志和毅力,而且显露出令人意想不到的非凡之胆略和奇谋。

第一奇谋:与敌周旋,不过黄河。毛泽东率领转战的中央纵队800多人,要以“蘑菇战术”,拖垮胡宗南的20多万精兵,粉碎蒋介石的重点进攻。陕北转战,酷似长征。党中央辗转行军,大迂回运动,在强大敌人紧逼追击下跋山涉水、栉风沐雨;在千山万壑中领着敌军从一个沟壑转移到另一个沟壑。有时,两军相距仅四五里路,有时仅隔一个山头。

最危急的时刻之一,是在安寨王家湾转移到靖边天赐湾那段时间里。一是敌军先头部队距离中央驻地王家湾这个小山村很近,敌军两支大部队向王家湾突袭过来;二是那两天雷电交加,大雨滂沱,山道泞滑,战士们拉着毛泽东等领导人在狂风暴雨中跋涉山峁。敌人在漫山遍野搜索。稍有不慎,就会被发现。任弼时提出,还是过黄河暂避一下好。但毛泽东坚决不同意,说中央留在陕北,首先我要留在陕北,什么时候打败胡宗南,什么时候过黄河。胡宗南正希望我过黄河哩!我不过黄河,就可以拖住他,既使他不能投入别的战场,减少别的解放区的压力,也能在这里消灭他。随毛泽东转战的胡乔木亲历了这场争论。他回忆写道:毛主席一听弼时同志讲“过黄河”就很火,尽量克制地解释道:胡宗南就是想把我们往东赶,即使消灭不了我们,只要赶过黄河就是他们的胜利。现在向东是绝路,会落入陷阱。两人差不多争论了一天,最后还是恩来同志打了圆场,提出先向北走一段,然后再向西北方向转移。毛泽东这样不顾个人安危,以坚韧的毅力和高度的镇定转战陕北一年,既稳定了党心民心,也使蒋介石在河东消灭中共中央的图谋泡汤。胡乔木写道:毛主席力排众议,坚持要把党中央留在陕北,确是一个伟大的战略部署,也是他在书写自己一生历史的辉煌篇章中的“得意之笔”。

第二奇谋:经略中原,指挥大军千里跃进。毛泽东转战陕北,不仅直接谋划西北战场,而且运筹全国解放战争。他后来说过:在陕北,我和周恩来、任弼时在两个窑洞里指挥了全国的解放战争。周恩来也说,毛主席是在世界上最小的司令部指挥最大的人民解放战争。

转战陕北时,全国战场总的形势,我人民解放军是战略防御。但就是在这个十分艰难的时候,毛泽东已在精心策划转入战略进攻。到1947年7月间,人民解放军经过一年作战,歼敌110多万,国共两军兵力对比的悬殊情况有了很大改变。尽管还是敌强我弱形势,但毛泽东决定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把战争引向蒋管区去。他多次调整作战计划,最后下决心实施以刘邓、陈谢、陈粟三路大军挺进中原、开创新的中原解放区为主轴的“三军配合、两翼牵制、中央突破”的战略部署。

1947年6月底,刘邓12万大军在鲁南强渡黄河,挺进大别山,揭开了战略进攻序幕。在7月下旬小河会议后,毛泽东决定陈谢大军立即从晋南渡过黄河挺进豫西,创建豫陕鄂边根据地。9月下旬,陈粟18万大军分多个地段越陇海路南下,在豫皖苏边创建了根据地。所谓“两翼牵制”,一翼为陕北。小河会议后,彭德怀挥师北上攻打榆林,以吸引胡宗南主力北进,利于陈谢大军挺进豫西。另一翼为山东,毛泽东电令陈粟组织东线兵团在胶东发动进攻,将敌军重兵吸引到海边,配合在山东西线作战的陈粟大军和挺进中原的刘邓大军。这“两翼”配合“三军”逐鹿中原,起到了强有力牵制作用。所谓“中央突破”,毛泽东在小河会议上解释说:蒋介石搞了个黄河战略,一个拳头打山东,一个拳头打陕北,想迫使我们在华北与他决战,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两个拳头这么一伸,他的胸膛就露出来了。我们呢?给他来个针锋相对,也还他一个黄河战略,紧紧拖住这两个拳头,然后对准他的胸膛刺上一刀。贺龙指着地图说:太好了!刘邓对着前胸开刀,陈谢打他的肋骨,陈粟击其后背,这不是挺厉害的三把刀么!这个阵势像个品字。

这样,三路大军近40万人马实施战略展开,纵横驰骋于江淮河汉之间,到1948年5月创建并巩固了拥有3000万人口的新中原解放区。这对于改变战争形势起了决定性作用。毛泽东高度评价中国革命已经达到了走向胜利的转折点。实现这样伟大的历史转变,谁能想到是毛泽东在转战陕北那种极端艰苦而险恶的环境中运筹的。

第三奇谋:战场形势好转的曙光刚刚升起,就提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这是毛泽东在1947年10月到佳县神泉堡后起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中提出的。为了实现这个战略目标,他开始以主要精力研究和制定党在各方面的政策和策略,包括土地改革、工商业、统一战线、整党整军、新区工作等。12月下旬,中央纵队转移到米脂县杨家沟,召开“十二月会议”。毛泽东作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书面报告,提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三大经济纲领。他告诫全党:现在敌人已经孤立了,但是敌人的孤立不等于我们的胜利。我们如果在政策上犯了错误,还是不能取得胜利的。因此,他提出了“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万万不可粗心大意的至理名言。

西北战场在敌我力量对比极为悬殊的情况下,采取“蘑菇战术”,与胡宗南部在陕北高原盘旋打转。经过五战五捷,胡宗南精锐之师遭受沉重打击,陕北形势完全改观。毛泽东决定过黄河,去谋划夺取全国革命胜利大方略。

一年转战奠定中国革命胜利之基

解放战争3年多,转战陕北的一年,既是作战最艰难困苦的一年,也是战场形势实现根本转变,奠定中国革命胜利之基的一年。除三支大军逐鹿中原、两翼牵制实现战略反攻外,毛泽东指挥东北战场和华北战场也取得一连串重大胜利,还有解放区土地改革运动的发展和国统区第二条战线的开辟等,从而中国革命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毛泽东在“十二月会议”上说:二十年未解决的我党优势问题现在解决了。这是一个伟大的事变。这个事变所以带着伟大性,是因为这个事变发生在一个拥有四亿七千五百万人口的国家内,它将必然地走向全国的胜利。这个事变所以带着伟大性,还因为它发生在世界的东方,在这里,共有十万万以上人口(占人类的一半)遭受帝国主义的压迫。中国人民的解放战争由防御转到进攻,将引起这些被压迫民族的欢欣鼓舞。

转战千里,既使陕北由被动转为主动,又使我全国战局由防御转为进攻,久已企盼的中国革命高潮终于到来。毛泽东在1930年就说过:“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1948年3月下旬,毛泽东东渡黄河,告别他生活和战斗了13年的陕北人民,去迎接这轮光芒四射的朝日了!

(作者为原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2019年12月下旬,中央党校、军事科学院、中共陕西省委有关部门和中共榆林市委在陕西榆林市共同举办“中共中央转战陕北”高端理论研讨会,作者在会上作了主旨发言。本文由作者据主旨发言补充修改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