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理論是科學發展觀的思想基礎和理論依據

作者:季明    發布時間:2012-07-07   
分享到 :
鄧小平理論是科學發展觀的思想基礎和理論依據
季明

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堅持統籌兼顧,堅持以人為本,樹立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發展觀,促進經濟社會和人的全面發展”]這一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科學發展觀,也是我國新世紀進入現代化建設新階段的新發展觀。搞清這一新的科學發展觀的理論源頭在哪裡,它與鄧小平理論之間有哪些內在的必然的聯系,對於樹立和落實科學發展觀具有重要的意義。

在鄧小平的著作和一系列講話、重要論述中,字裡行間無不滲透著科學發展觀的思想、涵義和意思,鄧小平理論是科學發展觀的思想基礎和理論依據,科學發展觀是對鄧小平理論繼承、豐富和發展。
一、鄧小平理論中關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理論為科學發展規的確立提供了基本出發點和依據。
早在1979年3月30日,鄧小平在黨的理論工作務虛會上就講到:“要使中國實現四個現代化,至少有兩個重要特點是必須看到的:一個是底子薄。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長時期的破壞,使中圖成了貧窮落后的國家:第二條是人口多,耕地少”,“中國式的現代化,必須從中國的特點出發。”我們講一切從實際出發,最大的實際就是中國現在處於並將長時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在社會協調發展問題上,我們既不能超越階段,脫離實際,也不能落后於現實。1987年10月黨的十三大報告闡述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以鄧小平為代表的當代中國共產黨人第一次提出和論証了我國正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闡明了初級階段的社會主義是從不合格的社會主義向合格的社會主義的過渡。此后黨的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報告,都反復強調:我國正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需要幾代人、十幾代人,甚至幾十代人堅持不懈地努力奮斗。我國正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就是科學發展觀確立的基本出發點和依據。
二、鄧小平理論中關於社會主義發展道路的論述為科學發展觀的確立提供了基本原則。
鄧小平理論在這個問題上強調:走自己的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裡面包含了科學發展觀確立的以下基本原則:第一,發展必須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但又不能把書本當教條。這也是對社會主義運動史上社會不協調發展經驗和教訓的總結。第二,發展要借鑒外國經驗,但又不照搬別國模式。這是蘇聯模式在他國失敗留給我們的深刻教訓。第三,發展必須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原則。這是鄧小平理論的精髓,也是科學發展觀的確立的基本原則。
三、鄧小平理論中關於社會主義本質的論斷是科學發展觀確立的精髓和實質。
這一論斷包含了科學發展觀的以下普遍原則﹔第一,科學發展觀是效率與公平的統一。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實現效率目標,是實現公平目標的客觀基礎,真正意義上的公平必須以效率為先導,沒有效率的公平隻能導致平均主義﹔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實現公平目標,是實現效率目標的社會保障,建立在公平基礎上的效率才有持續發展的潛力,沒有公平的效率必然導致社會秩序的失范。而“效率優先、兼顧公平”原則是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必然選擇。效率優先是初級階段的要求,兼顧公平是社會主義的體現。因為效率優先,所以我們允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因為兼顧公平,所以我們鼓勵先富帶動后富,最終達到共同富裕。第二,科學發展觀是合規律性與合目的性的統一。從合規律性的角度看,本質論既包括了生產關系一定要適合生產力發展狀況的規律,又體現了上層建筑適合經濟基礎發展狀況的規律。社會主義的根本任務,即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與社會主義的根本目標,即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正是建立在這兩個必然性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變為現實,因此本質論遵循了客觀尺度,是一個事實判斷。從合目的性的角度看,根本任務的完成和根本目標的實現,必須通過人來完成,即是說它們是歷史主體在尊重歷史規律前提下的一種自覺選擇,因此本質論同時也是遵循了價值尺度,也是一個價值判斷。第三,科學發展觀是物質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統一。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的意義決不僅限於經濟領域,甚至也不限於政治領域,它同時也關涉到人民文化生活的提高。事實上,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隻有在社會主義的經濟制度和政治制度條件下,才有實現的可能﹔共同富裕也決不意味著物質的富有和精神的貧困。這即是說,本質論是中國社會全面發展的總綱。在這裡,物質文明是政治文明與精神文明的前提和物質保障,政治文明是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的支柱和制度保障,精神文明是物質文明與政治文明的靈魂和智力保障。第四,科學發展觀是社會發展與人的全面發展的統一。馬恩從來不從抽象的意義上談論人的自由和全面發展。在他們看來,人在其現實性上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所謂的自由無非是擺脫了自然力的束縛和社會關系的奴役的那種狀態﹔所謂的全面發展無非是人的各方面潛能和素質充分、自由地發展。顯然,當我們實現了鄧小平本質論所規定的任務和目標時,個人的自由和全面發展則將是一個水到渠成的結果。
四、鄧小平理論中關於建設中國式現代化理論為科學發展觀奠定了思想基礎。
“我們的四個現代化是中國式的。”這是鄧小平從中國的國情出發,提出的統攝全局的基本概念,其內涵是豐富的,意義是重大的。第一,它決定了我們在確定建設速度、提出經濟指標時都要考慮原有的基礎,要從國情出發,提出經過努力確實可以達到的經濟指標,堅決避免過去那種盲目追求高速度、高指標的錯誤﹔在其體步驟上,要採取分步走的方針,逐步接近日標,而不能指望一步達到目標。第二,“中國式的現代化”的指標不能與發達國家和地區作絕對的比較,而要進行相對的比較。發達國家通常經過了好幾百年的發展過程,有較深厚的底子,尤其是在工業基礎、技術、人才、管理經驗和資金積累上,比我們擁有雄厚得多的實力。同時,他們一般人口較少,人均資源擁有量(耕地、礦產等)則比我國要多,因而發達國家和地區能達到的目標,在我們中國則不一定能達到。第三,“中國式的現代化”使廣大人民群眾得到的實際利益比資本主義更多。 由於中國式的現代化是建立在社會主義制度之上的,社會主義現代化所創造的財富由全體人民掌握,能夠更合理地加以分配,更有計劃地加以有效的運用,從而中國人民將享受到比資本主義條件下的人民更多的實惠。
五、鄧小平理論中確定“經濟發展分三步走”的戰略為科學發展觀提供了實施步驟。
1987年10月黨的十三大用黨的文件的形式把鄧小平“三步走”的戰略構想確定下來。十四大再次肯定了基本實現現代化必須分三步走的戰略決策,並在這個基礎上進一步提出了近期和長遠的三個奮斗目標。即在90年代,我們要初步建立起新的經濟體制,實現達到小康水平的第二步發展目標﹔再經過二十年的努力,到建黨一百周年的時候,我們將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在這樣的基礎上,到下個世紀中葉建國一百周年的時候,就能夠達到第三步發展目標,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這樣就使三步走的發展戰略更加明確,更加具體化了。在十五大報告中,江澤民依據鄧小平的“三步走”發展戰略部署指出:“展望下世紀,我們的目標是,第一個十年實現國民生產總值比二000年翻一番,使人民的小康生活更加寬裕,形成比較完善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再經過十年的努力,到建黨一百年時,使國民經濟更加發展,各項制度更加完善:到世紀中葉建國一百年時,基本實現現代化,建成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國家。十六大報告提出:“根據十五大提出的到2010年、建黨一百年和新中國成立一百年的發展目標,我們要在本世紀頭二十年,集中力量,全面建設惠及十幾億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會,使經濟更加發展、民主更加健全、科教更加進步、文化更加繁榮、社會更加和諧、人民生活更加殷實。這是實現現代化建設第三步戰略目標必經的承上啟下的發展階段,也是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和擴大對外開放的關鍵階段。經過這個階段的建設,再繼續奮斗幾十年,到本世紀中葉基本實現現代化,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國家。”
六、鄧小平理論中持續、快速、健康地發展國民經濟的思想是科學發展觀的正確指南。
第一,發展太慢也不是社會主義。這是他“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的著名論斷的進一步延伸和發展。我國90年代的年增長速度,原計劃定為6%,這個速度基本可以實現第二個翻番,但同周邊國家的差距會拉大。后經黨中央、國務院的慎重考慮,修改為年增長8%至9%。中國必須有這樣的速度。第二,力爭隔幾年上一個台階。所謂十年改革開放的高速增長,主要是指1984 ∼1988這五年的高速增長,這五年被鄧小平稱之為“加速發展”的五年。總結我們自己這些年的經驗和國際經驗,鄧小平指出:“現在,我們國內條件具備,國際環境有利,再加上發揮社會主義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在今后的現代化建設長過程中,出現若干個發展速度比較快、效益比較好的階段,是必要的,也是能夠辦到的。”第三,扎扎實實,講求效益,穩步協調地發展。鄧小平提出必須處理好加速發展同穩定協調的關系。“穩是需要的,但不能把強調穩與抓住機遇、跳躍式發展、上台階對立起來:穩定、協調是相對的,發展才是硬道理。如果不敢解放思想,不敢放開手腳,結果是喪失時機,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七、鄧小平理論中經濟發展必須依靠科技和教育的論述為科學發展觀確定了戰略重點。
鄧小平明確指出:“經濟發展得快一點,必須依靠科技和教育。我說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近一二十年來,世界科學技術發展得多快啊!高科技領域的一個突破,帶動一批產業的發展。我們自己這幾年,離開科學技術能增長得這麼快嗎?要提倡科學,靠科學才有希望。”鄧小平親自領導了若干發展高科技項目決策的制定,如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的研制、八六三高科技計劃的實施等。他對我國科學技術所取得的每一項重大成就,都表示由衷的喜悅,並給予熱情的鼓勵。鄧小平還清楚地認識到,抓科技必須同時抓教育。從小學抓起,一直到中學、大學。在一進入80年代就提出:抓教育從現在開始做起,五年小見成效,十年中見成效,十五年二十年大見成效。辦教育要兩條腿走路,既注意普及,又注意提高。 1985年5月,鄧小平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指出:“我們多次說過,我國的經濟,到建國一百周年時,可能接近發達國家的水平。我們這樣說,根據之一,就是在這段時間裡,我們完全有能力把教育搞上去,提高我國的科學技術水平,培養出數以億計的各級各類人才。我們國家,國力的強弱,經濟發展后勁的大小,越來越取決於勞動者的素質,取決於知識分子的數量和質量。一個十億人口的大國,教育搞上去了,人才資源的巨大優勢是任何國家比不了的。……中央提出要以極大的努力抓教育,並且從中小學抓起,這是有戰略眼光的一著。如果現在不向全黨提出這樣的任務,就會誤大事,就要負歷史的責任。”
八、鄧小平理論中關於社會主義發展動力和外部條件的理論為科學發展觀的確立提出了現實課題。
在這個問題上鄧小平強調,改革也是一場革命,我國社會主義必須進行經濟體制、政治體制和文教體制等各方面的改革,對外開放是改革和建設必不可少的條件,這些都為科學發展觀的確立提出了必須解決的現實課題,這些課題也完全包括在江澤民1995年9月28日在十四屆五中全會閉幕時所作的《正確處理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若干重大關系》的講話之中。這個講話內容包括這樣十二個方面的關系:改革、發展、穩定的關系﹔速度和效益的關系﹔經濟建設和人口、資源、環境的關系﹔第一、二、三產業的關系﹔東部地區和中西部地區的關系﹔市場機制和宏觀調控的關系﹔公有制經濟和其他經濟成分的關系﹔收入分配中國家、企業和個人的關系﹔擴大對外開放和自力更生的關系﹔中央和地方的關系﹔國防建設和經濟建設的關系﹔物質文明建設和精神文明建設的關系。這十二個方面的關系,既為科學發展觀的確立和提出,也為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順利發展提出了現實課題和提供了大思路。
九、鄧小平理論中“三個有利於”論斷為科學發展觀提出了評價的根本標准。
針對人們長期以來姓“資”姓“社”方面的爭論,鄧小平在1992年的南巡談話中明確指出:“判斷的標准,應該主要看是否有利於發展社會主義社會的生產力,是否有利於增強社會主義國家的綜合國力,是否有利於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江澤民在新世紀提出了“始終代表中國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代表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從根本上說,“三個代表”重要思想與“三個有利於”的思想是一脈相承、完全一致的,它們共同成為檢驗我國經濟社會是否科學發展的根本標准。它們都是唯物主義的標准,辯証法的標准,也是符合我國國情和時代特征的標准。
總之,鄧小平理論是我們黨今天提出科學發展觀的理論依據。提出科學發展觀,是我們黨高舉鄧小平理論偉大旗幟,對鄧小平理論的豐富、繼承和發展。當前,堅持科學發展觀,關鍵是要在實踐中自覺以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堅持統籌兼顧,堅持以人為本,樹立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發展觀,促進經濟社會和人的全面發展,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宏偉目標。
(來源:《廣東省社會主義學院學報》2004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