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特等功臣周学田

作者:徐泽林 余良   发布时间: 2020-05-19   来源:百年潮
分享到 :

周学田,1936年7月出生,河南省息县包信镇张郑庄人,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是黄继光、邱少云等诸多战斗英雄的战友。因作战英勇,周学田荣立特等功,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还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二级战士荣誉勋章、金星奖章。
 

东躲西藏的少年

1936年7月,周学田出生在河南省息县与新蔡县交界的包信镇张郑庄,当地叫这里为周荒坡。1928年5月,当地共产党人周孟策与霍育和、谷正芳、王晶辉(王宏业)、胡日新等领导穷人发动了周荒坡暴动。周荒坡暴动是息县地方党组织第一次公开领导的群众性武装斗争,虽然最后失败了,但却在息县大地上撒下了永不熄灭的革命火种。

周学田很小就知道周荒坡暴动的事情。自从父亲被国民党拉壮丁抓走,母亲拉扯着他兄弟俩四处讨饭,他就盼望着有一天能够有穷人的队伍来解救他们。可日子一天天过去,盼来的却是村里的恶霸地主要把周学田卖了抵债。如果不答应,他们就把周学田装进麻袋扔到河里淹死。

情势危急之下,邻村的王玉庆主动找上了门。母亲早就听说王玉庆爱替穷人打抱不平,就放心地把孩子托付给他。

趁着天色昏暗,王玉庆拉着瘦小的周学田逃跑。为了避过村里的保安队和路上的巡逻队,他们专门挑人迹罕至的小路跑,一直跑到邻近的楼园村。在那里,周学田被安排在一个猎户家学打兔子。

三年后,周学田的藏身之所不知怎么走漏到本村的地主恶霸耳中。年满14岁的他又要踏上逃亡之路,开始东躲西藏的生活。

正在周学田危难的时候,王玉庆推门而入,用力地拍拍他的臂膀,说道:“你不是要找穷人的队伍嘛?我就是替咱穷人打天下的共产党。”这一次,王玉庆要亲自护送周学田到驻马店参加解放军。

听到可以参加解放军的消息,周学田欣喜地瞪大了眼睛。王玉庆告诉他,这一次要走得更远,更艰险。年龄不大的周学田却毫无畏惧,他终于找到了替穷人打天下的队伍,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解放军。

潜伏前沿的通讯兵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作为唇亡齿寒的邻邦,毛主席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战略部署。

1951年,稚气未脱的周学田扛起枪,随十五军二十九师八十七团入朝参战。因为身小机灵,被团长孟建民相中,当了通讯员。

1952年,16岁的周学田参加上甘岭战役。其间,391高地的争夺尤为艰险。该高地是一马平川的开阔地,遍地生长着一米多高的杂草小树。孟建民团长利用杂草隐蔽战士,潜伏在敌人眼皮子底下,周学田被安排到九连当通讯员,方便团部及时掌握敌情。

为了摸清从潜伏区到敌人第一道铁丝网的距离,9月18日晚8点左右,周学田在连长的带领下前往潜伏区。探照灯照射得如同白昼的阵地上,他们小心地爬近第一道铁丝网。头上,敌人不断地用速射机枪向四周盲射,击碎的草末土屑飞落在战士们身上。

22日晚,他们钻过敌人的铁丝网抵近侦察。探照灯正对着他们,十分刺眼。十余个敌人揣着枪沿着内壕沟由南往北走过去,轻微的咳嗽声都能被听得清清楚楚。突然,地堡里一排排子弹向战士们射来。连长连忙挥手示意战士们冷静。过了十分钟左右,又从地堡里钻出来十余个敌人,继续沿着先前的路线巡逻。这些情况,周学田向团长做了详细汇报。

10月11日夜,部队组织主力在敌阵地前沿潜伏。连长和周学田潜伏在高地东麓距敌前沿阵地不远处的蒿草丛中。

当时,邱少云就潜伏在周学田附近四五米处。邱少云和李四虎、柯大才三人战斗小组呈三角之势潜伏在距敌人铁丝网约20米处。

邱少云平时性格憨厚不爱说话,但是做事认真、训练刻苦。进攻前,连队开了动员会,会上特别强调了潜伏对于作战的意义,要求战士“即使子弹打到身上,也不能暴露目标”。到了12日上午10点50分的时候,从南边飞来一架飞机,在潜伏区围着这个三角高地转圈,转到第三圈的时候,投了三颗燃烧弹,其中两颗燃烧弹爆炸以后没炸着人,第三颗燃烧弹正好落在邱少云身上。

为了执行铁的纪律,为了潜伏区580名战友的生命,邱少云左手抠着地,五个指头鲜血直冒,右手紧紧握着冲锋枪,一动不动;他上牙咬着下嘴唇,咬得下巴全都是血;他两眼瞪着,脸上出的汗珠,像下雨一样。连长轻声哭喊:“少云!少云!坚持就是胜利!”周学田也流着眼泪,不敢放声。看着自己的战友烧到如此程度,自己却不能救人,周学田心里快要憋炸了。

在邱少云身后就有一道水沟,只要他就势一滚就会脱离险境,他不会不知道。但整整三分钟,邱少云忍受着大火焚身的煎熬,手像钢板一样,死死地扎进土里……

多年以后,网络上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质疑:当时邱少云的子弹袋为什么没有被引爆?周学田在一次校园爱国主义讲座中道出了真相:当时部队做潜伏安排时,考虑到敌人可能会用飞机轰炸,火炮覆盖时会引燃弹药等问题,便让战士们在各自腹部下的地面上掏个洞,子弹夹、手榴弹、手雷一律放在里边,外面再铺一层浅浅的土,作为隔离。

邱少云一动不动,他担心敌人察觉到自己,更担心的是弹药被引燃,进而导致潜伏的战友暴露。“牺牲我一个,能够掩护战友们最终取得胜利”,周学田说,“换作是我,我也会像邱少云那样做的”。

指哪打哪的“神枪手”

战争期间,有一次回团部汇报工作的周学田被团长特意留了下来。团长让周学田挑个地方练练枪。周学田纳闷了,备战这么紧,团长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打枪?

第二天上午,团长带着五个射击手来到周学田选的山坡上。五位射手此起彼落,树皮被打得四处纷飞,也不见高低上下。周学田有些手痒,向团长要枪试试手。

团长顺手给了周学田四发子弹。这时正好从南面飞来了几只乌鸦,落在树上。周学田举枪一抬,瞄也没瞄,四发子弹“砰砰砰砰”连声射出,地上“扑打扑打”依次落下四只乌鸦。

大家一时惊呆了。率先反应过来的团长揪着周学田的耳朵问:“没想到你这个小鬼枪法这么好,谁教的?”周学田回答说:“在老家跟着猎户打了三年兔子。”团长连声称好:“这趟任务非你去不可。”

侦察391高地南边的路上,有一个移动的小黑点正往北来,目标越来越大,是一辆美军吉普车!团长问周学田:“怎么打?”周学田胸有成竹:“前面公路沿着小山坡向右急拐弯,车速肯定要慢下来,我趁它拐弯时开枪,公路西边是个大水沟,汽车会一头冲进沟里去。”团长端起望远镜又看了看,同意了。

时间不长,美军吉普车行驶到西边拐弯处,车速与周学田预想的一样慢了下来。周学田瞄准敌司机,一梭子弹打去,敌司机脑袋一歪不动了,吉普车失去控制,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沟里。

“冲上去!抓一个‘活口’回来审问!”随着团长一声令下,大伙扑上去抓住一名俘虏。经过审问,俘虏交代他是工程技术人员,这个山头上的军事防务设施都是他设计的。

抓到“宝贝”了。团长召集大家,换上敌人军服,带着这个俘虏,大摇大摆进入391高地实地“考察”了一番,将敌人兵力部署、火力分布乃至吃饭时间都摸得一清二楚。

回去的路上,同志们纷纷夸起周学田的枪法。周学田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他知道比起团长的足智多谋,战友们的英勇无畏,他的枪法不算什么。

没有想到的是,周学田出神入化的枪法不久后又一次帮了大忙。1952年11月底,第二批奔赴朝鲜前线的慰问团抵达了周学田所在的团部驻地。爱国艺术家常香玉是周学田的老乡,孟团长就安排周学田做她的警卫。

一天中午,常香玉刚吃完饭从坑道里出来准备演出,周学田见不远处有个人正端起枪瞄向常香玉。来不及细想,周学田跨步向前,挡在常香玉身前,本能地举枪,凭着直觉一梭子扫了过去,对方来不及反应,便一命呜呼。事后经查,那人正是准备逃跑的叛徒,枪匣压满了子弹。

上甘岭的爆破手

1952年10月14日凌晨,敌人开始向我军的两个高地进攻,志愿军战士在七天时间里打退敌人进攻80多次,夺回阵地七处,但是7号、9号两处阵地还被敌人控制着,连长命令周学田去炸毁7号阵地东山半坡的敌人地堡。

刚从阵地上下来的周学田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可当他看到一群群向前冲锋、奋不顾身的战友们时,他主动向连长请命,要求再上战场。接到连长命令后,他毅然决然地抱起炸药包冲向了7号阵地。

周学田冲到一个斜坡前,扑在地上,抬头一望,连长说的地堡就在自己的侧前方。趁着战友纷纷射击把敌人的注意力引开之际,周学田向前一跃,拉近了与地堡之间的距离,可地堡的机枪也注意到了他。几发子弹直奔周学田而来,其中一发打进了他的肚子,他痛得一哆嗦差点摔倒。眼看地堡的火舌不断吞吐,肆意压制着冲锋的战友,周学田顾不上伤势,心想就是爬也要爬到地堡前完成任务。

心中一定,周学田前进的脚步稳健多了,他很快来到地堡射击孔附近。趁着敌人换弹夹的空档,周学田大吼一声,将拉开导火索的炸药包投了进去,然后翻身滚下半坡。只听“轰”的一声,敌人的地堡被炸毁了,连队为增援部队打开了一条通道,志愿军战士随即向最后的7号阵地发起了大面积冲锋。

这时,周学田才察觉到又痛又累,原来是肚子上有个血糊糊的口子,正汩汩地流着血,他的身子晃悠了几下,便倒了下来。

上甘岭战斗之后,部队综合了周学田的战斗表现,给记特等功一次,并授予他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1955年初,周学田回国,隶属十五军四十五师一三五团。1978年,周学田转业到河南省科工委工作。在这23年间,周学田将特等功的勋章收起,不管是作为普通的战士,还是省政府的工作人员,他都扑下身子,立足本职,在不同的岗位上努力奋斗,奉献人生。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退休后有了闲暇时间,周学田更是牢记初心使命,义务参加各地党政机关、中小学校等弘扬红色文化和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宣讲活动。“战争是残酷的,流血牺牲是常有的事。比起牺牲在朝鲜的战友,我很知足,很幸福。”这是周学田常说的话。

(本文在撰写过程中得到周学田同志的热情帮助)

(作者:徐泽林,河南省息县第一高级中学教师,信阳市政协委员;余良,河南省息县第一高级中学教师)

(原载《百年潮》2020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