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與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的重大決策

作者:蔣永清    發布時間:2017-11-29   
分享到 :

鄧小平與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的重大決策

蔣永清

 

★麥理浩投石問路,鄧小平巧答讓投資者放心

香港(包括香港島、九龍和新界)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據1898年《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約定,英國對“新界”的租期為99年,1997630日期滿。隨著1997年的臨近,能否簽訂跨越“九七”的土地投資合同,成為投資者們反復向港英當局詢問的問題,但港英當局無言以對,因為他們並不能決定“九七”后香港的命運。19793月,香港總督麥理浩訪華,試探中國政府關於香港“九七”前途問題的態度。

324日至28日,麥理浩先后在廣州、北京與中共有關領導人見面、會談。他釋放出了英國希望在1997年以后續租香港的信號。

329日上午,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新疆廳會見麥理浩。鄧小平直奔主題,首先表態:“香港主權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問題本身不能討論。但香港又有它的特殊地位,解決這個問題時,我們會尊重香港的特殊地位,不會傷害繼續投資人的利益。”麥理浩還是徑直提出了簽訂跨越“九七”土地投資合同的問題,鄧小平明確告訴他,請投資者放心:“在本世紀和下世紀初相當長的時期內,香港還可以搞它的資本主義,我們搞我們的社會主義。”不管用什麼辦法解決香港問題,“都不影響投資者的利益”。麥理浩沒有再提續租話題。

回到香港后,麥理浩在記者招待會上高興地宣布了鄧小平的話:請香港投資者放心!此話一出,中外投資者信心大增,1979年香港民用樓宇平均價格上升達67%,恆生指數19791980年間幾乎翻了一番。

★拍板決策初步方案

麥理浩訪華后,從19799月到19808月近一年的時間裡,英國政府頻繁派遣政要訪華,希望中國政府就有關香港問題作出決定。對此,鄧小平於1981217日委托鄧力群打電話告訴中共中央港澳領導小組副組長兼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廖承志:“香港問題已經擺上日程,我們必須有一個明確的方針和態度。請有關部門研究提出方案,並盡快整理出材料,供中央參考。”隨即,在廖承志主持下,中央各有關部門立刻行動起來進行調查研究。

英國政府急不可耐,於19814月派出外交和聯邦事務大臣卡林頓訪華,正式要求中國方面對香港“九七”前途問題表態。

43日,鄧小平會見了卡林頓。卡林頓對鄧小平講:“英國毫不懷疑鄧小平就香港問題所做的保証,但1997年這個日子仍使香港人不安。”他提議雙方是否可就此問題進行討論,提出一些建議。鄧小平則仍強調同麥理浩談話時所作的保証,是中國政府的正式立場,是可以信賴的。當時中國政府解決香港問題的方案尚處在調研階段,鄧小平顯然不想多說別的。這次會談效果並不理想。

既然英國政府已經明確表達了希望就香港問題與中國政府進行外交磋商和談判的意願,中國方面必須予以正面回應,盡快拿出方案。根據鄧小平的指示,廖承志加快了調研的進度。經過反復研究論証之后,各部門就基本方針初步形成了共識,這就是:根據鄧小平解決台灣、香港問題的新構想,中國政府將在199771日正式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同時,香港繼續實行現行的資本主義制度,保持其現有的生活方式不變。4月,廖承志正式向中央提交了一份報告。中央書記處開會進行研究,原則上同意,但未做最后決定。

在醞釀解決香港問題的決策過程中,中央解決台灣問題的具體政策歷經3年時間逐漸成型、成熟。198193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葉劍英代表中央宣布了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統一的9條方針。這為制定解決香港問題的政策提供了重要的參考。在廖承志主持下,解決香港問題的政策逐步發展成12條。

年底,一封香港合和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胡應湘、副總經理何炳章關於如何應對1997年英國對香港租借期滿問題的來信送到了鄧小平手裡,他們在信中表達了擔憂,提出了建議。此刻,鄧小平已下定了決心。1215日,他在這封信上批示:“香港問題如何解決,必須在兩三個月內制定兩個以上的方案,以供選擇。建議耀邦同志親自主持此事。”這樣,中央書記處專門開會,要求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和新華社香港分社在3個月內拿出最后方案。

1982111日,鄧小平在會見美國華人協會主席李耀滋時,提出了“一國兩制”的辦法:“9條方針是以葉副主席的名義提出來的,實際上就是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兩種制度是可以允許的。”香港問題“大體上也是這9條”“那裡的制度不變,但那個地方的主權是中國的”。鄧小平提出:結合中國的實際情況,將來整個國家是社會主義,但在極個別的地方允許存在資本主義制度。

在鄧小平和中央書記處的指導下,調研小組深入實際,廣泛收集有關香港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法律等方面的資料,編寫了一系列專題調查報告。19823月,形成了比較完整可行的體現“一國兩制”方針的12條方針政策。

321日,鄧小平審閱廖承志的《關於解決香港地位問題的初步方案和近期工作的報告》,親筆批示:“擬原則同意,具體方案,待與各方面人士交換意見之后,再作修改。”黨和政府解決香港問題的初步方案定了下來。

★“鋼鐵公司”與“鐵娘子”的世紀交鋒

初步方案拍板后,鄧小平投入大量精力接見香港知名人士,親自向他們做思想工作。在不到3個月的時間裡,他會見了12批香港各界代表人物。在這些會見中,鄧小平明確傳達了中國政府將於199771日正式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的立場,希望廣大愛國港人在這個前提下就如何保持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提出自己的建議和想法。

與此同時,中英最高級別的會談也提上了兩國政府的議事日程。1979年率保守黨競選成功后入主唐寧街,有“鐵娘子”之稱的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提出了訪華要求,中英雙方約定,19829月,撒切爾夫人前來北京與鄧小平見面。

對撒切爾夫人來訪,鄧小平早有對策。鄧小平對來訪的金日成說:“世界上有兩個鐵女人,一個是甘地夫人,一個是撒切爾夫人。”“英國的盤子是放在能夠繼續維持英國的統治這點上。這不行。到1997年,香港島、九龍半島、新界,中國全收回。在這個前提下,維持香港自由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在中國,賣國的事誰也擔當不起。”

此時,撒切爾夫人剛剛以強硬的軍事手段處理完和阿根廷之間的“馬島戰爭”。“馬島戰爭”的勝利鞏固了她的執政地位,也更加激發了她維護英國世界地位的雄心,她來北京就是要以香港島的主權來交換英國未來對於整個殖民地的治權。

鄧小平未雨綢繆,他在多個場合反復講,我們方案的前提是英國人的合作,假如英國人不合作,怎麼辦?到1997年的15年過渡期有人搞破壞,怎麼辦?鄧小平胸有成竹地設計好了預案。

1982922日下午,撒切爾夫人抵達北京。24日上午,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被毛澤東譽為“鋼鐵公司”的鄧小平與“鐵娘子”撒切爾夫人展開了一場世紀交鋒。

撒切爾夫人開宗明義繼續宣揚3個不平等條約有效論,提出她以主權換治權的方案。鄧小平則當機立斷,不糾纏歷史,庄重嚴肅地表明中國政府的基本立場:一個是主權問題,一個是1997年后中國採取什麼方式繼續保持香港繁榮,一個是中英兩國政府如何保証15年中不出現大的波動。

關於主權問題,鄧小平說:“主權問題不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1997年中國將收回香港。不遲於一二年的時間,中國要正式宣布這個決策。”

“鐵娘子”見主權問題無隙可乘,便直奔治權問題。她說:“香港的繁榮有賴於英國的管理,隻有1997年后英國繼續管理香港,香港才能繼續保持繁榮,也才能對中國有很大好處。”

鄧小平柔中帶剛地反擊說:“香港繼續保持繁榮,根本上取決於中國收回香港后實行的適合政策。如果中國把四化建設能否實現放在香港是否繁榮上,那麼這個決策本身就是不正確的。我們在宣布1997年收回香港的同時,還要宣布此后的制度和政策。”

無奈之際,撒切爾夫人發出危言聳聽的威脅:“如果英國管理香港的方式發生重大改變,將帶來災難性的影響,大批資金外流,金融中心崩潰,多年積累將毀於一旦。”

鄧小平擲地有聲地說:“中國政府各種可能都估計到了。如果發生夫人所說的災難性影響,我們將勇敢地面對這個災難,做出決策。中國政府將被迫不得不對收回的時間和方式另作考慮。”

會談結束了。這次中英香港問題談判中最重要的一次會談結束后,新聞稿中說:“雙方本著維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的共同目的,同意在這次訪問后通過外交途徑進行商談。”有一個細節未出現在新聞稿中,那就是撒切爾夫人在邁下人民大會堂石階的時候,不慎摔了一跤。

★撒切爾夫人盛贊“一國兩制”構想是最天才的創造

198210月,按照撒切爾夫人訪華時雙方形成的意見,中英就香港問題的正式談判進行磋商,即所謂“為了正式談判的談判”。雙方一接觸,就在主權問題上“頂牛”。

中國政府表示,隻有肯定中國要在1997年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的這個前提,才能去談如何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和其他問題。英方則堅持,談判不能有先決條件,主權問題不能作為前提,隻能作為更廣泛、更具體的議題的一部分來討論。

雙方的磋商多次陷入僵局,不歡而散,僵持的局面一直持續了半年。

鄧小平高瞻遠矚,洞察大局,認為隻要我們能夠在維護香港500萬人利益、維持香港繁榮穩定這個問題上制定出完善的政策,得到廣大港人的理解和支持,英國人最終將會回到談判桌上。他指示有關部門加緊完善我1997年后對香港的具體政策。這樣,在19833月最終形成了一個成熟的12條政策方案。198344日,鄧小平在《關於解決香港問題修改方案的請示報告》上批示:“我看可以,茲事體大,建議政治局討論。”422日,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審議並原則批准了這個修改方案。鄧小平特別指出,這12條裡面有個“50年不變”的規定,這樣可以使香港人放心,更感到我們政策的連續性、可靠性。

12條方針政策的最后確定,特別是鄧小平關於“如果中英談判談不好,中國政府至遲將在明年9月單方面宣布於1997年收回香港”的信號傳出后,英國政府感到了很大的壓力。310日,撒切爾夫人致信中國總理,提出妥協,建議雙方進行一攬子實質性的談判。鄧小平認為,中英談判已經水到渠成,可以給英國人一個台階。428日,中國政府同意盡快舉行正式談判。5月,雙方就談判的原則和程序進行磋商。6月底達成協議,確定談判的議題順序為“九七”后對香港的安排、過渡期的安排、政權交接方式。這樣,英國在主權問題上作出某種妥協,中國亦同意暫時擱置主權之爭。

1983712日起,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第二階段會談在北京舉行。開始的幾輪談判實際上是一種辯論會,在基本問題上雙方互不相讓。

英方為取得談判桌上的主動,曾一度處心積慮地設計了“黑色星期六”的經濟恐慌,終因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不得不趕緊收場。對此,鄧小平表示必要時要採取果斷措施。他在1983924日會見金日成時說:“過渡期如果發生混亂,到了過不下去的程度時,中國將考慮收回的時間和方式。時間就是提前,方式就是武力。”

在現實面前,撒切爾夫人權衡了經濟和政治兩本賬之后,決心採取避免對抗、促進談判的新姿態。談判在198312月進入實質性階段。

在談判過程中,鄧小平親自出面排除英方設置的諸多障礙,如“共管”問題、港英當局參與談判的“三腳凳”問題、駐軍問題、過渡時期的“五個不要”等等。

1984年,鄧小平公開明確地闡述了“一國兩制”的偉大構想。他說:“世界上有許多爭端,總要找個解決問題的出路。我多年來一直在想,找個什麼辦法,不用戰爭手段而用和平方式,來解決這種問題。一個中國,兩種制度。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永遠不會改變。但是,在香港問題上保証其現行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人們可能說,這是從來沒有的事,甚至可能說是幻想。我們想試一試。世界上許多爭端可以用類似辦法解決。”

經過艱苦的談判,1984926日,《中英聯合聲明》在北京草簽。1218日,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代表英國政府來北京正式簽署《聯合聲明》。“鐵娘子”受到了中國政府最高規格的款待。19日下午,《聯合聲明》簽署儀式正式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兩國政府首腦庄重簽字蓋章,互換文本,分別致辭。這一刻,香港進入了一個新時代,“一國兩制”這個新鮮名詞,成為20世紀人類史上的精彩詞章。

簽字儀式后,鄧小平會見了撒切爾夫人,兩人親切交談。撒切爾夫人盛贊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構想是最天才的創造。鄧小平則說:“這要歸功於馬克思主義的辯証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用毛澤東主席的話講就是實事求是。再過13年,再過50年,會更加証明‘一國兩制’是行得通的。”

談判結束后,過渡時期正式開始了。

★指導起草具有歷史意義和國際意義的基本法

過渡時期要做的事情很多,制定一部基本法,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項。基本法的主要任務是:將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中關於中國對香港的具體方針政策細化,並且以法律的形式表述出來,形成以后特區的根本大法。

基本法的起草大致經過了4個階段:第一階段,19857月到19864月,主要是起草委員會運作機制的建立和基本法結構的形成﹔第二階段,19865月到19884月,主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征求意見稿》的形成﹔第三階段,19885月到19892月,完成《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第四階段,19892月到19902月,主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的修改與完善。199044日,七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討論通過基本法。

對於基本法的起草工作,鄧小平抓得非常緊,他多次強調:基本法宜粗不宜細,應原則一些。他定期聽取起草委員會關於基本法起草工作的匯報,聽取香港各界人士和全國各地、各部門關於基本法起草工作的意見和建議。中央和特別行政區的關系問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治體制的設計問題等,都是鄧小平關注的焦點。

鄧小平主張,回歸后的香港不搞大陸式的社會主義,但也不宜全盤照搬西方的資本主義制度,英國的代議制和美國的“三權分立”都不適合香港。香港應有適合自己特點的發展模式。

1987416日,鄧小平在會見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的代表時說:“香港如果完全照搬英美的議會制度,並以此來判斷是否民主,恐怕不適宜。對香港來說,普選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在某些國家能實行的,不一定在其他國家也能實行。”他特別強調了中央政府對香港擔負的責任:“切不要以為對香港隻要放鬆,全由香港人來管,中央一點都不管,這樣就萬事大吉了。這是不行的,這種想法不實際。”“難道以后香港一點損害國家利益和香港利益的事情都不會出現嗎?不可能!如果沒有,大家鼓掌。要是有呢?如果有人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對大陸的基地,那不行!那樣就非干預不行。”

在鄧小平的指導下,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就政治體制的基本原則達成了共識。經過多次協商、修改,最終形成了以行政主導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治體制。

經過激烈緊張的工作,1990217日,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第九次會議通過了史無前例、體現“一國兩制”構想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至此,歷時4年零8個月的起草工作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同日,鄧小平在會見起草委員會成員時,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你們經過將近5年的辛勤勞動,寫出了一部具有歷史意義和國際意義的法律。說它具有歷史意義,不隻對過去、現在,而且包括將來﹔說國際意義,不隻對第三世界,而且對全人類都具有長遠意義。這是一個具有創造性的杰作。我對你們的勞動表示感謝!對文件的形成表示祝賀!”

19904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正式公布,並規定199771日起實施。

★后過渡期和彭定康的堅決斗爭

在香港回歸問題上,中英之間曾有過一個“蜜月期”,雙方合作順利,遇到意見不同,可以考慮對方的立場,交換看法,達成一些共識。但1989年后,英國的當權人士錯誤估計形勢,認為過去與中國簽署的香港問題協議,英方讓步過多,吃了虧,想趁機“翻案”。中英雙方圍繞香港政制改革問題,開展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外交斗爭。

1992年,以梅杰首相為首的英國保守黨政府派出彭定康接替衛奕信當末代港督,從而在香港問題上走上了同中國不合作以至進一步對抗的道路。199210月,彭定康作第一次施政報告,公布了他的政改方案。表面上,這個方案仍然要維持行政主導制,實際上卻要急劇改變政制,迅速提高立法機構的地位和權力。

中方冷靜分析形勢,做好了兩種准備:一方面表達堅定的立場,進行必要的斗爭,爭取維護雙方合作的基礎﹔另一方面為最終可能出現的政制不銜接的情況,做好“另起爐灶”的准備。

對於彭定康的不合作甚至對抗,鄧小平指出必須進行堅決的斗爭。他說:“香港的情況我很清楚,就是一句話,對英國人一點也軟不得。對他們背信棄義的做法,必須堅決頂住,決不能讓步。如果他們一意孤行,我們就要另起爐灶。”他再次提出“我在1982年見撒切爾夫人時,提到必要時在另外的時間、採取另外的方式收回香港的講話,今天仍然有效”。他強調要做好各方面的准備工作,包括軍事方面的准備工作。

在會見一些香港知名人士時,鄧小平敏銳地指出:“英國人這種訛詐的方式和主張,是嚇不倒中國人的,中國人在主權問題上不會放過一分一毫,更不用說一寸。”

1993611日,鄧小平在審閱編輯組報送的擬收入《鄧小平文選》第3卷的《我們對香港問題的基本立場》整理稿時,針對中英形勢指出:“可以把整個中英談判的過程搞個備忘錄,寫啰嗦一點不要緊,找個合適的時機發表,配合當前的斗爭。要讓大家知道,是英方不守信義,我們是守信用的。”924日,《人民日報》頭版公開發表了鄧小平1982924日同撒切爾夫人的談話,題為《我們對香港問題的基本立場》。文章發表后,引起了輿論界的強烈反響,人們普遍認為,這是對英方搞對抗的警告,說明中國方面要對英國採取強硬的方針。

19942月和6月,英方把其政改方案陸續交香港立法局通過。對此,中方立即採取了針鋒相對的措施。為了避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初期出現法律真空,確保香港的平穩過渡,中方不得不“另起爐灶”。

1994831日,八屆全國人大常務會第9次會議認為,港英最后一屆立法局、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區議會應於1997630日終止。會議決定: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負責籌備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有關事宜,規定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的具體產生辦法,組建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

19963月,香港特區籌委會第2次團體會議作出成立臨時立法會的決定,並且在1221日選舉產生了由60人組成的香港特區臨時立法會。1997630日前,籌委會組成了有廣泛代表性的全部由港人組成的推選委員會,依法由推選委員會選出了董建華出任第一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特區的終審法庭也成立了。至此,實現香港順利回歸的一切准備工作全部完成。

199771日,香港回歸祖國的慶典隆重而熱烈地舉行。這一盛事,是中國近代史上的大事,是世界近代史上的大事,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程中的裡程碑式的事件,全體中國人民和全世界炎黃子孫都感到揚眉吐氣、歡欣鼓舞。

鄧小平曾多次表示,香港回歸之日他要親自踏上香港這塊熱土走一走,看一看。可惜,在離回歸還差半年時他去世了,留下了深深的遺憾。鄧小平在他不平凡的一生中,功勛卓著。香港問題的圓滿解決,凝聚著他卓越的智慧和非凡的心血。他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的巨大貢獻,永載史冊。

(來源:《湘潮》2017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