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信息资料馆专项图书收藏介绍

作者:鲁路/文   发布时间: 2020-04-14   
分享到 :

一、收藏缘起

近年来,我们在收藏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手稿原件的同时,大量采购了马恩著作各语种的早期版本,以及以欧洲社会主义思想史、国际工人运动史、世界各国共产党为主题的外文著作各语种版本。

例如,2011年,原中央编译局大规模入藏了近9000部图书和画报。它们原本属于欧洲一名收藏家艾格妮丝·克西梅(Agnes Maria Louise Kerssemakes,1932—2012)女士的私人收藏。克西梅女士自幼在家庭的影响下涉入书籍的世界,其父对中国传统文化兴趣笃厚,其弟至今仍在荷兰的海尔伦城(Heerlen)经营一家旧书店。克西梅女士上大学时攻读俄文和历史专业,求学期间对社会主义很感兴趣,毕业后在荷兰的乌得勒支城(Utrecht)一家旧书店工作了25年,工作期间结识了全球的众多书商,得以通过广泛的联系收集私人藏书。她的藏书宗旨是:建立一家反映社会主义思想史和国际工人运动史的私人图书馆。她不仅收藏历史悠久的图书,而且收藏政治招贴画、宣传小册子、相关照片等,其中有些藏品是今天在其他旧书店难以找到的。

得知自己身患癌症之后,已经离异且无子女的克西梅女士希望以低廉的价格将自己的私人藏书转让给全球一家学术机构,以便为自己的这份终生遗产寻找到合适的继承者,收入用于支持自己的兄弟继续经营旧书店。克西梅女士非常珍爱这批藏书,2011年,在去世前不久,她为自己的藏书编写并印制了题为《社会自由——从法国大革命到20世纪中叶》的目录,包括8935部书籍词条和161份画报词条。之后,通过阿姆斯特丹一家旧书店介绍,原中央编译局入藏了这批藏书。这批藏书能顺利入藏,得益于中央领导同志的大力支持。2011年后,中央领导同志视察原中央编译局时,看到刚刚到馆且尚未来得及拆封的这批藏书,对此项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

二、藏书概览

这批藏书内容丰富,价值珍贵。其经典著作主要包括:(1)《资本论》法文第一版、英文第一版、荷兰文第一版,德文第一卷第三版、第二卷和第三卷第一版等各卷次多个早期版本;(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资本与劳动》《雇佣劳动和资本》《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法兰西内战》《巴黎公社》《国际工人协会临时章程》《新莱茵报》和《马克思恩格斯书信选》等多语种多版本图书;(3)22种不同版本的《共产党宣言》;(4)《工资、价格和利润》《德意志意识形态》《哲学的贫困》《哥达纲领批判》《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论自由贸易》《犹太人问题》《人类学笔记》等马克思恩格斯的重要著述;(5)其他由后人编纂的《马克思选集》两卷本、《剩余价值理论》《致库格曼书信集》《马克思恩格斯论无产阶级专政》《马克思恩格斯与拉萨尔》《马克思恩格斯生平事业年表》等,以及不同作者撰写的大量马克思恩格斯传记、回忆录,等等。

除了上述马恩列斯著作以及相关研究著述之外,这批藏书涉及的主题还有:欧洲工会史、国际工联、海牙第一次国际代表大会、第一至第三国际、德国三月革命、荷兰十一月革命、俄国革命、法国共产主义者、英国宪章派、奥地利工人运动史、德国社会民主党、德国共产党、拉萨尔领导的德国工人联合会、欧美无政府主义、五一劳动节、法国大革命、法兰西第二帝国、巴黎公社、法国1848年革命、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欧洲和平运动、反犹主义、中国和印度等东方国家研究等等。

除马恩列斯等经典作家外,这批藏书的作者还有:马克思的女婿保尔·拉法格、沙尔·龙格、爱德华·艾维林,马克思的女儿爱琳娜,以及与马克思同时代的鲍威尔兄弟、赫斯、施蒂纳;圣西门、巴贝夫、魏特林、摩莱里、蒲鲁东、狄慈根、赫尔岑、拉萨尔、倍倍尔、伯恩施坦、梅林、考茨基、李卜克内西、巴枯宁、布朗基、卢森堡、蔡特金、克鲁泡特金、布哈林、普列汉诺夫、托洛茨基、格律恩贝格、科尔施等研究社会主义思想史的作家;艾伯特、阿德勒、迪特曼、台尔曼等工人运动的领袖人物;拿破仑、莫洛托夫等世界史上的重要政治人物;狄更斯、左拉、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布莱希特、马雅可夫斯基等现实主义作家;斯宾诺莎、费希特、费尔巴哈等哲学家,以及约翰·斯图亚特·密尔等经济学家。

《资本论》1872—1875年法文版

这批藏书还包括了初版于17—18世纪的一些书籍:如马基雅维利的《谈话录》1652年版;爱尔维修的《论精神》1759年版;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1755年法文版、《社会契约论》1762年法文版和1796年荷兰文版、《爱弥儿》1762年法文版、《新爱洛伊丝》1808年法文版、37卷本《卢梭全集》1793年法文版;阿尔诺德·卢格的《谢林和启示》1842年德文版;亚当·斯密的《国富论》1843年法文第四版和1861年德文第三版;埃蒂耶纳·卡贝的《伊加利亚旅行记》1845年版,等等。其中,马基雅维利的《谈话录》1652年版成为原中央编译局收藏的出版时间最早的图书。

三、收藏意义

我们通常将马克思的思想来源概括为德国古典哲学、英国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空想社会主义。但是,这种概括主要着眼于典型学科,以及典型学科在不同国家的典型体现。而马克思汲取西方思想的范围显然更为广阔。从文献资料的角度来看,马克思为撰写《资本论》写下了大量笔记。仅以《巴黎笔记》为例,马克思不仅摘录了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詹姆斯·穆勒、约翰·拉姆塞·麦克库洛赫、詹姆斯·罗德戴尔等人的著作,还摘录了法国经济学家让-巴蒂斯特·萨伊的《论政治经济学》《实用政治经济学全教程》、欧仁·比雷的《论英法工人阶级的贫困》、皮埃尔·德·布阿吉尔贝尔的《论财富、货币和赋税的性质》以及德国经济学家卡尔·许茨的《国民经济学原理》、弗里德里希·李斯特的《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海因里希·弗里德里希·奥西安德的《各民族的贸易往来》等多部著作,此外还有瑞士经济学家吉约姆·普雷沃的《译者对李嘉图体系的思考》、波兰经济学家弗雷德里克·斯卡尔贝克的《社会财富论》等等。由此可见,尽可能广泛地收集欧洲各国政治经济学家的文献,可以为国内学者全面研究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思想提供必备的文献资源。

《资本论》1887年英文版

再举例来说,为撰写博士论文,马克思写下了《关于伊壁鸠鲁哲学的笔记》,摘录了大量古希腊哲学家的著作。此外,马克思还写下了《柏林笔记》,摘录了亚里士多德的《论灵魂》、休谟的《人性论》、斯宾诺莎的《神学政治论》及其通信、莱布尼茨的一系列著述,以及卡尔·罗生克兰茨的《康德哲学的历史》。显然,亚里士多德、休谟和斯宾诺莎虽然不属于德国古典哲学家,但他们的哲学思想都在马克思的视野之内,因而他们的著作在我们全面研究马克思的思想起源时同样值得重视,因此也属于典藏工作不可忽视的内容。

国外有学者提出,巴黎公社可视为马克思思想的第四个来源。另外,在《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一书中,作者R.N.伯尔基写道:“马基雅维利通常被称为‘第一个’现代政治思想家……马克思社会冲突及变化理论的马基雅维利主义根源,当然很容易被认识到。”因此,包括上文巴黎公社为主题的藏书和马基雅维利的著作在内的这批藏书,无疑可以为我们广泛研究并非抽象地概括出来的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理论来源”提供充实而丰富的文献资源。

最重要的是,从上文开列的藏书主题中可以看出,这批藏书不但包括马克思恩格斯本人生前的著作以及前人和同时代人的著作,而且包括后来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文献。马克思恩格斯的文献以欧洲近代史、世界工业革命史、政治经济学思想史、社会主义思想史为历史和思想背景,因此,收藏前人和同时代人的著作可以为我们研究马克思恩格斯提供广泛的历史和思想背景材料。

另外,从《共产党宣言》的发表到十月革命的成功,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取得了长足发展。因此,收藏反映这一广阔的思想背景和历史发展的文献便于我们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马克思主义理论及其现实意义,所以说这些文献不仅是典藏工作的重要收获和成就,而且也为我们建设权威的马克思主义文献资源库提供了珍贵的文献资料。

四、后续成果

这批藏书的入藏对于典藏工作的拓展起到了推动作用,这种推动作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其一,入藏这批藏书有助于我们继续做好查遗补缺的工作。例如,《科隆共产党人案件》是马克思恩格斯于1852年10月至12月间写作、1853年匿名发表的,当年在巴塞尔和波士顿两地同时各出版了一个版本。这两个同年异地出版的最早版本,原中央编译局此前都未收藏,当时最早的馆藏是1885年的版本。而2011年入藏的这批数量近9000册的图书和画报中就包括了波士顿出版的版本。随后,我们专门寻找到并入藏了巴塞尔出版的版本。这样,原中央编译局就同时收齐了《科隆共产党人案件》的两个最早版本。

再如,随着《资本论》不同语种首版版本的入藏,接下来的工作是入藏首版之后的《资本论》各个早期版本。马克思撰写《资本论》的过程贯穿了他的一生,他还对法文版和英文版的翻译工作投入了大量精力。法文版和英文版并非德文版的简单翻译,而是对德文版做出了大量修订,就像德文版在马克思恩格斯生前的四个版本一样,后面的版本,都是对前面版本的修订。因此,马克思认为,法文版具有不同于德文版的独特价值。而在英文版于英国出版之后,马克思又根据法文版用德文写下许多修订文字,准备翻译出版英文美国版,但是这一愿望在马克思恩格斯生前未能实现。因此,今天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的编辑理念是重视《资本论》的每一个版本的,因为《资本论》的写作是一个未完成的、开放的过程。在这样一种理念的启发下,我们致力于补齐《资本论》的各个版本,基本收齐了除第一卷第一版外《资本论》德文版全三卷的诸多早期版本。

其二,在入藏了这批规模庞大的图书和画报之后,我们意识到,仅仅入藏纸质文献,难以全面覆盖与马克思相关的所有文献,因而开始注意电子文献,并开启了电子复制马克思恩格斯私人藏书的工作。马克思恩格斯的私人藏书大概有近3000部,经国外专家考证确认下来的有1450部。它们当中有的附有马克思恩格斯所做的旁注或划下的着重线,有的虽然没有旁注或着重线,却在马克思恩格斯所著的正式出版物中屡屡被提及。截止目前,我们不但前往国外档案馆和图书馆主动复制了上述马克思恩格斯的部分私人藏书,并已委托阿姆斯特丹国际社会史档案馆电子复制了部分上述私人藏书,而且正在与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史档案馆接洽开展同一目标的工作。

其三,受这批藏书同样覆盖了马克思恩格斯身后的共产主义运动史的影响,我们此后在国外档案馆复制马克思主义文献资料时,不仅关注经典马克思主义作家的手稿,而且开始关注国际共运史资料,并尤其注重反映共产国际与中共关系的档案资料,例如,数年前在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图书馆等地,我们不但复制了马克思恩格斯手稿,而且同时复制了托洛茨基档案和陈独秀英文档案等,以便在实际工作中体现马克思主义文献典藏工作二期工程规划已经确定下来的明确工作宗旨:既重视经典马克思主义,又重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

[鲁路: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信息资料馆]

(来源:《信息资料参考》2019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