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發展觀指導下的中國特色軍事變革

作者:    發布時間:2014-11-25   
分享到 :

科學發展觀指導下的中國特色軍事變革

劉志青

20世紀90年代起,中國積極實行信息化軍事變革,國防和軍隊建設突飛猛進,但是與世界先進國家仍然有差距。20051221日,胡錦濤指出科學發展觀對國防和軍隊建設的總體要求是:“堅持黨絕對領導下的人民軍隊的根本性質和宗旨,著眼有效履行新世紀新階段我軍歷史使命,以提髙信息化條件下的威懾和實戰能力為根本出發點和落腳點,全面加強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建設,全面落實‘五句話’總要求,統籌中國特色軍事變革與軍事斗爭准備,統籌機械化建設與信息化建設,統籌諸軍兵種作戰力量建設,統籌當前建設與長遠發展,統籌主要戰略方向建設與其他戰略方向建設,進一步實施科技強軍戰略,著力推動軍事理論創新、軍事技術創新、軍事組織體制創新和軍事管理創新,加快轉變戰斗力生成模式,充分發揮廣大官兵的主體作用,堅持軍民結合,寓民於軍,實現國防和軍隊建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總政治部:《國防和軍隊建設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重要的論述選編》,2010年,第2122頁。】錦濤提出以科學發展觀“統籌中國特色軍亊變革”,既強調突出重點,又強調協調發展,經過近十年的實踐,中國軍事變革在體制編制調整、數字化戰場建設、人才隊伍建設、聯合作戰訓練等方面都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其豐富經驗值得認真總結。

一、走復合式發展道路,調整體制編制

中國信息化軍事變革是在機械化尚未完成的情況下實行的,對軍隊建設和國防建設沖擊較大。20051221日,胡錦濤提出:“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要從我國的國情和軍情出發,按照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三步走’的戰略構想,以建設信息化軍隊,打贏信息化戰爭為戰略目標,堅持以機械化為基礎,以信息化為主導,推進機械化和信息化的復合發展,實現部隊火力、突擊力、機動能力、防護能力和信息能力整體提:增強我軍信息化條件下的威懾和實戰能力。”【總政治部:《國防和軍隊建設貫徹落實科學發展現重要論述選編》,2010年,第2324頁。】

按照機械化軍隊建設的目標,中國人民解放軍需要保持一定的員額,按照信息化軍隊建設的目標,中國人民解放軍則需要輕型化。為了兼顧機械化與信息化軍隊建設復合式發展的需要,中國人民解放軍在20世紀80年代裁減了100萬人,90年代又裁減了50萬人。適當減少員額使軍隊更加精干,有限的軍費發揮了更大的效益,實踐証明,兩次裁軍完全符合中國軍隊建設的實際要求:200391日,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宣布,2005年前再裁減20萬人,使軍隊總員額保持在230萬人(陸軍部隊是裁減的重點,共減少編制員額13萬余人。省軍區、軍區機關及其直屬單位是裁減的次重點,共減少編制員額6萬余人。[1]胡錦濤關於“復合發展”方針提出后,精簡整編方向更加明確。

根據中共中央批准的《2005年前軍隊體制編制調整改革總體方案》,軍隊體制編制調整的任務是:壓縮規模,改革體制,優化結構,調整編組,完善制度,從編成結構上提升軍隊戰斗力,因此,與裁減員額相對應的調整體制,理順軍隊內部關系。(1)精簡機關、直屬單位和院校。全軍團以上機關部門減少3000余個,團以上直屬單位減少400余個,院校減少15所,訓練機構減少31個。(2)優化軍兵種內部結構。宣點提高各軍兵種高新技術部隊的比例。(3)改革完善領導指揮體制。重點精簡軍以上機關和直屬單位,減少指揮層次,健全作戰指揮體系,強化指揮功能:調整機關職能.撤並部門,減少內設機構和人員。(4)深化聯勤保障體制改革,提高綜合保效益。擴大以軍區為基礎的聯勤保障范圍。減少重復設置的保障機構,裁減后勤人員。(5)改善官兵比例。減少軍官和文職干部17萬人,增加士兵的比例。(6)調整院校體制編制。健全軍地並舉培養軍事人才的體制和制度,完善以任職教育為主體、軍事高等學歷教育和任職教育相對分離的新型院校體系。按照規模化、集約化辦學的要求,優化院校體系結構,精簡部分軍地通用或同類數量偏多的院校,合並同駐一地或任務相近的院校。[2]

2005年年底,中國人民解放軍圓滿完成了體制編制調整改革,陸軍佔全軍總員額的比例下降了15%.海軍、空軍,第二炮兵佔全軍總員額的比例提高了38%。通過壓縮規模和優化結構,人民解放軍提高了作戰能力。這次體制編制調整是繼20世紀80年代、90年代之后的又一次成功嘗試。

二、整合資源,投入數字化戰場建設

自美國在海灣戰爭后提出數字化戰場的概念后,許多國家經過理論研究和實踐探索,對此有不同的表述。中國專家認為,“所謂數字化戰場,是指以覆蓋整個作戰空間的信息網絡為基礎,將各個信息化作戰環節連接在一起,實現了信息收集、傳輸、處理和運用的自動化和高度體化的戰場。”[3]數字化戰場的實質是一個把戰場上各種信息系統、信息化武器系統、數字化部隊連接在一起的大系統,數字化戰場的目標是在數字化、信息化的基礎上實現戰場各個作戰環節的智能化,數字化戰場主要包括指揮控制系統、情報偵察系統、預警探測系統、電子戰系統、信息傳輸系統、數字化部隊和后勤保障系統等。數字化部隊是數字化戰場上作戰的主體,指揮控制系統是數字化戰場建設的重點,武器裝備數字化是實現戰場數字化的前提,信息傳輸系統是構成數字化戰場建設的基礎,是實現其他各個系統互聯、互通、互操作的紐帶。

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中國人民解放軍為貫徹中央軍委新時期軍事戰略方針和科技強軍戰略思想,追蹤世界軍事強國數字化戰場的發展,尋求信息化發展對策,對數字化戰場較早地進行了理論研究。其中,主要對陸軍數字化部隊建設及其武器裝備展開研究實驗,探索數字化部隊建設的基本規律。2004年,數字化裝甲合成營建設的試驗取得了實質性的突破。先后完成幾十種數字化裝備的研制、生產,完成軟件系統的總體設計及數個子系統的開發,完成數字化裝甲合成營建制內各種武器裝備的改進設計,完成戰場目標探測識別系統樣機的研制,完成了全部數字化裝備的聯網調試,建成了具有多種功能的數字化信息系統。

試驗中的數字化裝甲合成營戰斗編成由6個部分組成:戰斗單元由坦克分隊和裝甲歩等地面主要突擊力量編成﹔火力支援單元由自行火炮連和反坦克導彈分隊等編成﹔防空單元由自行高炮分隊和防空導彈分隊等編成﹔情報單元由上級派出負責實施直接戰術情報支援的偵察直升機、裝甲偵察車以及其他地面偵察設備與人員編成﹔戰斗保障單元由與裝甲機械化部隊具有同等機動能力和防護能力的工兵分隊、防化分隊以及其他特業分隊等編成﹔戰斗勤務單元由裝務有各型履帶式車輛的后勤、技術保機構等編成。各作戰單元之間,橫縱向信息鏈路完全實現無縫連接,具有情報獲取與分發、戰場信息綜合處理、戰場指揮與控制、輔助決策和火力協調5種功能。

中國陸軍數字化試驗部隊建設以裝甲步兵為主體是經過比較的結果。摩托化歩兵在人民解放軍陸軍構成中佔有一定比例,但是由於戰場機動能力、防護力、攻擊力薄弱,已成為淘汰兵種,不適宜進行數字化建設。坦克兵是人民解放軍陸軍作戰的主體,陸軍數字化建設也以坦克兵為楔入進行過試驗,但是由於未來數字化戰場上武器射程更遠、精度更高,主要採取非接觸性戰法實施作戰行動,笨重的坦克不能適應數字化戰場快速、效作戰的要求。裝甲歩兵靈活、快速,特別是輪式裝甲歩兵良好的戰場適應能力,終成為人民解放軍陸軍數字化部隊建設的主體兵種。

實驗証明,數字化裝備能夠提高部隊的戰斗力,但裝備潛力並沒有完全發揮出來。實驗部隊雖然已用較長時間熟悉裝備並進行日常訓練,還制定了新的戰術和使用守則,但是因為理念和運用方法不完全相同,在傳統思維尚未完全消除的過渡期內仍以傳統習慣操作新裝備,使數字化裝備的效果大打折扣。部隊在接收數字化裝備后,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新裝備研究、新編制研究和新理論落實上,影響了官兵基本作戰技能、體能訓練和戰術訓練的質量。

中國數字化戰場建設雖然也取得重大突破,但相對於數字化部隊的建設還比較落后,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1)指揮控制系統建設雖然已經初具規模,為戰場數字化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但是沒能同其他系統形成綜合體系,一體化程度不高﹔野戰系統適應性差.難以適應惡劣的戰場環境﹔已建或在建系統末能實現與武器系統的交鏈配套.指揮網絡無法傳遞實時控制信息,多數指揮所難以對武器系統進行有效監控﹔安全保密水較低。(2)情報偵察系統已具備多種手段互補的能力,初步形成比較完整的偵察體系。但是在情報偵察需求方面的研究相對滯后,與主戰武器不配套,系統一體化程度低,整體效能不高.安全防護措不健全﹔情報偵察自動化裝備未納入軍隊裝備科研、管理體系,不能滿足現實軍事斗爭及長遠發展的要求。(3)預警探測系統已經建立起對付中高空常規飛機的防空體系,但是缺乏地空一體化探測系統總體分析與驗証的必要手段﹔在太空領域發展預警探測僅僅是剛開始。(4)電子對抗系統已初步具備在一般條件下應付陸上小規模局部戰爭和武裝沖突的能力,新研制的具有抗干擾能力的裝備已陸續裝備部隊,但是與周邊國家和地區軍隊相比,中國海空軍戰場電子對抗力量比較薄弱,與未來主要作戰方向的需要不相適應。(5)在信息傳輸系統方面,傳統的話音業務通信量逐漸減少,數字化的非話業務通信量不斷增加,戰場數據、圖像、視頻通信率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長,有利於提高指戰員對戰場態勢的感知能力,但是信息傳輸系統一體化程度低﹔網絡結構單薄,整體效能不高﹔管理手段落后,自動化程度較低﹔對多媒體業務的支持能力弱,安全防護措施不健全。(6)在武器裝備系統方面,中國自主研制發了一些適合部隊現行裝備使用的信息系統,如定位導航系統、初級戰場管理信息系統等數字化信息系統或裝備,並利用一些信息技術或嵌入式信息系統、數字化裝備改造了主戰坦克、裝甲指揮車、步戰車:火炮及艦船等武器裝備,但是數字化武器裝備數量少、規模小,數字化武器平台通用化、系列化,信息化水平低,單兵數字化系統基本還是空白。(7)對后勤保障系統在數字化戰場中的特殊地位已經有些理論研究,並引進了外軍的聚焦式后勤理念,但是在實踐上基本還是空的,技術上難題多、缺乏經驗﹔不同兵種、兵種難以實現內部的互聯互通﹔信道傳輸容量有限﹔計算機系統和數字化后勤裝備保障信息系統的防護性和可靠性有待提高﹔后勤保系統建設投人少,經費不足﹔宮兵素質與數字化后勤裝備保障建設的要求還有一定的差距。[3](pp1332)

三、實施人才戰略工程,加強人才隊伍建設

為實現軍隊建設的目標和為軍事斗爭做准備,急需培養新型高素質的軍隊人才隊伍。20039月,中央軍委頒發了《實施軍隊人才戰略工程規劃》,規劃著眼於建設信息化軍隊、打贏信息化戰爭的要,明確提出新世紀新階段人民解放軍在培養新型高素質軍事人才隊伍工作中,重點是建設好新型高質軍事人才的“五支隊伍”:一是建設一支具打戰略眼光、能夠敏銳洞察和准確把握世界軍事發展趨勢、能夠完成軍隊建設任務和做好軍事斗爭准備、掌握信總化軍隊建設理論和息化戰爭指揮理論、熟悉信息化條件下聯合作戰理論和本部隊主戰裝備及指揮系統的新型高素質指揮軍官隊伍﹔二是建設一支具有全面過硬的軍事素質.善於對信息化軍隊建設和信息化作戰問題出主意、拿辦法.具有較高的科學文化修養的型高素質參謀隊伍﹔三是建設一支懂當代科技,能夠站在世界科技發展前沿,組織謀劃武器裝備創新發展和組織關鍵武器裝各技術攻關的新型高素質科學家隊伍﹔四是建設一支精通高新武器裝備性能,能夠迅速排除高新武器技術專家隊伍﹔五是建設一支具備專業技術基礎知識,能夠熟練掌握和正確操作高技術武器裝備,在訓練和作戰第一線直接操縱主戰裝備的新型素質隊伍,為確保各項目標落到實處,規劃出實施人才戰略工程分兩歩走:第一步,2010年前主要打好基礎、理順關系,力爭使人才隊伍狀況明顯改觀﹔第二歩,2020年前主要是加快發展、整體推進,實現人才建設大的進步。這中國人民解放軍出台的第一個人才建設的宏觀發展規劃。[4]

自從實施新的士官制度以后,人民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士官隊伍建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20051月,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后勤部、總裝備部頒發《關於加強士官人才隊伍建設的意見》,從運行機制和政策法規上保証了士官隊伍建設的持續發展。意見包括6個方面的內容:要切實把士官隊伍建設擺到人才強軍的戰略地位﹔完善選取制度,從源頭上保証士官隊伍質量﹔全面提高士官人才隊伍的整體素質﹔充分發揮士官人才隊伍的骨干作用:加強思想政治建設.確保士官隊伍政治合格:完善管理機制,充分調動士官人才隊伍的性和創造性。此后,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后勤部、總裝備部還相繼頒發了《士官學員招生工作實施辦法》、《士官管理規定》、《士官學員畢業分配工作規定》、《士官探親休假規定》等,修改完善了《全軍士官編制標准》,深化和完善了士官制度改革。[5]

為配合人才隊伍建設,獎勵制度也逐步健全。2006327日,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后勤部、總裝備部聯合頒發《中國人民解放軍專業技術人才獎勵規定》,對此前實行的不隊專業技術人才的主要獎項進行了規范,擴大了獎勵名額,提髙了獎金數額。[6]9月,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后勤部、總裝備部聯合下發通知,確定設立和實施全軍優秀指揮軍官、參謀人才獎,每年表彰一批優秀指揮軍官和參謀。[7]

實驗人才強軍戰略,既要解決好軍隊需要的優秀人才的來源問題,又要同時解決好人才進入部隊后的長期使用和保留問題﹔既要吸引軍隊內高層次人才,又要吸引地方高層次人才以多種形式為軍隊建設提供智力支持。20078月,中央軍委向全軍下發《軍隊吸引保留高層次專業技術人才的規定》,從“引進和利用社會人才資源”、“完善管理使用辦法”、“健全激勵機制”和“加強組織保障”4個方面進行了規定,首次在軍隊專業技術人才隊伍建設中建立院士顧問制度﹔首次設立首席專家崗位﹔首次設立作戰部隊技術專家人才榮譽章制度﹔首次建立選拔社會髙層次專業技術人才到部隊服軍官預備役制度﹔首次實行軍隊髙層次專業技術人才學術休假制度和療養制度。[8]

為了培養和造就能有效改造新世紀新階段歷史使命的大批高素質新型軍事人才,人民解放軍繼續深入推進人才戰略工程。2010年,中央軍委頒布《軍隊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確立了以能力轉型為核心的人才發展戰略,提出了2020年前人才發展的目標體系和戰略舉措,建立健全了人才發展戰略管理和效益評估機制。

四、開展戰法研究,加強聯合作戰訓練

20世紀80年代,中央軍委針對諸軍兵種指揮員合同作戰意識薄弱、部隊合同作戰能力低同戰術三個層次,逐級訓練,逐級合成,逐級形成戰斗力。改革的重點是在全軍層面上規范統一單兵、分隊和合同戰術訓練。到20世紀末,各大軍區、軍兵種均建成了合同戰術訓練基地,基本實現了戰場仿真、模擬敵軍、作戰能力評估、綜合保障數字化。合同戰術訓練基地以“實戰化訓練”為標准,組織官兵訓練和考評,組織諸軍兵種合同戰術訓練演習。軍隊院校則成立了院校協作中心,以“加強協作區內院校、部隊和科學研究機構等單位之間的教育和訓練協作”。[9]

20世紀90年代起,世界局部戰爭越來越凸顯出一體化聯合作戰的特點,信息主導、體系對抗、多維一體、聯合作戰等特征越來越明顯,戰爭勝負主要取決於交戰雙方參戰力量“聯”的能力。世界局部戰爭呈現出的新特點要求我軍的軍事訓練必須由單一層次到多個層次、由單一軍()種到諸軍兵種、由“單一型”向“聯合型”轉變,確保部隊逐級訓練、逐級合成,直至形成一體化聯合作戰能力。19991月,中央軍委首次頒發《中國人民解放軍聯合戰役綱要》,標志著聯合作戰理論和實踐進入劃時代的發展階段。20018月,第七代《軍事訓練與考核大綱》頒布,首次把聯合訓練納入軍事訓練“母法”體系,總結開展聯合訓練的經驗,借鑒世界主要國家軍隊的一些做法,從宏觀上對聯合訓練的對象、任務、組織與實施做出了原則規定,為全軍開展聯合訓練提供了基本規范。

20021227日,江澤民在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講話指出:“聯合作戰是現代戰爭的主要作戰形式。隨著信息化的發展,聯合作戰不斷向更高階段發展,未來將發展成為各軍兵種部隊一體化的聯合作戰。過去,諸軍兵種之間在作戰和訓練上主要強調是支援和協同關系。聯合作戰和聯合訓練的實踐少,聯合作戰理論的研究也很不夠,”現在看來還要大大加強對諸軍后種聯合作戰問題的研究,以推動我軍聯合作戰理論和實踐的發展。[10]一體化聯合作戰是信息時代的產物,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借鑒外軍經驗,在思考和設計中國特色軍事變革道路的問題時在作戰形式上做出的一種戰略選擇。它既不同於人民解放軍某一軍種內部的兵種為主實施的合同作戰,也有別於以往諸軍兵種鬆散協同的協同性聯合作戰,其實質是充分利用現代信息的滲透性、聯通性和融合性,實現諸軍兵咱力量單元、作戰體系要素的綜合集成,以及信息的實時互聯互通與共享,形成一體化的作戰體系,達成作戰行動的高度協凋與作戰結果的精確高效。一體化聯合作戰思想,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事訓練指明了新的方向,改變了單一軍兵種自我封閉的訓練狀態,樹立了開放訓練、系統集成、整體提高的聯合訓練觀念,實現了由有限環節聯合向全方位、全過程聯合訓練轉變,由單一軍()種聯合向諸軍()種聯合訓練的轉變。

20066月,全軍軍事訓練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出台了《中央軍委關於加強新世紀新階段軍事訓練決定》和四總部貫徹落實意見,進一步強調了軍事訓練的戰略地位﹔著眼於促進戰斗力生成模式轉變和部隊建設轉型,進一步規劃了軍事訓練的目標任務﹔著眼於用科學發展觀統領軍事訓練,進一步明確了軍事訓練的整合功能﹔著眼於人民解放軍履行“三個提供發展發揮重要作用”(即要軍隊為黨鞏固執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証,為維護國家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提供有較往年戰略支撐,為維護世界和平與促進共同發展發揮重要作用,)進一步拓展了軍事訓練的基本內涵﹔著眼於扎實做好現實軍事斗爭准備,進一步強調了以練為戰的問題。全軍軍事訓練會議后,一體化聯合作戰訓練深入扎實地開展起來。

200610月,陸軍、海軍、空軍、二炮、武警、科研試驗部隊、預備役部隊開始對《軍事訓練與考核大綱》進行修訂,200911日,新大綱頒布,在5個方面實現了突破:在適應多樣化軍事任務上,重點充實以應急作戰為重點的戰爭行動訓練內容,拓展非戰爭行動訓練內容﹔在適應官兵知識能力新要求上,主要是結合官兵的能力素質需求,系統設計各類崗位人員的訓練內容﹔在適應聯合作戰要求上,使聯戰聯訓進人各軍兵種、各專業、各層次的訓練之中,在適應戰斗力生成模式轉變上,全面加大訓練內容的信技術含量﹔在適應信息化戰場環境上,加強復雜電磁環境下訓練,從內容、條件、方法、標准和考評等方面進行充實和規范。與此同時,全軍在以往協作訓練試點經驗的基礎上,充實完善了《軍事訓練區域協作暫行規定》、《聯合戰斗訓練綱目》,為區域協作訓練提供了基本依據和制度保証。

2002年成立的由陸軍集團軍牽頭的一體化聯合作戰訓練協作區,是適應一體化聯合作戰的有效組訓與形式。至2010年年底,經過不斷完善,每一個戰區至少建立一個軍事訓練協作區。它按照訓戰一致、主動協調、優勢互補、共同提高的原則,組織實施聯合作戰理論研究、聯合訓練內容體系構建、聯合訓練綱目和指導法試行、聯合作戰實兵演習、復雜電磁環境下作戰訓練。各協作區堅持從難從嚴從實戰出發,充分發揮了協作區軍兵種力量集中、部隊駐地相鄰的優勢,緊密結合使命任務,統籌安排一體化聯合作戰訓練課題,各級主動組織實施區域協作訓練﹔把培養人才作為區域協作訓練的重要任務,加大人才培養與交流的力度,拓寬人才培養渠道,充分發揮協作區的育人功能,在培養復合型人才上邁出了新的步伐﹔各協作區構建擴展聯合訓練平台,加強虛擬平台和訓練基地建設,發揮網絡模擬訓練對聯合訓練的整合作用﹔探索適應一體化聯合作戰需要的聯合訓練、作戰要素集成訓練和不同層次訓練的方法﹔把基地訓練作為組織部隊實兵演習、考核和檢驗新裝備作戰效能的重要實踐平台,把模擬訓練作為信息化武器裝備操作訓練和作戰指揮訓練的重要環節,把網絡訓練作為部隊訓練和院校訓練教學的重要形式。就總體而言,雖然目前協作聯合訓練的水平還基本上處於起步階段,但是隨部隊聯合訓練大綱的頒布施行、聯合作戰指揮人才培養力度的加大、聯合訓練體制調整工作的啟動,協作區為一體化聯合作戰訓練提供了廣闊的發展空間。

中國人民解放軍在聯合基礎訓練、聯合專項訓練、聯合指揮訓練和聯合實兵演習上,不斷創新訓練內容。全軍以科學有序的宏觀調控為重點,進行軍兵種訓練整合與資源優化,創造陸海空軍“聯訓”的條件,提髙了諸軍兵種聯合作戰的整體素質和能力﹔突出指揮機關一體聯動,確立了聯合訓練的體系結構、技術支撐、訓練方式和保障模式,以作戰指揮集成訓練為重點,產生了此前數次訓練改革未曾有過的效果。

南京軍區、北京軍區、濟南軍區各自設有一支獨立的“藍軍”部隊,三者的戰術側重點有所不同。“藍軍”官兵的實戰經驗與文化素質都在平均水准以上,對於信息化裝備的掌握程度也更出色。隨著技術的進步,諸如空包彈、發煙手雷乃至激光模擬系統的廣泛運用在“紅藍對抗”中已是越來越常見,幾乎所有陸軍部隊都要定期前往各大合成訓練基地進行實兵對抗演習。中國人民解放軍陸海空部隊還與俄羅斯、印度、泰國、新加坡、澳大利亞、新西蘭、加蓬、蒙古、羅馬尼亞、巴基斯坦、哈薩克斯坦、土耳其、秘魯等國軍隊共同實施了聯演聯訓。2007年中外軍隊聯演聯訓6次,20082次,20096次,201011次。[11]以“戰略級磋商、戰役級籌劃,戰術級實兵行動”為主要特征的聯演聯部模式,開拓了中外雙邊和多邊演聯訓的新領域,提高了中外軍事務實合作水平,適應國家之間進行有效安全合作的客觀需要,增強了中國與有關各國的安全互信,成為中國打造安全穩定環境的一條重要途徑。

[參引文獻]

[1]王文杰:《黨中央、中央軍委決定我軍再裁減員額20萬》,《解放軍報》200392日。

[2]蘇若舟、耿建國《我軍如期完成裁減員額20萬任務》,《解放軍報》200619日。

[3]秦宜學等:《數字化戰場》,國防工業出版社2004年版,第5頁。

[4]《中央軍委頒發(實施軍隊人才戰略工程規劃)》,(解放軍報》200398日。

[5]楊善申、蘇若舟:《關於加強士官人才隊伍建設的意見》,《解放軍報》2005125日。

[6]《中國人解放軍專業技術人才獎勵規定》,《解放軍報》2006327日。

[7]《全軍優秀指揮軍官和參謀人才獎設立》,《解放軍報》200696日。

[8]《中央軍委印發(軍隊吸引保留高層次專業技術人才的規定)》,《解放軍報》200783日,

[9]《中國人民解放軍院校教育條例》,《解放軍報》200031日。

[10]《江澤民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585頁。

[11]2008年中國的國防》,《人民日報》2009121日﹔《2010年中國的國防》,《人民日報》201141日。

[作者簡介]劉志青,研究員,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世界軍事研究部,100091

(來源:《當代中國史研究》2012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