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七大:实现全党空前团结和统一

作者:钟波   发布时间: 2020-09-15   
分享到 :

75年前的4月23日,苏联红军攻入德国柏林的第二天,一个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大会—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开幕了。在杨家岭的一个小山包脚下,早在两年前就由延安自然科学院的一位留苏学生设计,中央机关工作人员自己动手,建造了一座大礼堂。七大就在这座别具风格的礼堂里举行。

出席大会的正式代表544名,候补代表208名,代表着中国共产党121万党员,日本共产党和朝鲜共产党代表应邀参加。主席台正中悬挂毛泽东、朱德画像,两边悬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画像,上方悬挂“在毛泽东的旗帜下胜利前进”的红色横幅,会场后面挂着“同心同德”的题词,两侧墙上插着24面红旗,象征中国共产党走过了24年的奋斗历程。红旗底下表示胜利的V字形插座上整齐地写着“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八个大字。

这是一次激动人心的大会。在雄壮的国际歌中,大会主席团成员、秘书长任弼时宣布大会开幕,并发表了简短的演说。毛泽东在大会上致开幕词、闭幕词,提交了《论联合政府》的书面政治报告,并作了口头报告和结论,以及关于选举问题的讲话。朱德作了军事报告和结论,刘少奇作了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和讨论组织问题的结论,周恩来作了关于统一战线的报告,任弼时、陈云、彭德怀、陈毅等20多人作了大会发言。

“我们党产生了自己的领袖”

七大是一次迟来的大会,距离1928年6月召开的六大已经过去17年,其间,我们党历经艰难曲折。17年前,在大革命失败的低潮中,为了摆脱白色恐怖,党的六大不得不远赴莫斯科召开;17年后,我们党已有121万党员、91万军队、220万民兵,19块根据地拥有近1亿人口,这是空前的成就。

成就是如何取得的?在大会开幕典礼上的讲话中,任弼时开宗明义地讲道:“在24年的奋斗过程中,我们党产生了自己的领袖毛泽东同志。毛泽东同志的思想,已经掌握了中国广大的人民群众,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

“我们党产生了自己的领袖”,是大会发言中大家普遍提到的。其中,刘少奇在大会上作的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集中表达了大家的意见。他说:“这是很重要的,就是我们的党,已经是一个有了自己伟大领袖的党。这个领袖,就是我们党和现代中国革命的组织者与领导者—毛泽东。”“他已为我们全党和全国广大人民所熟悉,他之成为我们党和中国民族与中国人民的领袖,正是我们全党和全国广大人民所审慎选择的结果。”

伟大的斗争必然会产生伟大的人物。历经20多年的艰苦奋斗,大浪淘沙,我们党终于在实践中产生了自己的领袖。大会通过的党章规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践之统一的思想— 毛泽东思想,作为我们党一切工作的指针”,这是中国共产党成熟的标志。

“两种中国之命运”

在中共召开七大的同时,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也在重庆拉开帷幕。两个大会,有着完全不同的目的,代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中国之命运。毛泽东在开幕词中讲道:“我们这次大会是关系全中国四亿五千万人民命运的一次大会。中国之命运有两种:一种是有人已经写了书的;我们这个大会是代表另一种中国之命运,我们也要写一本书出来。”

在中国人民面前摆着两条路:光明的路和黑暗的路,有两种中国之命运:光明的中国之命运和黑暗的中国之命运。面对这样的两条道路和两种命运,我们党的选择是什么?毛泽东坚定不移地指出:“我们应当用全力去争取光明的前途和光明的命运,反对另一种黑暗的前途和黑暗的命运。”

第二天,毛泽东向大会提交了《论联合政府》书面政治报告,这就是毛泽东在开幕词里说的“我们也要写一本书出来”的“书”。报告此前在广泛听取党内意见的基础上,于3月31日在六届七中全会上讨论通过。

报告阐明了中国共产党解决中国问题的纲领和政策,系统地总结了八年抗战中,国共两党由于执行两条不同路线而呈现的两种完全不同结果,指出这“是关系着几万万人民生死问题的原则的争论”。报告最后提出了党的三大作风: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作风、和人民群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作风、自我批评的作风。三大作风的提出,对加强党的建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论联合政府》的报告是公开发表的。它被印成小册子广泛散发,不仅在延安和各抗日根据地产生巨大影响,在大后方也引起轰动。这本小册子在重庆发行了三万册,“有人接到后一夜未睡觉,一直看完”。正在参加国民党六大的有些代表看了后也称赞:“共产党说的头头是道,有办法。”

“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

选举新的中央委员会是七大的一项重要议程。这项工作做得如何,直接关系到这次大会能否开成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

5月17日,大会主席团和各代表团主任召开了联席会议,决定由任弼时、刘少奇、周恩来、彭真、李富春五人组成一个非正式的委员会,和各代表团商议提出中央委员的候选名单。

当时议论得最多的就是按照什么原则来进行选举,争论主要集中在三个问题上:犯过错误的同志应不应该选;这届中央委员会要选拔许多新同志,还要不要照顾各个方面;候选人是不是必须要有完全的知识才能当选。针对这些问题,毛泽东专门向大会作了关于选举方针的报告。

经过细致的工作,6月9日,大会选举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44人为中央委员。李富春报告选举结果后,任弼时请在场的中央委员走上主席台,一向代表们作了介绍。

王稼祥没有当选中央委员,这让毛泽东很不安。第二天,在选举中央候补委员时,毛泽东专门谈了这个问题。他说:王稼祥虽然犯过路线错误,也有缺点,但他是有功的。主要有这么几件:一是在中央苏区时,参加了第二、第三、第四次反“围剿”的战争,和任弼时等支持毛泽东、朱德的正确主张;二是在遵义会议上,“从第三次‘左’倾路线分化出来,作用很大”;三是在六中全会上,“共产国际指示就是王稼祥同志在苏联养病后回国带回来的,由王稼祥同志传达的”;四是在中央工作期间也做了很多好事,如起草了关于巩固党的决定、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等等。

最后,毛泽东讲道,我认为他是能够执行大会路线的,而且从过去看,在四中全会后第三次“左”倾路线正在高涨时,在遵义会议时,在六中全会时,也都可以证明这一点。昨天选举中央委员,他没有当选,所以主席团把他作为中央候补委员的第一名候选人,希望大家选他。随后,王稼祥等33人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6月11日,历时50天的大会圆满结束。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毛泽东致七大的闭幕词。他讲道,我们开了一个很好的大会,一个胜利的大会,一个团结的大会,“这次大会是团结的模范,是自我批评的模范,又是党内民主的模范”,号召全党发扬“愚公移山”精神,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将革命进行到底。这篇言简意赅、热情洋溢的讲话,后来便以《愚公移山》为题收入《毛泽东选集》,影响和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

从党的七大开始,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集体建立起来了,全党实现了在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的空前团结和统一,终于在1949年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历史胜利。七大也以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载入党的史册。

(作者单位: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第二研究部)

(来源:《旗帜》2020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