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國強:長征精神  永放光芒

作者:    發布時間:2016-09-27   
分享到 :

長征精神  永放光芒

——紀念長征勝利80周年,重讀毛澤東的長征詩詞感懷

胡國強

 

今年是震驚世界的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由於“左”傾路線的統治,中央紅軍(紅一方面軍)未能打破敵人的第五次“圍剿”,被迫進行戰略轉移,於193410月開始長征。接著紅25軍於19341116日,紅四方面軍於19356月,紅二、六軍團(后合編紅二方面軍)於19351119日也分別作戰略轉移。這4支從贛南、河南何家沖、川北、湘西出發的紅色大軍,在80年前的那個10月,最終匯聚在西北黃土高原,匯聚在抗日前線。他們的遠征,從此有了一個讓中華民族至今為之驕傲的名字:長征。

中央紅軍長征途中,中共中央於1935111日召開了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史稱“遵義會議”,結束了王明路線的統治,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全軍的領導地位,把黨的路線轉移到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正確軌道。毛澤東率領中央紅軍沖破敵人的圍追堵截,歷盡千辛萬苦,於193610月勝利到達陝北與陝北紅軍勝利會師,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毛澤東曾正確指出:“長征是歷史紀錄的第一次,長征是宣言書,長征是宣傳隊,長征是播種機。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於今,歷史上曾經有過我們這樣的長征麼?十二個月光陰中間,天上每日幾十架飛機偵察轟炸,地下幾十萬大軍圍追堵截,路上遇著了說不盡的艱難險阻,我們卻開動了每人的兩隻腳,長驅二萬余裡,縱橫十一個省。請問歷史上曾有過我們這樣的長征麼?沒有,從來沒有的。”

雖然,這支紅色的隊伍當時還十分弱小,而病榻上的魯迅先生卻堅信,這些紅色種子,就是中華“民族的脊梁”。他從白色恐怖的上海給中共中央發去賀電:“在你們身上,寄托著中國和人類的希望”。

80年過去了,魯迅先生的預言早已被歷史所証明。而作為一部無與倫比的偉大史詩——長征,給予我們黨和人民留下了偉大的長征精神。這種精神,就是偉大的紅軍所表現出的堅定的革命理想和堅信革命必勝的崇高信念的精神﹔為了救國救民,不怕任何艱難險阻,不惜犧牲一切的精神﹔顧全大局、嚴守紀律、緊密團結的精神﹔緊緊依靠人民群眾,同人民群眾生死相依、患難與共、艱苦奮斗的精神。而毛澤東同志創作於1934年至1935年的《十六字令三首》、《憶秦娥·婁山關》、《七律·長征》、《念奴嬌·昆侖》、《清平樂·六盤山》、《六言詩·給彭德懷同志》等詩詞便是長征這一偉大勝利的光輝紀錄和長征精神的完美體現。這些描寫80年前戰爭生活的英雄史詩,並沒有因為歷史的進程已經跨進21世紀新的發展時期而使人感到遙遠,相反,他們所顯示出的思想光芒、精神力量和藝術魅力,卻叫人感到倍加親切。紅軍將士們無比堅強的革命毅力和為共產主義理想英勇獻身的偉大精神,不是正向今天我們實現中國夢的人們發出的新的召喚嗎?

一、長征精神是中國革命勝利的巨大動力

(一)“革命理想高於天”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隻等閑。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礡走泥丸。金沙水拍雲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更喜岷山千裡雪,三軍過后盡開顏。”毛澤東的《七律·長征》對這一震驚世界,彪炳千秋的偉大歷史事件,作了十分生動的描繪。他以藝術的語言,“向全世界宣告,紅軍是英雄好漢。”這些英雄好漢,既不是拔山扛鼎的血氣魯夫,也不是隻有一股熱情的勇敢青年,而是具有高度革命覺悟的、智勇雙全的英雄。所以他們才能一路斬關奪隘,以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千回百折,戰勝了天上每日幾十架飛機偵察轟炸,地下幾十萬大軍圍追堵截,黨內、軍內的錯誤思想和路上遇著的說不盡的艱難險阻,終於勝利完成了偉大的長征任務。

一條長征路,是一條鮮血浸透的紅飄帶。

包括紅一、二、四方面軍和紅25軍在內的4支長征大軍,出發時總人數為20.6萬,沿途補充兵力1.7萬人,到長征結束時僅剩5.7萬人,有16.6萬名紅軍將士戰死或失散在長征途中。

湘江之戰,紅軍損失過半。鮮血,染紅了湘江,染紅了岸邊的一座又一座山頭。中央紅軍在突破包括湘江在內的四道封鎖線后,在不到50天的時間內,從出發時的8.6萬人,銳減到3萬人。

再大的犧牲,也不能阻止紅軍前進的步伐。每一戰都有大批的紅軍戰士倒下,但活下來的人毫不退縮,因為他們有堅定的革命理想和堅信革命必勝的崇高信念。

這堅定的革命理想,就是建立人民當家做主的政權,就是北上抗日實現中華民族獨立解放。在贛南閩西,在鄂豫皖,在湘鄂川黔,在川陝邊界,中國共產黨人創建的紅色政權,點燃了無數勞苦大眾心中的理想之火,也激發了他們一往無前的英雄氣概。

雪山草地,這是許多老紅軍至今難以忘懷的地方。多少從槍林彈雨中闖過來的勇敢生命,倒在了川西水草地中和寒冷的雪山上。

許多紅軍戰士餓得搖搖晃晃,連抬腿的力氣都沒有。可一旦爬起來,就向前走,向著黨中央指引的方向走!向著離日寇最近的地方走!這堅定的革命理想和堅信革命必勝的崇高信念,使紅軍戰士的生命意志和生命能量空前迸發:粉碎了三倍、五倍乃至十倍於己的強敵的圍追堵截,翻過了雪山、穿越了草地……在他們身后,留下的是這樣一組驚人的數字:

紅一方面軍(中央紅軍)翻越“五嶺”、苗嶺、婁山、烏蒙山、大相嶺、夾金山、夢筆山、岷山、六盤山等山脈18座,其中夾金山、夢筆山、岷山等5座經年被積雪覆蓋。跨過章水、瀟水、湘江、烏江、赤水河、金沙江、大渡河、岷江等大河24條,歷經江西、湖南、廣東、廣西、貴州、雲南、西康、四川、甘肅、寧夏、陝西等11個省份,行程二萬五千裡﹔紅二方面軍行程約一萬九千裡,攻佔縣城92座﹔紅四方面軍行程一萬裡,三過縱深近1000裡的水草地,三次翻越終年積雪的大雪山﹔紅25軍行程近一萬裡。長征途中,紅軍進行重要戰役戰斗近600次,僅師以上規模的戰斗就有120余次,幾乎每天都有一次遭遇戰,平均走365裡才休息一次,日均行軍74裡……正是這樣的磨礪,產生了我們偉大的人民軍隊、偉大的長征精神和偉大的革命奇跡。

(二)中國革命的航船乘風破浪永遠向前

為了北上抗日、救國救民,廣大紅軍將士發揚了不怕任何艱難險阻,不惜犧牲一切的精神,勇往直前,奪取了一個又一個偉大勝利。

中央紅軍長征途中,一條湍急的河流橫亙在北上的路上,這就是奔騰咆哮的大渡河。

1863年五六月間,就是這條大河擋住了太平天國驍將石達開的去路,7000名強悍的太平軍慘死在清軍屠刀之下。72年后的同一個季節,蔣介石在大渡河布下了20萬大軍,企圖讓紅軍成為“石達開第二”。

此時的中央紅軍僅剩2萬余人。如果是在5個月之前,蔣介石的如意算盤也許能夠得逞——湘江之戰由於王明路線錯誤指揮,中央紅軍險些全軍覆沒。但現在,隨著遵義會議的召開,毛澤東被確立了在黨中央的領導地位。他又重掌了紅軍指揮權,那支靈活機動、敢打必勝的紅軍又回來了。

楊得志率領的中央紅軍紅1團,從數百裡之外突然出現在安順場渡口。在槍林彈雨中,駕著從敵人手裡奪回的一隻小船,17勇士從浪尖上突向對岸。

但船少人多,大隊人馬無法迅速渡過大渡河。楊成武指揮的中央紅軍紅4團以晝夜行軍240裡的神速,奔襲到幾百裡外的瀘定橋,在敵人還未來得及毀掉這座橋時,22名突擊隊員已冒死爬上了搖搖晃晃的鐵索:一個戰士中彈跌入河中,緊接著又一個……其余的人冒著敵人的槍林彈雨和橋頭大火仍在奮力前進。隨著一片歡聲雷動,紅軍終於打垮了守橋的敵軍,勝利沖到了對岸。

相隔72年,兩支走過同樣道路的隊伍有了截然不同的結局。

歷史的昭示在於,在黨和紅軍瀕臨生死絕境的關頭,遵義會議的召開,結束了王明“左”傾路線的錯誤領導,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全軍的領導地位,至此中國共產黨行使了獨立解決中國革命重大問題的權力。從此,開啟了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革命實際相結合之路的共產黨人,將中國革命的命運牢牢地掌握在了自己手裡。

“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毛澤東在這首《憶秦娥·婁山關》中形象描繪了紅軍英勇血戰的壯烈,藝術地總結了長征初期的慘痛教訓,指出了遵義會議對中國革命的偉大意義。並以錚錚作響的語言,天風海濤的氣勢,表達了紅軍百折不撓,永往直前的決心。

長征,推動了中國共產黨歷史的偉大轉折﹔長征,推動了中國革命的偉大勝利。偉大的長征,奠定了毛澤東軍事思想在中國革命戰爭全局上的指導地位。

3萬︰40萬,面對長征中兵力對比懸殊局面,重新把舵的毛澤東,以一系列軍事史上罕見的大手筆,指揮紅軍在川黔滇萬水千山間縱橫馳騁:四渡赤水、虛指貴陽、威逼昆明、巧渡金沙江、強渡大渡河、爬雪山、過草地……中央紅軍終於突破敵人的包圍圈,實現了遵義會議確定的北上抗日的偉大戰略方針。

偉大的長征,為毛澤東軍事思想在整個中國革命戰爭全局范圍內得到檢驗與公認提供了廣闊舞台。正是通過偉大的長征,全黨全軍才真正認識和理解了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思想。

偉大的長征,檢驗了共產黨人的先進性﹔偉大的長征,密切了黨群關系、干群關系、官兵關系、軍民關系……紅軍將士發揚了顧全大局,嚴守紀律,緊密團結的精神,大大增強了紅軍隊伍的凝聚力和戰斗力。在長征途中,特別是在遇到艱難險阻時,比如過雪山草地極其惡劣自然環境的考驗過程中,這種團結互助,為了救援同志寧可犧牲自己的崇高品德,表現得尤為突出。

長征途中,黨的領袖與普通的紅軍士兵生死相依、情同手足﹔紅軍指揮員一馬當先,沖鋒在前。擔任過紅1軍團政委的聶榮臻生前回憶,紅軍打仗打的是干部,打的是黨團員。每一仗下來,黨團員傷亡之數,常常佔到傷亡數的25%,甚至50%

中央紅軍與紅四方面軍在阿壩地區會師后,張國燾大搞分裂黨、分裂紅軍的陰謀活動,遭到了黨中央的嚴厲批評和中央紅軍、紅二方面軍和紅四方面軍廣大紅軍將士的堅決反對,迫使張國燾最后取消他策劃的偽中央,執行黨中央北上抗日的決定。中央紅軍和紅二、四方面軍、紅二十五軍、陝北紅軍,終於在193610月勝利會師,取得了長征的最后勝利。

紅軍是人民的軍隊,來自於人民。紅軍脫離了人民就無法生存,紅軍長征的勝利更是如此。沒有兵員,沒有糧食,沒有必要的物質條件,任何精神力量都難以發揮。緊緊依靠人民群眾,同人民群眾生死相依,患難與共,艱苦奮斗的精神,在長征中體現得更為充分,更為有力。中央紅軍離開中央蘇區踏上漫漫的長征征程時,蘇區人民給予紅軍以巨大支援,做出了巨大的犧牲。紅一、二、四方面軍和紅二十五軍在他們長征經過的敵人統治區,受到了廣大人民的擁護和支持,他們籌糧籌款,照顧紅軍傷病員,積極參加紅軍,壯大了紅軍隊伍,增強了紅軍的力量。

特別是在彝族聚居的大涼山,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與彝族首領小葉丹歃血為盟,結為兄弟,不僅使紅軍通過了這方多少年來沒有一支漢族軍隊通過的地方,而且點燃了中華民族解放的火把。長征途中,紅軍先后經過了瑤、苗、回、藏、裕固、東鄉等10多個少數民族聚居區,成千上萬的少數民族兄弟加入了紅軍隊伍。

長征后期,在川西北荒無人煙地區,紅軍的物資極端缺乏,特別是糧食奇缺。為保証紅軍幾萬人過雪山草地,首先要解決糧食問題。阿壩地區面積不到6萬平方公裡,人口僅20余萬,人均年有糧不足600斤,牲畜不到兩頭。從19354月至19368月的16個月間,三大紅軍的10萬人先后過境和留駐這裡。阿壩地區藏、羌、回、漢各族人民,共為紅軍籌積糧食2千萬斤,大小牲畜20萬頭,土鹽5千余斤,還有大量干牛肉、豬油、菜油和蔬菜等。當時阿壩地區各族人民與紅軍同吃草根、樹皮,共度艱難歲月,為紅軍長征的勝利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紅軍的英勇戰斗和模范行動,使沿途11個省的2億人民群眾耳目一新,認識到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紅軍是完全不同於任何舊軍隊的人民軍隊,懂得了隻有紅軍的道路,才是解放他們的道路。

(三)長征創造了中華民族的新奇跡

在毛澤東及其戰友們奠基陝北的第3年,美國著名女記者史沫特萊來到了延安。是時,由長征大軍改編的八路軍正浴血奮戰在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戰場上。她在《偉大的道路》一書中充滿信心地寫道:“長征雖已結束,紅軍仍在創造歷史”。

平型關大捷是抗日戰爭取得的第一個大勝利,大大地挫敗了日本侵略者的囂張氣焰,極大地鼓舞了全國軍民的抗日斗志。

全面侵華之初,日本侵略者並沒有將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隊伍視為對手。然而,驕橫的日本侵略者忽視了這是一支經歷過千錘百煉的鋼鐵隊伍。經過長征考驗,他們的意志和毅力,他們的信念和精神,都發生了巨大的飛躍。正是這些人,成為中華民族獨立解放的中流砥柱﹔正是這些人,改變了中華民族的命運。毛澤東同志在《十六字令三首》中就豪邁地指出:“山,刺破青天鍔未殘。天欲墮,賴以拄其間。”

此后,無論是與國民黨逐鹿天下,或是與以美國為首的所謂聯合國軍厮殺在朝鮮的三千裡江山,從長征隊伍中走來的人,始終是這支越戰越強的軍隊的中堅。

中國共產黨的第一代領導集體成員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鄧小平、陳雲都參加過長征﹔中華人民共和國的5位國家主席、代主席毛澤東、劉少奇、董必武、李先念、楊尚昆都是長征干部。1955年授銜的十大元帥中的9位,除受傷堅持領導贛南游擊戰爭的陳毅外的朱德、彭德懷、劉伯承、林彪、賀龍、羅榮桓、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10位大將中的8位,除堅持領導贛南游擊戰爭的粟裕和赴蘇聯留學的許光達外的徐海東、黃克誠、陳賡、譚政、蕭勁光、張雲逸、羅瑞卿、王樹聲,以及90%以上的上將、中將和少將,都經歷過長征的考驗。長征開始時,他們都很年輕,平均年齡九位元帥為36.5歲,八位大將為31.7歲,48位上將為25.9歲,157位中將為23.8歲。

翻開中外歷史,很難發現會有任何事件像長征這樣,在一個短暫的時空裡,錘煉出了如此群星璀璨的一代精英。

80年過去了,那場偉大遠征的親歷者,正帶著他們的紅色記憶一個個離我們而去。但他們所創造的偉大的長征精神,早已融進中華民族的血液。從延安精神、大慶精神、“兩彈一星”精神,到三峽精神、青藏鐵路精神、載人航天精神……它們的源頭,無不來自於獨立自主、實事求是、百折不撓、敢於勝利的長征精神。

事實上,從長征結束的那天起,長征及其精神的影響,就開始超越國度。美國前總統羅斯福看了斯諾的《西行漫記》后,曾3次約見這位與毛澤東打過交道的年輕人。今天,在長征路上,仍有眾多的外國人,沿著紅軍的足跡一路追尋。在他們的眼中,跨越中國西部的長征和橫穿中國北部的長城一樣,都是中華民族的象征。

強渡大渡河的十七勇士之一的孫繼先,新中國成立后擔任了我軍第一個導彈試驗基地的司令員。而指揮那場戰斗的聶榮臻同志,則成了我國尖端科技事業的開拓者。長征勝利35周年的時候,聶榮臻同志親自選址,把衛星發射場建在了當年劉伯承同志與彝族首領小葉丹會盟的大涼山中。

當一枚枚火箭從這方千百年來隻有火把的地方直射雲霄時,全世界都看到了乳白色尾翼上兩團鮮明的標記:長征。

偉大的長征,已經留在了人類的史冊上。偉大的長征精神,也將繼續閃耀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奮斗進程中,我們將繼續發揚“不到長城非好漢”的進取精神,早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二、長征精神和長征的勝利屬於世界

為什麼偉大的長征會在80年后的今天更加引起人們的關注,就因為它有著跨越時空、超越國度的豐富內涵,長征精神和長征的勝利是屬於世界的,長征的昨天和今天也是屬於世界的。毛澤東早在《念奴嬌·昆侖》中已經預言“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我們不單要實現中國夢,更要實現世界大同夢!

(一)長征塑造了人類堅定無畏的豐碑

1936年夏天,薄復禮憑借一張法文地圖,幫助蕭克指揮的紅6軍團與賀龍指揮的紅2軍團成功會合,然后參加了紅二方面軍的部分長征,使得這位千裡迢迢來到中國傳播西方教義的中年人成為第一個向全世界傳播中國長征的外國人。

薄復禮筆下紅軍的英勇頑強、紀律嚴明,紅軍的艱苦奮斗、無私相助,以及他們在漫漫遠征中所表現出的一往無前氣概,在長征的每路大軍、每個階段都能找到真實的注腳。

湘江之戰,受傷被俘的紅34師師長陳樹湘同志在扯斷自己的腸子后壯烈犧牲﹔炊事班長每天釣魚給病號吃,自己卻餓死在即將走出草地的時刻﹔黨嶺雪山上,很多戰士凍成了僵硬的石頭……

紅軍在長征中所表現出來的精神,突破了時代和國度的界限,是人類共有的巨大精神財富。

美國著名記者斯諾在《西行漫記》指出:“讀者可以略微窺知使他們成為不可征服的那種精神,那種力量,那種欲望,那種熱情——凡是這些,斷不是一個作家所能創造出來的。這些是人類歷史本身的豐富而燦爛的精華。”

斯諾認為,與紅軍長征相比,公元前2世紀西方戰略之父漢尼拔翻越阿爾卑斯山的進軍,不過是一次輕鬆的假日遠行。

他將長征譽為“震驚世界的行軍”,並預言“總有一天會有人寫出這一驚心動魄的遠征的全部史詩”。

二戰名將英國陸軍元帥蒙哥馬利在《三大洲》一書中說,紅軍長征是“一次體現出堅忍不拔精神的驚人業績”。

法國女學者西蒙娜·戴博瓦爾在長篇紀實報道《長征》中說:“長征已經在各大洲成為一種象征:人類隻要有決心和毅力,就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1984年,70多歲的美國著名作家索爾茲伯裡踏上了當年紅軍的長征之路。一年后,他在《長征——聞所未聞的故事》中,又一次將長征比作史詩,“我想,長征將成為人類堅定無畏的豐碑,永遠流傳於世。閱讀長征的故事將使人們再次認識到,人類的精神一旦喚起,其威力是無窮無盡的。”

(二)長征勝利后的紅軍加強了抗擊法西斯的偉大力量

20世紀30年代世界陰雲密布,德國、意大利、日本法西斯逐漸結成侵略集團,東西方兩個戰爭策源地悄然形成。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中國東北淪陷於日本法西斯的鐵蹄。

在中華民族危亡的背景下進行長征的中國共產黨和紅軍,即使是在最艱難的時候,也始終以謀求國家獨立和民族生存為己任。

早在19347月,方志敏、尋淮舟率領的紅7軍團作為抗日先遣隊北上,就發表了《為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宣言》,鄭重宣告紅軍決不能坐視中華民族淪亡於日本帝國主義。

從《八一宣言》到瓦窯堡會議,從冰天雪地中浴血抗敵的東北抗日聯軍到高舉“北上抗日”旗幟的長征大軍,中國共產黨的抗日主張和斗爭實踐,極大地促成了第二次國共合作的實現,最終形成了空前團結的全國抗戰局面。

193610月,紅一、二、四方面軍三支大軍和紅二十五軍、陝北紅軍在黃土高原上勝利會師。經過長征錘煉的人們,還有什麼奇跡不能創造?長征保留下來的火種,很快形成燎原之勢。

經歷了長征的紅軍被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1萬余名堅持南方八省游擊戰爭的紅軍戰士組成了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他們抗擊著侵華日軍總數的75%,同時還抗擊著幾乎全部的偽軍,成了中華民族獨立解放的中堅力量。

12.5萬次敵后戰斗和22次正面大會戰,國共雙方共同領導的中國戰場是反法西戰爭的東方主戰場,為配合世界其他反法西斯戰場的抗擊作出了重大貢獻。

歷史不容假設,但二戰中的西方巨頭不約而同對中國抗戰作出了假設——

羅斯福說,假如中國被打垮了,你想有多少個師團的日本兵,可以調到其他方面來作戰,他們可以馬上打下澳洲,打下印度。丘吉爾說,如果日本進軍西印度洋,必然會導致我方在中東的全部陣地崩潰。而能防止上述局勢出現的隻有中國……

沒有共產黨領導下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沒有經過長征的紅色戰士的勇猛抗敵,這些“假如”也許會變成現實,世界歷史將會被改寫。

正是長征的勝利,把一次原本是被迫的戰略轉移變成了中華民族獨立解放和世界正義勝利的序幕。

(三)長征的紅色之路今天正在延伸

兩個外國朋友李愛德和馬普安幾年前像當年的紅軍一樣徒步走上了長征路。“歷史總是以后人的眼光寫成的。”馬普安說。但在沿途看了許多遺跡、採訪了許多歷史見証者之后,他們的結論是,這是一個充滿了英雄氣息的、關於生存和超越的真實傳奇。

80年的滄海桑田,萬水千山間的征戰痕跡已經風化,但那條蜿蜒的長征路仍在吸引著不同國家的人們。

1981年,曾任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布熱津斯基,帶著全家來到當年中央紅軍強渡大渡河的地方。他說:“我是沿著長征路線來朝聖的。”

1990年,來自十幾個國家的攝影師齊聚長征路。他們想用鏡頭探究,在當年的革命者著手建設這個國家幾十年之后,這條曾經險些讓他們全軍覆沒的路,變成了什麼模樣。如同打開一個取之不盡的寶庫,各種各樣的人在長征路上為他們各種各樣的問題尋找答案。

他們在走近這段歷史的同時,這段歷史也在融入世界。

長征已經成為歷史,已經成為我們寶貴的精神財富。那麼今天我們紀念長征的最好行動,就是一定要在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的正確領導下,發揚偉大的長征精神。“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更加緊密地團結起來,勿忘昨天的苦難輝煌,無愧今天的使命擔當,不負明天的偉大夢想,下定決心,排除萬難,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道路上,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