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曉亮:毛澤東徹底革命精神的三維透視:基於詩論互証視角

作者:    發布時間:2016-09-27   
分享到 :

毛澤東徹底革命精神的三維透視:基於詩論互証視角

張曉亮

1949年,三大戰役后,人民解放軍將長江以北的國民黨主力部隊全部殲滅。為此,國民黨發表聲明講和,企圖以和談爭取喘息。但是,卻反對共產黨提出的代表全國人民利益的八項條件。於是,人民解放軍“奮勇前進,逮捕一切怙惡不悛的戰爭罪犯。不管他們逃至何處,均須緝拿歸案,依法懲辦。特別注意緝拿匪首蔣介石。”。423日,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這是一個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事件,宣告了統治中國大陸22年之久的蔣介石獨裁政權的滅亡,標志著中國革命戰爭取得了基本勝利。毛澤東回想22年的浴血奮戰,寫了一首氣勢恢宏的《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

這首《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既是對國內外關於人民解放軍要不要過長江的論調做出的堅定回答,更生動表現了中國由黑暗轉向黎明的歷史性時刻。毛澤東詩意地表明,中國共產黨要將革命進行到底,徹底結束國民黨反動派、封建王朝及帝國主義列強在中國的剝削與壓迫。正如他在1950年會見周世釗時所說,“我寫那篇社論和這首詩,也是想以此鼓勵我軍將士,猛追窮寇,徹底肅清國民黨反動派的殘余勢力,將革命進行到底!”,並且補充說“‘那篇社論’指《將革命進行到底》﹔‘這首詩’指《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由此可知,《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是《將革命進行到底》的感性形象塑造,而《將革命進行到底》是《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的理性邏輯闡釋。

一、絕不憐惜“蛇”樣的惡人

“中國人民決不憐惜蛇一樣的惡人”,如果憐惜,“那就是違背人民的意志,接受外國侵略者和中國反動派的意志,使國民黨贏得養好創傷的機會,然后在一個早上猛扑過來,將革命扼死,使全國回到黑暗世界。”。

(一)對國民黨反動派的感性刻畫

毛澤東用古代希臘的一段寓言表述了共產黨以及人民群眾對反動派應該採取的正確態度。他說,一個農夫在寒冷的冬天由於可憐一條被凍僵的蛇而將其放在自己的胸口取暖,但是等到蛇蘇醒過來后,在恩人的身上咬了一口。傷勢嚴重的農夫在臨死前嘆惜道,“我憐惜惡人,應該受這個惡報!”。毛澤東借用這個故事強調,國民黨反動派和美帝國主義這條“毒蛇”也同樣急切地渴望中國共產黨、革命黨派以及廣大中國人民像這個農夫一樣對自己持有溫柔的態度,並借機將其置於死地。但是,使其意想不到的是“中國人民、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真正的革命民主派,卻聽見了並且記住了這個勞動者的遺囑。”,這個“遺囑”即是“希望勸說帝國主義者和中國反動派發出善心,回頭是岸,是不可能的。”,對於這些窮凶極惡的敵人不能表示親愛溫柔,而應該加以徹底的消滅和驅逐。解放軍需要的是一鼓作氣,猛追窮寇,奪取解放戰爭的全面勝利。為此,“宜將剩勇追窮寇”一反《孫子·軍事篇》:“圍師必闕,窮寇勿追,此用兵之法也。”,號召將革命進行到底,徹底消滅江南敗寇殘敵。“不可沽名學霸王”,項羽、劉邦都是起義反秦的首領,項羽率軍進逼秦朝都城咸陽時,另一起兵首領劉邦已先期入關奪取秦都。有人告密項羽,劉邦想稱王關中,項羽便想攻打劉邦。當時項羽兵40萬,劉邦兵10萬。劉邦因為自己力弱,隻好到鴻門向項羽面致歉意,並要項羽不聽“小人之言”,以免產生隔閡。當時項羽的謀士范增屢次暗示要殺掉劉邦,項羽不允,不久封劉邦為漢王。后為爭奪天下,劉邦在多次嚴重失利后終於取得勝利,項羽不得不與之相約“中分天下”。最后,劉邦有乘機合兵圍項羽,使項羽兵敗烏江,自殺身亡。本句以霸王項羽對政敵寬容仁慈而自取滅亡的歷史教訓,說明不能為“和平”之虛名,給敵人以東山再起的機會。

(二)對國民黨反動派的理性分析

毛澤東在《將革命進行到底》中從兩方面分析了國民黨反動派的本性,以此向世人強調,決不能憐惜國民黨反動派。其一是歷史的分析,即過程分析,揭示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反動派的“盜匪的歷史”,說明進行了如此長期血戰的中國人民,不應該“對於這些窮凶極惡的敵人表示親愛溫柔,而不加以徹底的消滅和驅逐”。毛澤東在文中回顧了以蔣介石等人為首的中國反動派的歷史,這段自1927412日反革命政變至現在的20多年的反動史已經充分証明他們不僅是一伙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而且是一伙職業的帝國主義走狗和賣國賊。關於這點,從193612月西安事變,194510月重慶談判和19461月政治協商會議以來,共產黨以及中國人民希望同他們建立國內和平,但是人民的善良的願望並沒有改變他們的階級本性。這些走狗和賣國賊的歷史是和美帝國主義分不開的。拿現在來說,他們依附美帝國主義,同其合起伙來使四億七千五百萬中國人民陷入了空前殘酷的內戰,“他們利用美國帝國主義所供給的轟炸機、戰斗機、大炮、坦克、火箭炮、自動步槍、汽油彈、毒氣彈等等殺人武器屠殺了成百萬的男女老少”,而美帝國主義的東西不是白白拿來用的,他們提供的戰爭器械不僅換來了“在中國的領土權、領海權、領空權、內河航行權、商業特權、內政外交特權,直至打死人、壓死人、強奸婦女而不受任何處罰的特權”《毛澤東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127頁。,而且換來了中國的內部戰爭,中國人民的互相殘殺。毛澤東認為蔣介石政府反人民的本性是改不了的。

蔣介石之所以能夠上台,靠的是北伐戰爭,靠的是第一次國共合作,也就是說他上台也有人民群眾與共產黨的功勞。當時的人民甚至是共產黨都沒有摸清他的底細,都比較擁護他。但是,“他上了台,非但不感謝人民,還把人民一個巴掌打了下去,把人民推入了十年內戰的血海。”。現在抗日戰爭勝利了,日本投降了,他將功勞獨攬,不但不感謝人民,相反地,還想復制1927年的做法。蔣介石發動內戰,不顧人民的利益,卻為自己辯護說“中國過去沒有過‘內戰’,隻有過‘剿匪’﹔不管叫做什麼吧,總之是要發動反人民的內戰,要屠殺人民。”。

其二是邏輯的分析,即結構分析,毛澤東認為,從敵人的本性來看,無論是中國的反動派,或是美國帝國主義在中國的侵略勢力是絕對不會自行退出歷史舞台的。這一點,他在19491月的《熱烈祝賀淮海戰役勝利結束》一文中就強調,“在此種形勢下,南京偽政府乃由戰爭罪犯蔣介石、孫科等出面,一面提出虛偽的反動的和平條件,一面布置所謂‘京滬決戰’,企圖阻止人民解放軍渡江,保存匪幫殘余力量,取得美帝國主義援助,休養生息,然后向人民解放軍發動進攻,消滅人民解放軍。此種陰謀詭計,現已完全暴露。現在全國人民對於南京偽政府業已完全喪失信任,偽政府已無繼續存在之余地。”,由此可知,“正是因為他們看到了中國人民解放戰爭在全國范圍內的勝利,已經不能用單純的軍事斗爭的方法加以阻止,他們就一天比一天地重視政治斗爭的方法。”。國民黨反動派勾結美帝國主義侵略者正在運用陰暗的政治伎倆做最后的掙扎,一個手段是繼續已有的假“和談”的陰謀,以便為自己恢復軍事實力而爭取時間﹔另一個手段是利用與帝國主義侵略者以及國民黨反動派和共產黨等革命陣營都有聯系的分子,使這些分子混入革命陣營,在革命陣營中安插反革命勢力,逐漸削弱革命勢力。關於如何對待蔣介石政府以及美帝國主義的問題,毛澤東的見解很明確,那就是丟掉幻想,徹底革命。“凡是勸說人民憐惜敵人、保存反動勢力的人們,就不是人民的朋友,而是敵人的朋友了。”。19471月他在《給陳瑾昆的信》就表達了這一觀點,“目前美蔣所提和談,如過去一切和談一樣,全屬欺騙性質,因其軍事失敗,企圖取得休息時間,整軍再戰,我們切不可上當。”。在這方面,他還提醒民主黨派以及人民群眾要吸取民盟的教訓,“民盟方面,現在應該得到教訓,任何對美國侵略者及蔣介石統治集團(或其中的某些派別)的幻想,都是無益於自己與人民的,應當清除這種幻想,而堅決地站到真正的人民民主革命方面來,中間的道路是沒有的。”。很明顯,“隻有徹底地消滅了中國反動派,驅逐了美帝國主義的侵略勢力出中國,中國才能有獨立,才能有民主,才能有和平”。

二、將革命進行到底

關於將革命進行到底,還是半途而廢?毛澤東指出,“我們已經完全有把握地在全國范圍內戰勝國民黨。一九四九年和一九五○年將是中國革命在全國范圍內勝利的兩年。我們必須將革命進行到底,而不容許半途而廢。”。

(一)革命勝利是歷史發展的必然

關於革命要不要勝利的問題,毛澤東認為,這個問題在共產黨開始組織的時候還不存在﹔1924年至1927年大革命和蔣介石合作北伐時,要不要勝利的問題就已經發生了。但是,由於那時共產黨的幼稚,在領導上有投降主義,放棄了對革命的領導權,不要軍隊,這就喪失了奪取勝利的可能性﹔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共產黨開始隻能搞游擊,隻能消滅敵人幾個團,把幾個縣城勝利的問題提上日程,但全國勝利還比較渺茫﹔抗日戰爭時期,共產黨的目標是把日本侵略者趕出去,組織最廣大的力量把它打倒。日本投降以后,蔣介石反動集團依靠美帝國主義的支持發動內戰。現在的內戰跟前兩次不同,在反對帝國主義和買辦封建勢力的北伐戰爭中,蔣介石奪取了勝利的果實﹔土地革命時期,革命力量受到很大挫折,共產黨來了一個長征。現在,要不要奪取革命在全國勝利的問題,雖然有些人對消滅蔣介石奪取全國勝利的決心還沒有下,但是,我們領導機關對這個問題已經看得很清楚,“現在看來,戰勝敵人的時間不會太長了。”。“美國要和蔣介石共同統治中國,蔣介石要獨裁,而人民一定要反帝反封建,這三條都是確定了的,沒有疑問的。……所謂原則性的問題,就是反帝反封建。”

在血與火的崢嶸歲月中,盡管有過挫折和迂回,毛澤東始終在探究和追求著社會的進步和發展,他深知社會發展的大趨勢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他的文章和詩詞就是社會發展的總結和記錄,許多篇幅都揭示了社會過程的發展趨勢,闡發了社會歷史是不斷進步、不停向前發展的觀點。從“贛水那邊紅一角”到“不周山下紅旗亂”,從“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到“六月天兵征腐惡,萬丈長纓要把鯤鵬縛”,這些都是以形象的語言描寫革命形勢的發展和中國社會的巨大進步。特別是《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在描繪解放南京的宏大場面、抒發滿懷的革命豪情的同時,熱情洋溢地說明中國形勢的急劇變化,以此進一步証明新事物總是要揚棄和超越舊事物,社會歷史進程也遵循這一客觀規律,社會是不斷發展和進步的。

(二)新陳代謝是社會發展的必然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一句是詩人針對現實所發生的變化而上升到對自然規律的哲學思考,又以自然規律的不可抗拒來強調現實變化的不可抗拒性。其所要表達的深意就在於世界上一切事物都處在發展變化之中,新陳代謝是宇宙間普遍的不可抗拒的規律,所謂社會的新陳代謝也就是說,人類社會的發展規律就是新生的代替腐朽的、先進的取代落后的,人民群眾推翻剝削階級。正如詩人自注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這是借用李賀的句子。與人間比,天是不老的。“其實天也有發生、發展、衰亡。天是自然界,包括有機界,如細菌、動物。自然界、人類社會,一樣有發生和滅亡的過程。社會上的階級,有興起,有滅亡。”。關於這個論點,毛澤東在其政論文章中闡發為“一切個別的、特殊的東西都有它的發生、發展與滅亡。每一個人都要死,因為他是發生出來的。人類是發生出來的,因此人類也會滅亡。地球是發生出來的,地球也會滅亡。”。

不過,毛澤東在這裡的滅亡寄予了對自然、社會發展規律的深刻認識。他認為,這裡的人類滅亡、地球滅亡不同於基督教講的世界末日,而是說有比人類更進步的東西來代替人類,是事物發展到更高階段。這種滅亡是一種發展,這種發展是不可抗拒的歷史規律。毛澤東強調指出,馬克思主義說一切發生的東西都有它的滅亡,這話對馬克思主義本身也同樣適用,馬克思主義也有它的發生、發展與滅亡。如果說馬克思主義“不會滅亡是形而上學。當然馬克思主義的滅亡是有比馬克思主義更高的東西來代替它。”。“要懂得將來還要進步到一個共產主義社會。中國經過新民主主義社會,將來還要進步,直到階級沒有了,政黨也不要了,共產黨、國民黨一概不要,八路軍、新四軍也不要了……舊的東西毀滅了又有新的產生。有馬克思主義觀點的人,一定要這樣看問題。”,毛澤東此論點的依據就是在全世界范圍從古至今以來,根本沒有任何學問、任何東西是完全的、不再向前發展的。

三、建立現代民族獨立國家

被徹底消滅是剝削階級不可避免的命運,但這還不是完全意義上的將革命進行到底。人民利益至上的現代民族國家不建立,共產黨就走不出歷史周期律,這個革命就是不徹底的。

(一)階級認識進步是建立現代民族獨立國家的前提

在革命戰爭年代,要改變不合理的生產關系,解放被束縛的生產力,最根本的就是徹底消滅剝削階級。而中國歷代農民戰爭之所以沒有使生產力獲得最終的解放,就在於他們隻反貪官不反皇帝,起義勝利后的果實仍舊被地主階級所取代,造反的“革命者”勝利后也蛻變成了封建統治者,跳不出封建階級剝削的歷史周期率。跳出歷史周期律的一個必備條件就是階級認識的進步。毛澤東於19468月在《關於人的認識問題》一文中指出,“階級就是一個認識的主體。”。拿工人階級來說,工人階級最初是以一個自在的階級出現的,開始工人階級對資本主義沒有什麼認識。當其在斗爭中不斷發展到由自在階級變為自為階級時,就對資本主義有了認識,這就是以階級為主體的認識的發展。同樣,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對地主階級的認識也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經過長時期的革命斗爭,工農階級認識到,地主階級也是一個要消滅的階級,因為它代表的是反動的生產關系。蔣介石反動政府對外出賣民族利益,同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列強簽訂各種有損於中國人民的政治、經濟等利益的不平等條約,使美帝國主義在中國獲得了政治、經濟等特權﹔對內策動反革命戰爭,鎮壓人民群眾民主抗爭,全國(已經獲得解放的地區以外)一切生產力,均被這些反動階級所控制的反動、落后的生產關系所束縛,日趨衰敗,不能發展。

“生產力本身的要求,則是利用革命方法解除這種舊有生產關系的束縛,推翻這種舊有生產關系,建立新的生產關系,建立新民主主義的生產關系,因而使全國一切積極的生產力獲得向上發展的可能,替未來的更進步的更能自由地發展生產力的社會主義社會准備條件。”。而徹底廢除帝國主義在中國的特權、封建地主階級在中國的土地所有權以及官僚資產階級在中國的壟斷資本所有權,是生產關系變革的主要內容。“在農村就是解放農民,打破封建的土地所有制,實行徹底的平分土地,把土地所有權交給農民,使農民放心大膽好好生產,改進農作方法。在城市,四大家族為代表的官僚資本要收歸新民主主義國家所有。”。《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不僅是要打倒蔣介石的政權,更重要的在於徹底推翻剝削階級在中國的統治。在毛澤東看來,將革命進行到底,“就是用革命的方法,堅決徹底干淨全部地消滅一切反動勢力,不動搖地堅持打倒帝國主義,打倒封建主義,打倒官僚主義,在全國范圍內推翻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在全國范圍內建立無產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主體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共和國。”隻有這樣,才能使備受壓抑的中華民族徹底翻身得解放,使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國家成為真正獨立的新中國。

(二)人民利益至上是建立現代民族獨立國家的基礎

毛澤東不僅主張消滅資產階級以及封建階級政黨,就是“共產黨和民主黨派都是歷史上發生的。凡是歷史上發生的東西,都要在歷史上消滅。因此,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民主黨派也總有一天要消滅。”。一個階級、政黨是否應該消滅,毛澤東認為其標准就是要看它是否符合歷史發展的趨勢,是促進歷史的進步,還是阻礙歷史的發展,是有利於人民群眾的利益,還是違背人民群眾的利益。不符合歷史發展的,就應該被淘汰,對歷史發展仍具有現實價值的,就應該繼續存續。正如他此時對共產黨歷史地位的認識一樣,共產黨以及無產階級專政的消滅對新中國來說是一件好事,中國共產黨的主要任務就是促使無產階級專政及早消滅。但他同時強調,中國共產黨以及無產階級專政在很長一個時期內的存在是必要的,“非有不可,而且非繼續加強不可。否則,不能鎮壓反革命,不能抵抗帝國主義,不能建設社會主義,建設起來也不能鞏固。”。

1948630日,在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28周年之際,《論人民民主專政》發表,這是毛澤東建立現代民族獨立國家的總綱。毛澤東在文中強調,一切階級最后都要歸於消滅,這是社會發展趨勢,不可逆轉的歷史規律。資產階級不承認這一規律,害怕被推翻。共產黨人懂得這一發展規律,他們要努力創造條件,使階級、國家和政黨走向消亡,使人類進入共產主義。要達到這樣一個目標,就要建立共產黨領導的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政權,而這個政權的存在根基就是人民力量的支持。革命勝利后,毛澤東多次回顧中國共產黨的革命戰爭歷史並總結出了一個規律即有廣大人民群眾的支持,弱小的會最終戰勝強大的。蔣介石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是無論是在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還是在解放戰爭時期,共產黨面對國內國際上的強大的敵人仍舊取得了勝利。抗日戰爭的時候,日本依靠其強大的力量以及中國漢奸賣國賊的支持佔領了中國的大城市北京、南京、上海、武漢、廣州等。但是,“日本軍國主義,還有德國希特勒,也是照這個規律,沒幾年就倒了台。”。“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國民黨政權要打倒,剝削階級在中國的統治要徹底推翻,這就是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而這個規律的依據在毛澤東這裡就是一切以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為出發點從事革命與建設,通過徹底革命消滅一切剝削階級,建立人民至上的現代民族獨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