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學文:在中國毛澤東詩詞研究會第十五屆年會上的學術小結

作者:    發布時間:2015-12-17   
分享到 :

把研究視野拓展得更寬闊一些

——在中國毛澤東詩詞研究會第十五屆年會上的學術小結

2015112日)

中國毛澤東詩詞研究會常務副會長 董學文

同志們、朋友們:

一天的研討,很快就結束了。時間雖短,但收獲很大。我同大家一樣,有種意猶未盡之感。為什麼會這樣呢?我想,這主要是因為會上不少的發言和論文,撩撥了大家內心涌動的思緒與激情。我們這次會議主題“毛澤東詩詞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使大家有著傾吐不完的欲望和沖動。記得在延安開那屆年會時,其會議主題是“毛澤東詩詞與中國共產黨的發展歷程”。這兩個議題之間,確實有彼此互補、交相輝映的功能。我們深切地意識到,毛澤東詩詞不僅是形象感人、詩意盎然的黨史畫卷,是用詩詞寫就的波瀾壯闊的黨的歷史,是從苦難輝煌的黨史中升華出來的好詩,同時它也是我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夢想最為生動和形象的藝術載體,是中華兒女信念、意志、理想、抱負最大公約數的震撼人心的形象表達。正因為如此,毛澤東詩詞才能最強烈地觸動每個研究者的情感深處和敏銳神經。我們似乎可以作這樣的一個大膽而浪漫的設想,那就是當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實現夢圓的時候,中國人民一定會把朗誦毛澤東詩詞當作高奏勝利的凱歌,當作十分豪邁而愉悅的審美精神享受,因為毛澤東詩詞中凝聚著中華民族幾代人奮斗的足跡和美好的夙願,抒發著全體中華兒女的共同的心聲和追夢的期盼。中國夢,說穿了就是中華民族巍峨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志氣和願望,是中華民族對人類和世界作出更大貢獻的抱負與理想。毛澤東詩詞,恰是這個夢想的藝術呈現,因而它有無窮的力量。我們的一些論文和發言,對這一點是表述得很清楚的。

這次年會,我們共收到論文(包括個別詩作)計173篇,因本次年會有換屆改選的任務,各地毛詩會的負責同志要來,所以隻挑選了63篇論文的作者與會,這是需要同志們給予理解的。這次應征論文目錄和參會論文,已經印出清樣本發給大家。本次年會,有10篇論文獲二、三等獎和青年獎,在這裡向獲獎作者表示祝賀。我看了這些獲獎論文,的確都是花了功夫的。一等獎之所以空缺,只是希望百尺竿頭,向更高的目標攀登。應該說,這幾年好論文越來越多,這標志著毛澤東詩詞研究的學術水平在逐步提高。

我覺得,這次征集的論文表現出這樣幾個特點:一是比較注意從縱的維度揭示毛澤東詩詞中的“中國夢”境界與思想﹔二是比較注重從具體篇章中對毛澤東的“偉夢”、“奇夢”、“美夢”做形象、生動的闡發﹔三是有些論文體現了較為明顯的憂患意識和歷史批判精神,通過研究把科學的筑夢之路和機會主義的筑夢之路區別開來﹔四是有些論文注意把毛澤東詩詞中的“尋夢”與“筑夢”,“眼前的夢”與“長遠的夢”,“個人的夢”與“集體的夢”,“中國夢”與“世界夢”辯証地統一起來﹔五是有些論文注意從價值維度、道路設計、精神引領等方面展示詩詞中的“中國夢”意蘊。毛澤東詩詞確實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精神變化。民族的自信、自立和自覺,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共同的記憶,共同的認知,共同的意識,使中國人民的審美理念達到了從未有過的崇高境地。為此,我們應當不斷鞏固和發展這份彌足珍貴的精神遺產。

為了進一步堅守陣地、提升毛澤東詩詞研究的學術水平,在去年年會上我提出“三要,三不要”的意見。今年,我想再提出兩點建議,供同志們參考。一是,要把研究毛澤東詩詞的視野拓展得更加開闊一些﹔二是,要把學習習近平同志《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同我們的毛澤東詩詞研究更好地結合起來。

第一點,是希望我們的眼界更加寬廣,研究的觸角能伸向更廣泛的領域,研究思路和研究方法能更豐富一些,建構更新的話語系統。我們不僅需要有古今的眼光、歷史的眼光,而且也需要有中外的眼光、哲學的眼光﹔不僅需要有藝術的和審美的角度,而且也需要有政治的、倫理的以及革命史、建設史的角度﹔不僅可以與中外詩人比較,而且也可以同中外哲人或思想家比較﹔不僅可以採用傳統的、實証的和考據的方法,也可以試用象征主義、結構主義、接受美學、符號學以及精神分析等領域的一些手段和方法。總之,我們要放開手腳,放遠目光,視野不能太局促、單調和狹窄,要努力向著研究的廣度與深度邁進,向著更具創造性的闡發進軍。

第二點,是希望我們能把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真正當成研究毛澤東詩詞的精神指南和理論武器。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是對毛澤東文藝思想的重大發展,我把它看作是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文藝學的雛形。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講話》提出和闡釋的許多問題,為我們研究毛澤東詩詞提供了諸多新的探索視角和思想營養。譬如,“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問題,“中國精神”是文藝“靈魂”的思想,“中華美學精神”的獨特闡釋,文藝“引導人民樹立和堅持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增強做中國人的骨氣和底氣”的提法,以及對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意見,等等。這些對我們今后毛澤東詩詞研究邁上新台階,有著直接的、從裡到外的指導意義。我們應當把學習習近平總書記的文藝講話當作研究會今后一項重要的任務。

“年年后浪推前浪,江草江花處處鮮。”我想用毛澤東在《七律·洪都》中的這兩句詩,表達對未來研究局面的期待。

總結完了。不妥之處,請多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