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伟大贡献

作者:闫志民 吕增奎 鞠俊俊   发布时间: 2020-08-28   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分享到 :

[编者按] 2020年11月28日,是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诞辰200周年纪念日。恩格斯是马克思的亲密战友,二者不约而同地叩响了真理的大门,共同创立了唯物史观、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共同创建了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并为之起草党纲《共产党宣言》,共同领导了19世纪欧洲工人运动。1883年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独自肩负起指导国际工人运动、整理和出版(或再版)马克思遗著、捍卫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重任。那么,恩格斯如何与马克思一道创立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创立的科学学说为什么以马克思的名字命名?怎样看待恩格斯与马克思之间的关系?恩格斯在马克思主义的创立和发展过程中作出了哪些重要贡献?怎样看待恩格斯晚年对唯物史观的捍卫与发展?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些问题,本刊特邀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副会长、北京市科学社会主义学会会长闫志民,就相关问题进行深入解读。

▲马克思主义是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创立的科学学说,但是恩格斯将他们共同创立的学说以马克思的名字命名,并说道:“我一生所做的是我注定要做的事,就是拉第二小提琴。”[①]您怎样评价这种 “第二小提琴手”的自谦?我们应该怎样全面看待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贡献?

●2020年是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恩格斯诞辰200周年,我们怀着无限崇敬的心情回忆这位伟大革命家和思想家的光辉一生。恩格斯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事业作出了无私和巨大的贡献,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和马克思一起创立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怎样全面看待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贡献,我想谈这样三点认识。

第一,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创立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是他们共同的思想结晶,他们的著作都是马克思主义的经典和奠基之作。把马克思与恩格斯分割开来甚至对立起来,用马克思来否定恩格斯,或者用恩格斯来否定马克思,都是不对的。

第二,相对而言,马克思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创立作用和贡献更大一些 ,这个学说以马克思的名字命名也是实至名归,恩格斯用“马克思在世的时候,我拉第二小提琴”来表达他在创立马克思主义中的作用,从总体来说也是符合实际的。同时,必须充分看到恩格斯为成就马克思的事业所作出的巨大牺牲和他为马克思主义的创立作出的伟大贡献。为了从经济上支持马克思研究经济理论,恩格斯于1850年11月迁居曼彻斯特,重新在欧门-恩格斯公司工作,直到1870年9月,前后差不多有20年的时间。在此期间,他把主要精力耗费在自己毫无兴趣甚至厌烦的商业经营上,应当说没有恩格斯在物质上的支持,马克思是难以完成《资本论》的创作的。在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又立即停下了自己原来的科研工作,把主要精力投入整理、编辑、出版《资本论》第二、三卷和再版马克思的其他著作上,直到1895年逝世的前几个月,他还在写《资本论》第三卷的两篇增补文章,并为将来出版《资本论》第四卷做准备工作。

第三,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创立马克思主义上各有自己的主要贡献。马克思的贡献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他发现了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为科学;二是他倾毕生主要精力,写作《资本论》,揭示了资本主义剥削的秘密,论证了工人阶级的历史使命;三是他总结了1848年欧洲革命和巴黎公社经验,创立了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他撰写的《哥达纲领批判》创立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未来社会的理论。恩格斯的主要贡献,也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他撰写的《反杜林论》《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自然辩证法》和晚年的一些通信中,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关于全部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是思维与存在的关系问题,关于唯物辩证法的三大规律,关于历史发展的合力论等,都是恩格斯提出来的,可以这样说,在马克思把主要精力投入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以后,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主要落在了恩格斯的肩上。二是恩格斯所撰写的《自然辩证法》《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和一系列研究战争与军事的论著,为马克思主义的自然科学研究、原始社会研究和国家、军事问题研究作出了特别贡献。三是为马克思主义的体系化和大众化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恩格斯撰写的《反杜林论》第一次从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三个方面作了系统而深刻的阐述,并论证了它们之间的内在关系,从而使马克思主义成为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后来他又应拉法格的要求,把《反杜林论》的部分章节改写为通俗易懂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进一步论证了马克思的两大发现怎样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为科学的,这本书深受广大工人的欢迎,被马克思称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入门”[②]之作,对于宣传和普及马克思主义发挥了重要作用。

最后,还需要特别说明的是,马克思之所以能够作出伟大理论贡献,是与恩格斯的紧密合作和无私帮助分不开的。以马克思的两大发现来说,系统阐述唯物史观的代表作《德意志意识形态》,是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完成的,系统研究剩余价值学说的代表作《资本论》,是因为有恩格斯的无私经济帮助,才得以完成写作任务,而《资本论》的第二、三卷,更是在马克思逝世后由恩格斯整理编辑出版的。而恩格斯把两大发现完全归功于马克思,强调这两大发现是马克思实现的,由此充分体现了恩格斯在与马克思的合作中甘当“第二提琴手”的自谦精神。

▲恩格斯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开创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的先河,马克思称赞《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是“天才的大纲”。《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和《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所阐发的许多思想被马克思吸收,成为《资本论》第一卷写作的重要参考文献。此外,恩格斯还全程参与了《资本论》第一卷的创作出版和宣传工作,并编辑和出版了《资本论》第二、三卷。您怎样看待和评价恩格斯对政治经济学的贡献?

●恩格斯对政治经济学的贡献是很大的,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恩格斯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开创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先河。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在1843年秋到1844年初,实现了从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转变,我们所说的马克思主义著作一般来说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马克思实现这两个转变的标志,是1843年秋天到1844年1月他所写的两篇文章《〈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和《论犹太人问题》;恩格斯实现这两个转变的标志,是他1843年底到1844年1月所写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和《英国状况——评托马斯·卡莱尔的〈过去和现在〉》。这四篇文章都于1844年2月底发表在马克思和阿·卢格主编的《德法年鉴》上。这就使《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成为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最早研究政治经济学的论著,对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第二,协助马克思完成了《资本论》等重要政治经济学著作的研究。在马克思研究和创作《资本论》的过程中,恩格斯不仅从经济上给马克思以很大的帮助,而且经常就《资本论》的写作计划和重要观点与马克思交换意见。马克思写作《资本论》的某些资料,如关于曼彻斯特经济危机和棉纺工业工人状况的许多材料,是由恩格斯直接提供的;有的问题,如不同企业的资本运转问题、生产过程中的机器折旧问题等,马克思都主动征求恩格斯的看法,马克思还要求恩格斯帮他研究有关固定资本的补偿和折旧基金的使用问题等。马克思按照恩格斯的意见,决定首先发表《资本论》第一卷。恩格斯为《资本论》撰写了多篇书评,高度评价这部理论巨著。这里还需要指出,马克思这个时期的生活主要是靠稿费维持,为此,他担任《纽约每日论坛报》撰稿人长达十年以上,因他忙于经济理论的研究,有一部分文章是马克思邀请恩格斯写的。例如,1851年7月,《纽约每日论坛报》约请马克思为该报撰稿,当时马克思正忙于经济学研究,就请恩格斯帮忙写了一组(19篇)文章,陆续发表在1851年8月到1852年9月的《纽约每日论坛报》上,标题是《革命与反革命》。这组文章寄出前都经马克思看过,署名是卡尔·马克思,直到1913年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来往书信发表后,人们才知道这组文章的作者是恩格斯。恩格斯在1870年9月完全结束了在欧门-恩格斯公司的一切事务以后,经马克思推荐立即进入国际工人协会总委员会,将大量精力投入指导国际工人活动,以保证马克思用更多的时间继续完成《资本论》第二、三卷的写作。1883年马克思逝世以后,恩格斯认为完成马克思未完成的理论著作和出版他的遗著对国际工人运动具有巨大的意义。从这年的4月起,恩格斯放下了自己的科学研究,将主要精力用于编辑、整理、出版马克思的遗稿。他用了几乎两年的时间完成了《资本论》第二卷的出版准备工作。1885年2月,刚把《资本论》第二卷寄给出版社,他又立即开始整理《资本论》第三卷手稿,这一工作一直进行了十年左右。他不仅根据保存下来的马克思的提示确定了该卷的纲目和结构,把材料作了相应的安排,补写了某些只有草稿的篇章,撰写出马克思拟写而未写的某些部分,并根据自己对19世纪最后25年资本主义经济中的某些新现象作了一系列的补充,而且对正文作了大量的订正和修改,对最后定稿作了总校订。该书出版后他又写了增补。从以上情况可以看出,马克思的主要著作《资本论》是在恩格斯的忘我帮助下完成的,尤其是第二卷和第三卷,可以说是两人的共同劳动成果,是他们伟大友谊的结晶。

第三,恩格斯在自己的重要著作《反杜林论》《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以及一些文章和通信中,也研究了政治经济学的重大问题,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其中影响最大的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对资本主义社会矛盾的研究。他提出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具体表现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立,表现为个别工厂中生产的组织性和整个社会中生产的无政府状态之间的对立。这就为我们认识资本主义的各种社会现象,特别是经济现象,提供了理论武器。如果说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那么,恩格斯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理论则抓住了认识资本主义的关键问题。第二,对垄断资本主义的研究。恩格斯十分重视研究19世纪最后25年科学技术的发展,特别是电的广泛应用对生产力的巨大推动,以及由此所引起的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的过渡,重视研究在这个过程中股份制等社会化生产组织的发展,新出现的各种垄断组织,如辛迪加、康采恩、托拉斯,以及国家资本主义等,从而在新的社会历史条件下,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和他自己所创立的政治经济学。第三,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首次提出的两种生产理论等,也被认为是对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重大发展。

▲恩格斯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创立者和奠基人,与马克思一起被列宁尊称为“科学社会主义之父”,请您谈一谈恩格斯对科学社会主义的重大历史贡献有哪些?

●恩格斯和马克思一起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他对科学社会主义的重大历史贡献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恩格斯提出,科学社会主义是无产阶级运动的理论表现,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条件的学说。他在1847年所写的《共产主义原理》中强调:“共产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③]同年10月,他在《共产主义者和卡尔·海因岑》中再次重申:“共产主义作为理论,是无产阶级立场在这种斗争中的理论表现,是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理论概括。”[④]

第二,恩格斯明确地阐述了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来源。他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著作中,概述了社会主义发展史,评述了空想社会主义者的理论贡献和历史局限性,明确指出科学社会主义的直接理论来源是空想社会主义。

第三,恩格斯首先提出和论述了社会主义是怎样从空想变为科学的。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第一次明确指出,马克思创立的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为科学。《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围绕这个主题进行了进一步的论述。

第四,恩格斯系统而深刻地阐述了科学社会主义的一般原理。他在自己起草的《共产主义原理》和与马克思共同起草的《共产党宣言》等著作中,系统地阐述了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无产阶级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和社会主义的建设者等科学社会主义一般原理。正因为如此,《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成为科学社会主义诞生的标志。

第五,恩格斯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作出了特殊贡献。恩格斯指出:“自从原始公社解体以来,组成为每个社会的各阶级之间的斗争,总是历史发展的伟大动力。”[⑤]他把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分为经济斗争、政治斗争和理论斗争,主张无产阶级的斗争策略应当随着历史环境和斗争条件的变化而变化。在19世纪40—70年代,面对资产阶级对工人革命斗争的残酷镇压,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⑥]。到了70年代以后,在工业革命推动下,资本主义经济迅速发展,资产阶级政治统治趋于稳定,开始注重用“民主”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统治,以普选制为基础的代议制开始发展起来。恩格斯根据西方国家的这种变化,主张充分利用普选权和议会活动这种崭新的斗争方式,促进无产阶级力量和革命事业的发展。恩格斯在强调参加议会选举等合法斗争的同时,并没有否定暴力革命的作用。他明确指出,参加普选和议会斗争,只是新形势下斗争形式的一种选择,要保留在一定条件下进行暴力革命的权利。与此相联系的是,在1848年欧洲革命时期,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会很快灭亡,社会主义会很快取得胜利,但到了70年代以后,恩格斯亲眼看到资本主义发展所表现出来的巨大潜力,他在1895年为马克思的《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所写的导言中说,历史证明我们也曾经错了,“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状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生产的程度”[⑦]。国家问题是革命的根本问题。恩格斯对这个问题十分重视,在马克思逝世后的第二年,就写了《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系统研究了国家的起源、发展、消亡过程,深刻地揭示了国家的阶级本质和发展规律,为无产阶级在革命斗争中正确认识和处理国家问题,提供了根本的理论指导。

第六,恩格斯对未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提出了许多重要的见解。例如,他在《反杜林论》中科学地预言了未来共产主义的一些基本特征: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将由生产的有计划的自觉的组织所代替;劳动将由沉重的负担变成生活的第一需要;旧的分工将会消失,人将获得全面的发展;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城乡之间的对立将消灭;阶级差别将消失;国家将消亡,对人的统治将为对物的管理和对生产的领导所代替;等等。[⑧]他还指出,只有到了共产主义社会,人们才完全自觉地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人类才能实现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他在1894年致朱泽培·卡内帕的信中认为,对未来新社会的最合适的概括是《共产党宣言》的这样一段话:“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⑨]他多次表示自己不会像空想社会主义那样详细描绘未来社会的蓝图,同时还指出:“所谓‘社会主义社会’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东西,而应当和任何其他社会制度一样,把它看成是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⑩]

第七,恩格斯强调,无产阶级要实现伟大的历史使命,必须建立自己的革命政党。他说:“无产阶级要在决定关头强大到足以取得胜利,就必须(马克思和我从1847年以来就坚持这种立场)组成一个不同于其他所有政党并与它们对立的特殊政党,一个自觉的阶级政党。”[11]1847年,恩格斯与马克思一起把正义者同盟改组成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建立起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党,《共产党宣言》就是他们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党纲。在19世纪70—80年代,欧美许多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先后建立起来,这些政党由于缺乏经验,又受到机会主义的严重影响,特别需要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指导。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进行科学研究的同时,把相当的精力用在指导各国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活动上。1883年马克思逝世以后,指导国际工人运动的重担完全落在了恩格斯的肩上,他不仅亲自指导建立了第二国际,而且十分关心各国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情况。欧美各国以及俄国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领导人,经常向德高望重的恩格斯汇报情况和请教问题。恩格斯的指导对第二国际前期各国社会民主党的建立和发展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独自担任欧洲社会主义运动的顾问和领导者,热情关怀各国工人运动的发展,忠实捍卫他同马克思几十年共同为之奋斗的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解放事业。请您谈一谈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对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作出了哪些重要的贡献?

●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一个人独自担负起欧洲、美洲甚至俄国社会主义运动的顾问和领导者的重任。这个时期,他对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贡献是十分重大的,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大量出版马克思和自己的著作,同时大力宣传马克思主义,批判机会主义,使马克思主义在世界工人运动中占据了统治地位。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以主要精力,完成了马克思《资本论》第二、三卷的整理、编辑、出版,自己还创作了《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等重要著作,而且十分重视对马克思主义著作的翻译和出版。包括《资本论》第一卷在内的许多重要的马克思主义著作,如《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哲学的贫困》《法兰西内战》《反杜林论》《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英国工人阶级状况》《雇佣劳动与资本》《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等,这个时期都重新出版或者多次再版,有些著作还被译为多国文字在许多国家出版,恩格斯亲自校订一些著作的译文,为这些著作的再版撰写序言或导言。恩格斯还为一些杂志撰写马克思传记,并准备出版马克思和自己的全集。与此同时,恩格斯十分重视指导各国工人政党加强对机会主义的批判,他不顾德国社会民主党内许多人的反对,在1891年1月发表了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并撰写了序言。同时,撰写《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批评了当时在德国社会民主党内出现的认为德国可以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机会主义观点。恩格斯还指导法、英、美等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进行反对机会主义派别的斗争。在恩格斯的推动下,马克思主义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影响空前扩大。

第二,指导各国社会主义政党的建立,推动欧美工人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涨。巴黎公社革命失败以后,工人运动一度陷入低潮,第一国际也因为在欧洲活动困难把总部搬到纽约,并在1876年宣布解散。但是到19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后,随着资本主义生产的迅速发展以及资产阶级政治统治方式的调整,欧美国家的工人运动又很快恢复和发展起来。不断高涨的工人运动与正在迅速传播的马克思主义相结合,使欧美各国先后建立起社会主义政党,在整个欧洲以及北美、俄国,社会主义政党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这些刚刚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政党总的来说是不成熟的,许多政党还受到机会主义、改良主义、无政府主义的影响。恩格斯在进行理论创作的同时,花费了巨大精力关注这些政党的建立和发展,对它们提供了多方面的指导和帮助。当时,恩格斯在各国社会主义政党中享有极高的威望,他们都经常主动向这位伟大导师请教党内问题,听取他的意见。恩格斯也经常与许多国家党的领导人及一些社会主义者,如德国的奥古斯特·倍倍尔、威廉·李卜克内西,法国的保尔·拉法格、茹尔·盖得,英国的爱德华·艾威林和艾琳娜·艾威林夫妇,美国的弗里德里希·阿道夫·左尔格,俄国的查苏利奇等保持来往或通信,与他们讨论这些国家政党的重大问题。在恩格斯的关怀和指导下,欧美各国的社会主义政党加强了对本国工人运动的领导,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制定了党的纲领和章程,与党内的派别集团和错误倾向进行了斗争,在19世纪80—90年代有了较大的发展。

第三,指导第二国际的建立及其成立后的重要活动,把无产阶级的国际团结推进到新的历史阶段。各国社会主义政党和团体发展起来以后,要求建立新的无产阶级国际组织,以加强彼此在反对资本主义斗争中的国际合作。恩格斯认为,这个时候成立新的国际的条件已经成熟,指示德国党和法国党抓紧进行成立新国际的筹备工作。他亲自为筹备活动确定了工作方针,审阅有关代表大会的全部文件,并且提出了一些具体措施。在他的指导和帮助下,国际社会主义代表大会,也就是第二国际的成立大会于1889年7月14日在巴黎召开。第二国际的成立,恢复了一度中断了的工人阶级国际合作,加强了各国社会主义政党和工人组织的国际团结,推动国际工人运动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在第二国际的领导和推动下,每年5月1日全世界各国工人都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显示国际工人的团结和力量;各国工人组织特别是工会迅速发展,不少国家都建立了全国总工会;争取八小时工作制和改善工人劳动条件的斗争此起彼伏、不断高涨;工人阶级的政治斗争特别是参加议会选举也不断取得新的胜利。

▲恩格斯晚年根据实践斗争的新形势和科学发展的新问题,对唯物史观进行补充及完善工作,在两种生产理论、历史合力论、意识形态的相对性等方面作出了探索性的发展,极大地丰富了唯物史观的内容。您怎样看待恩格斯晚年对唯物史观的捍卫与发展?

●唯物史观是马克思写作第一部著作时在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性分析中首先发现的,这部著作的导言《〈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发表于1844年2月的《德法年鉴》上。唯物史观的奠基之作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写作的《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对唯物史观作了经典性的表述。后来,恩格斯在《反杜林论》和《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第一次提出了“唯物主义历史观”的概念,并对它作了最详细的阐述。后来他说,这是迄今为止对唯物史观最好的表述。

恩格斯晚年对唯物史观的完善和发展更是引人瞩目,值得特别重视,其内容集中反映在1890—1894年他所写的五封书信中。他要求人们以辩证的思维对待唯物史观,反对把唯物史观公式化,用它来剪裁历史和现实生活。关于经济在历史发展中的作用,他说道:“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或我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12]他强调,如果有人说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或者说只有经济状况才是原因,才是积极的,其他一切都是消极的结果,是对唯物史观的歪曲。他进一步指出,历史发展是在相互作用的形式中进行的,虽然相互作用的力量很不相等,其中经济力量是最强有力的、最本源的、最有决定性的,但也决不能忽视政治、法律、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等上层建筑对经济的反作用,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13]他还特意介绍了国家权力对于经济发展反作用的三种情况。应当说,恩格斯的这些论述不仅有很强的针对性,而且更完整、更精确地阐述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

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发展了唯物史观。具体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提出了历史发展的合力论。他说:“历史是这样创造的:最终的结果总是从许多单个的意志的相互冲突中产生出来的,而其中每一个意志,又是由于许多特殊的生活条件,才成为它所成为的那样。这样就有无数互相交错的力量,有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由此就产生出一个合力,即历史结果,而这个结果又可以看做一个作为整体的、不自觉地和不自主地起着作用的力量的产物。”[14]这就科学地阐明了人类历史是怎样创造出来的。二是阐述了历史发展中必然性与偶然性的辩证关系,回答了人类历史发展为什么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提出了伟大人物是历史的产物这一著名原理。

▲有一些学者质疑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思想,认为自然辩证法是恩格斯的思想而不是马克思的思想。您怎样看待这种现象?晚年恩格斯的哲学思想是否背离了他与马克思的“共同见解”?究竟该如何理解晚年恩格斯眼中的唯物辩证法?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思想的主要成果是《反杜林论》和《自然辩证法》。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一书,开辟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新领域,奠定了自然辩证法的学科基础,为辩证唯物主义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这本书是恩格斯撰写的,但也凝聚了马克思的心血。早在1858年,恩格斯就开始关注自然科学问题,他在7月14日写信给马克思,详细介绍了19世纪中叶自然科学取得的重大成就,这些内容后来成为《自然辩证法》的重要内容。

为了证明马克思和恩格斯这方面思想的一致性,这里特别需要指出以下情况: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写于1873—1882年,当时恩格斯已经搬到伦敦,和马克思的居住地相距很近,他们完全有条件经常就撰写《反杜林论》和《自然辩证法》交换意见。1873年,恩格斯还曾专门写信给马克思,介绍自己撰写《自然辩证法》的宏伟计划。此后,他在和马克思的通信中,又多次谈到自己研究自然辩证法的情况,并就一些重要思想观点和马克思讨论。他在写作中还阅读和参考了马克思的数学手稿等自然科学研究成果。

这里还需要指出,恩格斯是从1873年开始写作《自然辩证法》的,但由于要批判杜林对社会主义运动的影响,不得不中断了该书的写作,花了两年的时间,完成了《反杜林论》这部重要的著作。《自然辩证法》中的许多重要观点,在《反杜林论》的哲学部分中以论战的方式作了论述。《反杜林论》是在马克思的支持下撰写的,马克思看过它的全文,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恩格斯为《反杜林论》所写的序言说道:“本书所阐述的世界观,绝大部分是由马克思确立和阐发的,而只有极小的部分是属于我的,所以,我的这种阐述不可能在他不了解的情况下进行,这在我们相互之间是不言而喻的。在付印之前,我曾把全部原稿念给他听,而且经济学那一编的第十章(‘《批判史》论述’)就是马克思写的。”[15]恩格斯在序言中还着重论述了辩证唯物主义的自然观和历史观的创立过程及其自然科学基础,指出:马克思和他“可以说是唯一把自觉的辩证法从德国唯心主义哲学中拯救出来并运用于唯物主义的自然观和历史观的人”[16]。从恩格斯的序言中,人们自然会得出结论,恩格斯在《反杜林论》和《自然辩证法》中所阐述的辩证唯物主义的自然观和历史观是马克思和他的共同思想,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对此作了深入的研究和系统的阐发。根据以上情况,我认为,恩格斯阐述自然辩证法的两本主要著作,马克思是完全了解和大力支持的,其中阐明的基本观点,也就是辩证唯物主义的自然观和历史观是他们两人共同的观点,不能把马克思与恩格斯对立起来,说自然辩证法只是恩格斯的思想不是马克思的思想。

▲一直以来,国内外对恩格斯对暴力革命与议会斗争的认识等问题仍然存在不同的看法和声音。如有的学者根据恩格斯的《1891 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和 1895 年 3 月 6 日恩格斯在《卡尔·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中的一些论述,提出恩格斯期待的是通过工人阶级的合法斗争取得政权,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并认为这是恩格斯对欧洲各国社会主义运动的“最后遗言”。您怎样看待这种不同的声音?

●读了恩格斯的这两篇文章,我深感他是根据时代变化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光辉典范。他认为1848年后资本主义工业化的巨大成就,不仅造就了强大的现代无产阶级,而且改变了无产阶级的斗争条件,各国无产阶级政党要根据这种变化改变自己的斗争方式,通过参加议会选举等积极进行合法斗争。要利用选举来动员和组织群众,检验无产阶级的力量,利用议会来揭露资产阶级和宣传自己的主张。他充分肯定德国、法国、比利时等国无产阶级政党在议会选举中取得的胜利,要这些政党充分利用这些合法斗争形式壮大无产阶级,提高他们的思想水平和文化素质,为最后的决战积蓄力量。他认为,无产阶级合法斗争取得的成就越大,资产阶级就会越害怕,“它们最后只有一条出路:自己去破坏这个致命的合法性”,这时“社会民主党也就可以放开手脚,能随意对付”他们了。[17]

恩格斯强调,参加普选和议会活动是斗争的形式和手段,而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由无产阶级来夺取政权。如果陶醉于当前的合法斗争和眼前利益而忘记了夺取政权和长远目标,就会沦为机会主义。他说:“为了眼前暂时的利益而忘记根本大计,只图一时的成就而不顾后果,为了运动的现在而牺牲运动的未来,这种做法可能也是出于‘真诚的’动机。但这是机会主义,始终是机会主义。” [18]

恩格斯当时也曾设想,有的国家有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可能。他说:“可以设想,在人民代议机关把一切权力集中在自己手里、只要取得大多数人民的支持就能够按照宪法随意办事的国家里,旧社会有可能和平长入新社会,比如在法国和美国那样的民主共和国,在英国那样的君主国。”[19]这是恩格斯根据资本主义的新变化作出的新论断。于是,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就出现了两种可能的途径,一种是暴力革命,一种是和平过渡。但恩格斯对于什么情况下才可能实行和平过渡,规定了十分严格的条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可能实行和平过渡,更不是有些人所说的那样,似乎恩格斯放弃了暴力革命。他在提出有的国家存在和平过渡可能性的同时,尖锐地指出,如果宣布在德国这样的专制主义国家也可能实行和平过渡,那无异于给赤裸裸的专制制度贴上遮羞布。[20]他提醒德国社会民主党人,不要以为德国目前的法律状况就足以使党通过和平方式实现自己的一切要求,而不去考虑必须用暴力炸毁旧社会制度外壳,打破“那还是半专制制度的、而且是混乱得不可言状的政治制度的桎梏”[21]。恩格斯在这里清晰地阐述了自己关于和平斗争与暴力准备两手配合的策略。

▲自从 1842 年会面后,恩格斯和马克思就开始了长达40余年的友谊和合作,他们共同撰写了《神圣家族》《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等著作,共同领导了国际工人运动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共同与各种反马克思主义思潮进行了不懈的斗争。但是,在《共产党宣言》之后,很少见到两人共同署名的著作,您认为产生这种变化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您怎样看待二者之间的学术关系?您认为二者为什么能够结成人类历史上伟大的友谊?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9世纪40年代曾经合作写过《神圣家族》《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等著作,后来就很少见到两人共同署名的著作。这主要是由他们所处环境和所面临任务的变化所决定的。

1844年8月底到9月初,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巴黎会面(这是他们的第二次会面)。当时两人都刚刚实现了“两个转变”,在交谈中了解到彼此“在一切理论领域中都显出意见完全一致”[22],于是决定合作进行理论创作,并立即动手合写他们共同的第一部著作——《神圣家族》,并于这年11月完成了这部著作。为了方便两人在写作和革命活动上的合作,在马克思1845年2月由巴黎迁居布鲁塞尔以后,恩格斯也在这年4月迁往布鲁塞尔马克思处,从这时开始,一直到1850年,他们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同一地方进行写作、办报和革命活动,这就为他们共同创作《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等重要著作创造了条件。当然,这时他们各自也写了一些著作。到了1849年8月,欧洲革命基本结束,由于德、法等国政府迫害,马克思被迫流亡英国伦敦,恩格斯也于11月到达伦敦。情况的变化使马克思开始有时间坐下来进行系统的科学研究。1850年9月底至10月初,马克思重又着手早在1844年就打算进行的批判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写作,并经常去大英博物馆。为了从物质上帮助马克思继续研究经济学理论,恩格斯在这年11月迁居曼彻斯特,重新回到欧门-恩格斯公司工作。从此以后,差不多整整20年,恩格斯不但与马克思不在一处,也没有时间与马克思合作进行写作。《资本论》的研究只能由马克思一个人进行。1870年,恩格斯结束了在欧门-恩格斯公司的工作,但《资本论》第一卷已经出版,马克思正在专心致志地进行第二、三卷的研究,这时恩格斯对马克思所能提供的最好帮助,是帮他分担领导第一国际和指导世界工人运动的工作,从而使马克思有更多时间从事《资本论》的写作。所以,从1870年起,恩格斯的很大一部分精力,都是用在协助马克思领导第一国际,以及与各种机会主义作斗争上,批判普鲁东主义的《论住宅问题》、批判无政府主义的《论权威》、批判拉萨尔主义的《给威廉·白拉克的信》,以及《反杜林论》等,都是在此期间写成的。我认为,以上的这些情况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后来很少有两人合写的著作的主要原因。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术交往,可以概括为亲密合作、相互帮助。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伟大友谊是从学术合作开始的,两个人在巴黎会面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决定合作撰写《神圣家庭》。后来马克思和恩格斯无论是居住在一个地方,还是分离在两个地方,都始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即使在恩格斯去曼彻斯特经商的20年间,他们仍几乎每天都保持着通信。他们的通信内容绝大多数都是通报和讨论学术问题。他们的重要著作,无论是合写的还是各自的,都凝聚着两人共同的心血。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二、三卷有些内容是恩格斯写的;同样,恩格斯的《反杜林论》第二编第十章“《批判史》论述”是马克思写的。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也是在他整理马克思遗稿过程中,发现了马克思在1880—1881年间对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所作的详细摘要、批语和补充材料,为完成马克思的遗愿,下决心写的著作。从这些事例中可以看出,他们是在亲密合作和互相支持中创立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他们学术合作的伟大结晶。马克思和恩格斯之间的这种友谊,是建立在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事业而奋斗的共同理想的基础上,他们都为对方无畏艰险的奋斗精神所感动,为对方的高尚人格魅力所吸引,相互结成了最崇高最无私的革命友谊,列宁称之为人类最伟大的友谊。

▲恩格斯不仅是全世界伟大的革命领袖,而且是全世界公认的科学巨匠。他的一生,是革命战斗的一生。但在这一生中,恩格斯却有20多年从事商业活动的经历,您怎样看待恩格斯的这“两种身份”?

●恩格斯的一生中,有20多年从事商业活动,这不但无损于他革命导师的光辉形象,反而彰显出他的高尚和无私,更增加了我们对他的崇敬之情。恩格斯的从商经历可以分为前后两个阶段。

青年时期的恩格斯,在父亲坚持下放弃了中学最后一年学业,从1837年9月开始,到公司当办事员、实习生,见习经商活动,但这并没有使他成为像他父亲那样的资本家,相反,他追求真理、追求进步,阅读了黑格尔、费尔巴哈、斯密、李嘉图和三大空想家的大量著作,发表了批判谢林和德国封建专制主义的文章,并在1843年底到1844年初和马克思同时实现了从唯心主义到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转变,成为一个伟大的共产主义革命家。尤其令人感动的是,他在1844年8月与马克思在巴黎会面之后,毅然放弃了经商活动,于1845年4月初迁居布鲁塞尔马克思处,把全部精力用于无产阶级解放事业。这种崇高的思想和品德是十分感人的。

恩格斯再次开始从事经商活动是1850年11月中旬。当时马克思在1848年革命失败后被迫流亡英国,全家生活极度困难,单靠微薄的稿费收入很难长期维持他的经济学研究和全家人的生活,恩格斯在和马克思的长期合作中,深知马克思的惊人天赋和所研究问题的极端重要性,为了从经济上帮助和支持马克思,他决定回欧门-恩格斯公司从事商业经营,而且时间长达20年之久。这种为了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甘愿作出自我牺牲的精神,是十分高尚的。这段时间正是恩格斯30—50岁的黄金年龄,正处在人生精力最充沛的时期,用主要精力从事商业活动,对他进行科学研究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但即便是这样,恩格斯还在工作之余研究军事学和自然辩证法,为《美国新百科全书》撰写了许多军事条目,在《纽约每日论坛》等杂志上发表了大量的军事、政治文章,并频繁地同马克思通信,讨论各种理论和学术问题。

所有这些都说明,恩格斯的“两种身份”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为了创立无产阶级革命学说的“不得已而为之”。这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需要,是恩格斯为无产阶级解放事业自觉自愿作出的牺牲,它和一般人为了赚钱去从事经商活动有着原则的区别,不能把二者混为一谈。

▲恩格斯作为一名中学都未毕业的年轻人,如何能够同马克思一起创立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成为一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并成为马克思主义的捍卫者、发展者?恩格斯身上展现出哪些人格魅力?

●恩格斯能成为受全世界无产者敬仰的伟大革命导师,不但源自于他一生的辉煌成就,同时也来自于他无限的人格魅力。这种魅力突出表现在勤奋、无私、谦虚三个方面。

恩格斯对友人说:“马克思是天才,我们至多是能手。”[23]这显然是恩格斯的自谦,他和马克思一样是世间少有的天才。然而,他们事业的成就更来自于后天的勤奋。恩格斯虽然出身于生活比较富裕的家庭,但中学还没有毕业,父亲就坚持让他去学习经商。恩格斯文化起点较低,但却十分聪慧、勤奋。他自学了欧洲许多国家的语言,马克思和他的许多著作的多种外文版本都是他亲自校订的。他研究了哲学、经济学、法学、历史学等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还研究了自然科学和人类史前社会,知识十分渊博。他虽然把20多年的宝贵光阴耗费在经商上,人生的最后十多年又以主要精力编辑出版《资本论》第二、三卷,但据统计,他撰写的著作占到《资本论》以外的全部马克思主义著作的一半以上。可以说,恩格斯的勤奋不仅弥补了他文化起点上的不足,而且更彰显出勤奋对成就恩格斯一生的意义。

无私是恩格斯人格魅力中最感人的地方。前面我们已经多次谈到,恩格斯为成就马克思而牺牲自己的例子。这里还可以再补充一些其他方面的事例,如恩格斯为了在他的有生之年使《资本论》第二、三卷问世,虽已70多岁高龄,仍夜以继日地加紧工作,有时甚至一天工作14小时。除此之外,他还一个人担负起指导各国社会主义政党和工人运动的任务,在平时经常有各国党的领导人和著名活动家到他家访问,讨论革命运动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在冬季则主要通过通信指导他们的活动。他曾用自己的稿费支持一些党的活动,并在临终前的遗嘱中,把他的全部书籍、著作权和一千英镑遗赠给德国社会民主党,将一生的大部分积蓄留给了马克思的孩子们,将他的手稿和信件遗赠给倍倍尔和伯恩施坦。他的骨灰也按照他的遗愿,撒在了伊斯特勒恩海滨的岩崖附近的近海中。

谦虚是恩格斯的又一美德。他和马克思共同创立了马克思主义,但他从来都把主要功劳归功于马克思,称自己是“第二小提琴手”。即便在马克思逝世后,他也一再强调马克思的理论贡献。1890年11月28日是恩格斯70岁生日,来自世界各地的党组织和朋友纷纷表示要为他祝寿,但恩格斯婉言谢绝了这份盛情,认为所有的荣誉都应该归功于马克思,自己承受不起太多的赞誉。后来,在德国社会民主党人倍倍尔等人的一再要求下,恩格斯才勉强同意在家中搞一个私人宴会。在学术问题上也是如此,恩格斯从19世纪50年代就开始关注和研究自然科学,先后阅读了著名自然科学家大约百余部著作,考察了自然科学发展和科学创造发明的历史,提出了对未来自然科学发展具有重大意义的思想,但在《反杜林论》中他仍谦虚地说:我尽可能地使自己在数学和自然科学方面来一次彻底的“脱毛”,甚至谦虚地称自己是自然科学的“涉猎者”。[24]

▲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其批判性和革命性。在马克思主义的创立和发展过程中,恩格斯以捍卫马克思主义为己任,与形形色色的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倾向展开了激烈斗争。您认为这种斗争精神对如今我们抵制错误社会思潮具有什么启示?

●恩格斯一生以捍卫马克思主义为己任,他所写的《反杜林论》与马克思所写的《哥达纲领批判》,堪称在批判错误思潮中捍卫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典范。他们都善于“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25],在同错误思潮作斗争中发展科学真理。

我们在与错误社会思潮的斗争中应当认真学习他们这种在批判斗争中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对于错误社会思潮,不仅要旗帜鲜明地指出其严重危害和错误所在,更要通过批判充分阐发正确观点,在论战中捍卫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说服和争取受错误思潮影响的广大群众。正是由于恩格斯在这方面做得十分成功,《反杜林论》作为一个批判错误社会思潮的著作,发挥了系统阐述马克思主义的作用,深受广大群众的欢迎,被称为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这本书由于它的巨大说服力,公开发表以后很快就使喧嚣一时的杜林主义销声匿迹。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科学,以真理的精神追求真理,不断赋予马克思主义以新的时代内涵。”[26]恩格斯的一生都在坚定地捍卫、发展马克思主义,尤其是在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为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阵地,进行了顽强的斗争。他极力主张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要同不同时期具体历史条件和各个不同国家的具体社会条件结合起来,创造性地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您认为恩格斯对待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态度对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有哪些启示?

●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同各种反对或修正马克思主义的机会主义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同时又根据资本主义的发展变化,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和无产阶级斗争方式创新,有力地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和工人运动的发展。恩格斯对待马克思主义的这种科学态度,对我们发展21世纪社会主义具有重要的启示。

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与恩格斯晚年所处的时代,都是一个急剧变化的时代。在19世纪最后25年,电的发现所引起的第二次科技革命,使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资本主义进入了帝国主义时代。恩格斯十分注意世界形势所发生的这种巨大变化,深入研究了新出现的垄断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用马克思主义回答了时代发展提出的问题,并根据形势的变化及时调整了工人阶级的斗争策略,为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我们今天也面临着和19世纪末期类似的情况。人类进入21世纪以后,信息化和智能化的发展,使人类正在进入第四次科技革命,世界出现了百年未有的大变局。在世界处于大发展大变化的情况下,我国发展和人类发展面临着一系列的新情况、新问题。从国内来看,在新科技革命加速到来的情况下,我国怎样才能占领新技术制高点,在社会主要矛盾变化以后如何调整我们的发展战略,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以后如何开启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征程,在我国和平崛起之后如何营造新的外部环境等,都需要我们学习恩格斯特别是他晚年的那种理论上的开拓创新精神,创造性地解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任务,在实践中丰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

从世界范围来看,世情的变化也向我们提出了一系列重大的问题。例如,当前正在发展的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四大趋势将使世界走何方;在21世纪我们应当争取建立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什么样的国际秩序和国家关系;各国应当怎样保护人类的共同家园——地球村,怎样合作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如战争风险、能源枯竭、生态破坏、气候变暖、人口爆炸、粮食危机等;在信息化、智能化的时代资本主义面临什么问题,发生了什么变化;等等。面对这些新情况,我们应当像当年恩格斯那样,通过研究时代的新变化,回答时代提出的新问题,推动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在世界大变局的情况下,顺历史趋势而动和逆历史趋势而动的两种势力的斗争会是十分激烈的。当前,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的斗争、合作共赢与“本国优先”的斗争、各国一律平等与维护自己霸权地位的斗争等,就反映了大变局中不同的历史指向,我们要选择站在正确趋势一边,利用这种大变局带来的历史机遇,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开辟马克思主义的新境界,为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

▲今日之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人类向何处去”的问题亟待回答,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振兴面临新机遇,各国马克思主义者需要把握时代脉搏,顺应时代规律,引领时代潮流,担负起创新发展 21 世纪马克思主义的时代使命。您认为,当代马克思主义者如何才能担负起这个时代使命,让马克思主义在新时代拥有更加强大、更有说服力的真理力量?

●时代发展催生伟大的理论。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列宁通过对帝国主义时代特点的分析,提出了无产阶级革命可以在一国或数国首先取得胜利等重要思想,创立了列宁主义,领导俄国十月革命取得了胜利。邓小平也十分重视时代的发展变化,及时提出时代的主题已经由战争与革命转变为和平与发展,并根据世界形势的这种变化,下决心实行改革开放,创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现在世界进入了21世纪,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不断发展,全球一体化加速推进,人类正迎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如何认识当前世界形势及其发展趋势,如何解决新时代提出的新任务、新问题,呼唤着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为马克思主义的大发展提供了十分重要的机遇和推动力。我们应当抓住这个重要机遇,承担起马克思主义者的重任,努力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研究21世纪“人类向何处去”“全球一体化”“百年大变局”等重大问题,为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作出贡献。

马克思主义与本国实践相结合,是新时代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途径。历史的经验充分证明,各国共产党要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必须把马克思主义与时代特点和本国实际结合起来,在思考、研究世界面临的各种重大问题的过程中,在探索解决本国革命或建设问题的实践中,得出符合实际要求的新结论和新举措, 推动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断向前发展。

中国要为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作出更大的贡献。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最大的共产党,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无论对人类的发展还是对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中国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们要在世界上高举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真正承担起一个负责任大国的重任,通过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用新的成果不断丰富马克思主义,回答和解决新时代世界社会主义发展面临的问题以及整个人类发展所面临的问题。现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创新成果举世瞩目,已经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一系列重要理论,今后还将不断取得新的更大成就,为马克思主义发展和人类进步作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单位]闫志民,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吕增奎,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第四研究部;鞠俊俊,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第四研究部。

(原载《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双月刊)2020年第4期)



[①]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2009年版第525页。

[②]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2009年版第493页。

[③]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2009年版第676页。

[④]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2009年版第672页。

[⑤]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2009年版第505页。

[⑥]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2009年版第66页。

[⑦]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2009年版第540页。

[⑧]参见《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2009年版第309—310页。

[⑨]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2009年版第666页。

[⑩]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2009年版第588页。

[11]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2009年版第578页。

[12]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2009年版第591页。

[13]参见《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2009年版第591页。

[14]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2009年版第592页。

[15]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2009年版第11页。

[16]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2009年版第13页。

[17]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2009年版第552—553页。

[18]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2009年版第414页。

[19]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2009年版第414页。

[20]参见《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2009年版第414页。

[21]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2009年版第413—414页。

[22]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2009年版第232页。

[23]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1卷第336页。

[24]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2009年版第13页。

[25]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1卷第416页。

[26] 《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深刻感悟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 谱写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篇章》,参见人民网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8/0424/c1024-29947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