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冷戰在亞洲》一書的兩個錯誤觀點

作者:宗史文    發布時間:2020-07-29   
分享到 :

在3年1個月的朝鮮戰爭中,朝中人民軍對共殲敵109萬余人,其中美軍39萬余人,志願軍在2年9個月的抗美援朝戰爭中,共殲敵71萬余人,自身傷亡36.6萬余人,敵我傷亡對比為1:0.51。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勝利。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証明沈志華作出“中國犯了一個戰略性決策的錯誤”的判斷是有悖歷史事實的。

五一勞動節期間,讀了華東師范大學國際冷戰史中心主任、教授沈志華先生的《冷戰在亞洲——沈志華講演錄》,感受頗多,頓時產生不吐不快的想法。這部《講演錄》由台灣遠足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獨家2018年5月出版發行。

從總體上看,這部講演錄主要圍繞的是他在長期研究冷戰開始后中蘇關系、中蘇尤其是中國與朝鮮戰爭展開的,書中存在較大的甚至是喪失立場、丟棄原則的政治問題,同時也存在罔顧歷史事實,帶有抹黑的朝鮮內戰性質和斷定志願軍在第二次戰役后不停戰是犯了“戰略性決策的錯誤”、否定中國五年經濟計劃等多方面的問題。這些錯誤論點,散見於這部書各個講演錄中。這裡,主要舉以下兩個方面的例子。

一、這部書存在抹黑朝鮮內戰性質、美化美國軍隊侵略朝鮮的歷史,以及判斷志願軍在第二次戰役后不停戰是犯了“戰略性決策的錯誤”等喪失立場、放棄原則等政治問題。

沈志華在設計朝鮮戰爭的講演錄中,以大量篇幅講述的都是朝鮮北方、金日成是怎麼准備和發動朝鮮戰爭的,以及朝蘇與朝中怎麼商討、應對的情況﹔但是,卻刻意回避、基本不涉及南朝鮮政府、李承晚一直叫囂的“國軍(指南朝鮮軍隊)北進”、武力統一朝鮮,並在1949年進行了高達1836次軍事挑舋的基本歷史事實。同時,沈志華在講演錄中還有意、無意地偏離了作為一個秉持公正立場的學者,所應堅持的一個基本的政治立場: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不管是那一方先開第一槍,這都是朝鮮的內戰,都是一個國家的內政,別的國家一概無權干涉。

沈志華在講演錄中說:講美國“發動侵略戰爭……根本不符合歷史事實,現在不但大家不相信,官方也不這樣說”了。其實,這是有悖歷史事實的。中國官方的立場從來都是堅定的,旗幟都是鮮明的,對朝鮮戰爭的性質都有明確定性:一是,代表官方立場的原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撰寫並於2011年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2卷上冊第二章第一節的標題就是《反對美國武裝干涉朝鮮和侵佔我國領土台灣》﹔二是,代表中國軍方立場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歷史研究所修訂並於2011年再版的《抗美援朝戰爭史》第1卷第3章標題就是《美國武裝入侵朝鮮、台灣,朝鮮戰爭國際化》。

沈志華在講演錄中判斷“第二次戰役結束后時,需要喘息的不是美國,而是中國”,因此,這時不停戰是“中國犯了一個戰略性決策的錯誤”。結論是,這樣“導致朝鮮戰爭的繼續延續”。這樣的判斷和所作的結論過於主觀和輕率。研究抗美援朝戰爭史的學者都知道:第一次戰役結束,殲敵1.5萬余人,其中美軍3500余人,敵我傷亡對比為1:0.71。正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第一次戰役,破滅了麥克阿瑟打到鴨綠江邊結束“最后的攻勢”后,有些部隊可以“回家過聖誕節”美夢,初步穩定了戰局。第二次戰役結束,殲敵3.6萬余人,其中美軍2.4萬余人,敵我傷亡對比為1:0.85。同有制空權、武裝到牙齒的美軍打仗,居然能取得這麼大的勝利,從根本上扭轉了朝鮮戰局。這是國際國內很多人做夢都不會夢到的事情,從此打破人們心中的“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美國統治集團內部的各種矛盾由此爆發。

以上鐵的雄辯的歷史事實,怎麼能自圓沈志華先生所謂的“中國犯了一個戰略性決策的錯誤”呢?

歷史是面鏡子。在1840年以來的近代中國,無論是清王朝軍隊,還是北洋政府軍隊、國民黨政府軍隊,西方列強隻要出動區區的幾萬甚至幾千侵略軍隊,就能長驅直入,把中國軍隊打得落花流水。比如,1900年八國聯軍侵略中國隻有近3萬人(以后有所增加)。最終結局就是俯首稱臣,簽訂不平等條約,割地賠款。

因此,在第二次戰役結束后,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國黨和國家領導人,針對美國為了擺脫其在侵朝戰爭問題上的尷尬局面,為了以爭取時間、獲得喘息機會、准備再戰而開始玩弄“先停火、后談判”陰謀,作出了不怕疲勞、連續作戰抉擇。以后經過第三、四、五次戰役,又殲敵18余萬后,把軍事戰線牢牢地穩定在三八線南北地區,使戰爭進入相持階段。

在美國再打下去也無法越過三八線的形勢下,美國提出通過談判實現“體面停戰”。1951年7月終於迎來朝鮮停戰談判,並經過長達兩年的邊談邊打、談談打打、打打談談的外交與軍事斗爭,真正打痛了美軍和南朝鮮軍隊,最終結束朝鮮戰爭,志願軍取得了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

在3年1個月的朝鮮戰爭中,朝中人民軍對共殲敵109萬余人,其中美軍39萬余人,志願軍在2年9個月的抗美援朝戰爭中,共殲敵71萬余人,自身傷亡36.6萬余人,敵我傷亡對比為1:0.51。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勝利。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証明沈志華作出“中國犯了一個戰略性決策的錯誤”的判斷是有悖歷史事實的。

二、這部書罔顧客觀歷史事實,在不熟悉也不認真了解和研究中國多個五年計劃制定基本情況的條件下,就妄自斷言:“從‘一五’計劃開始,‘一五’計劃不是咱們制定的,都是蘇聯人弄的。”

在講演錄中,沈志華先生煞有介事地侃侃而談:“中國為什麼能改革開放?很重要的一條是它沒有從根本上建立起計劃經濟體制。”他輕率斷言:“從‘一五’計劃開始,‘一五’計劃不是咱們制定的,都是蘇聯人弄的。”其實,沈志華先生都是罔顧歷史事實的。請看以下事實:

大量事實証明,從”一五”計劃到”三五”計劃的制定,作為黨和國家第一把手的毛澤東、作為政府總理的周恩來都是高度重視,他們親自過問,甚至在重要的關節點上直接參與制訂。比如,1951年2月中旬,在毛澤東主持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採納周恩來的提議,成立了由周恩來、陳雲、李富春等組成的領導小組,組織領導“一五”計劃的編制工作。又如,1952年8月,周恩來又偕同陳雲、李富春等率領中國政府代表團訪問蘇聯就“一五”計劃征詢蘇聯領導人的意見,並爭取蘇聯政府對中國“一五”計劃經濟建設的援助。其間,斯大林提出的中國五年計劃規定工業總產值每年遞增20%,是勉強的,不留后備是不行的。必須要有后備力量的建議,得到中國政府的採納。但是,絲毫沒有五年計劃“不是咱們制定的,都是蘇聯人弄的”的歷史文獻記載。再如,1954年11月,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李富春又抽出20來天時間等審核修改“一五”計劃草案。到1955年7月,中國黨和國家領導人精心繪制的中國歷史上第一幅建設藍圖—“一五”計劃終於誕生。

作為具體負責經濟建設和計劃工作的陳雲、李富春,投入了大量精力,花費了眾多時間,參與制訂和貫徹執行五年計劃。他們的這些重大付出,已經比較系統、全面地記錄在他們的傳記和年譜中。其中,《陳雲傳》第21章以《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出台》,《李富春傳》第13章、14章以《編制和落實“一五”計劃》和第19章《組織編制“三五”計劃》為標題,全面、詳細而生動地記載了他們為認真編制和貫徹落實第一個五年計劃和第三個五年計劃建設計劃所付出的大量心血和艱辛勞動。

(來源: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