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學習習近平相關重要論述

作者:吳濤    發布時間:2022-02-21    來源:黨的文獻
分享到 :

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在信息化時代,互聯網日益成為意識形態斗爭的主陣地、主戰場、最前沿。能不能牢牢掌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關鍵要看能不能佔領網上陣地,能不能贏得網上主導權”。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網絡意識形態工作,在管網治網上出重拳、亮利劍,打贏網絡意識形態領域一系列重大斗爭,根本扭轉了過去網上亂象叢生、陣地淪陷、被動挨打的狀況,使網絡空間正能量更加強勁、主旋律更加高昂。圍繞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這一主題,習近平發表了一系列重要論述,深刻回答了關於為什麼要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怎樣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方向性、全局性、戰略性重大問題,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提供了科學指引和根本遵循。學習習近平關於堅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重要論述,對於我們牢牢掌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營造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提高用網治網水平,使互聯網這個“最大變量”變成事業發展的“最大增量”,有重要指導意義。

一、深刻認識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重大意義

弄清楚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重要性緊迫性,是開展斗爭的認識基礎。習近平立足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統籌發展和安全兩件大事,充分闡明了堅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重大意義。

堅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是維護政治安全,保証黨長期執政和國家長治久安的必然要求。政治制度對一個國家長治久安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西方國家策劃“顏色革命”,往往從所針對的國家的政治制度特別是政黨制度開始發難,大造輿論,大肆渲染,煽動民眾搞街頭政治。互聯網的迅猛發展,深刻改變了輿論生成和傳播方式,改變著媒體格局和輿論生態。當前,互聯網已經成為意識形態斗爭的主陣地、主戰場、最前沿。境外反華勢力一直妄圖利用互聯網來“扳倒中國”,一些西方政客直言不諱地稱,“有了互聯網,對付中國就有了辦法”,“社會主義國家投入西方懷抱,將從互聯網開始”﹔境內一些組織和個人在網上不斷變換手法,歪曲丑化黨的歷史和偉大實踐,攻擊否定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企圖爭奪人心、爭奪群眾,破壞黨長期執政的群眾根基。敵對勢力依托於互聯網的滲透、破壞、顛覆等活動對國家安全造成的風險挑戰空前尖銳復雜,如果防范不及、應對不力,就會傳導、疊加、演變、升級,最終危及黨的執政地位、危及國家安全。對此,習近平強調:“互聯網是我們面臨的最大變量,在互聯網這個戰場上,我們能否頂得住、打得贏,直接關系國家政治安全。”“掌控網絡意識形態主導權,就是守護國家的主權和政權。”因此,要堅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切實維護以政權安全、制度安全為核心的國家政治安全。

堅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是凝聚思想共識,團結全國各族人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斗的必然要求。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 100年來黨團結帶領人民進行的一切奮斗、一切犧牲、一切創造的主題。當前,我國進入新發展階段,這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程的大跨越”,“機遇和挑戰之大都前所未有”。要戰勝復興道路上的各種風險挑戰,鍥而不舍實現我們的既定目標,“需要全社會方方面面同心干,需要全國各族人民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截至 2021年 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 10.11億人,互聯網普及率達71.6%,已成為民眾獲取信息、交流思想、表達訴求的主渠道。因此,能否團結全黨全國人民凝聚奮斗共識、形成復興合力,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網絡意識形態工作成效。網絡空間主流是好的,但也有許多雜音噪音。許多錯誤思潮以網絡為溫床生成發酵,企圖沖擊我國社會思想文化和價值觀念﹔西方的普世主義、新自由主義、民主社會主義等價值觀通過網絡大肆滲透,妄圖動搖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網上信息失真、謠言四起時有出現,一些別有用心之人借機煽風點火、渾水摸魚。如果放任不管,勢必消解主流意識形態的凝聚力、向心力,影響全社會共同的道路認同、價值認同、制度認同和文化認同。對此,習近平強調:“如果一個社會沒有共同理想,沒有共同目標,沒有共同價值觀,整天亂哄哄的,那就什麼事也辦不成。”“凝聚共識工作不容易做,大家要共同努力。為了實現我們的目標,網上網下要形成同心圓。”因此,要堅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廓清思想迷霧,鞏固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引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團結一心向前進。

堅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是營造有利外部環境,應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必然要求。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使這個大變局加速演變,國際力量對比深刻調整,全球治理體系和國際秩序面臨重塑。我國世界影響力不斷提升,有能力也有責任在全球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同各國一道為解決全人類問題作出更大貢獻。我國要抓住這一歷史機遇,必須“做好宣傳特別是外宣工作,樹立和平發展的負責任大國形象,最廣泛地爭取國際社會對我們的理解和支持”。互聯網的全球性、開放性,使其成為全球各國增強國際傳播話語權的有效載體,也為我們對外宣介中國主張、中國智慧、中國方案提供了重要契機。但是,一些西方國家把我國發展進步視為對西方制度模式和價值觀的威脅。在國際互聯網上,西方媒體長期妖魔化中國,肆意挑動意識形態對抗,就人權、宗教、疫情、新疆、西藏、香港、台灣等議題,蓄意制造反華分裂言論,嚴重損害我國國際形象。對此,習近平指出:“中國從不搞意識形態對抗,從不主張脫鉤,從不想稱王稱霸。”“但是,我們也不會坐視國家主權、民族尊嚴、發展空間受損,會堅定維護自身正當權益,維護國際公平正義。”他強調:“對那些妖魔化、污名化中國和中國人民的言論,要及時予以揭露和駁斥。”“要講究輿論斗爭的策略和藝術,提升重大問題對外發聲能力。”因此,要堅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為我國營造有利外部輿論環境。

總之,能否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事關黨和國家政治安全,事關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事關對外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這要求我們一定要站在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的高度,深刻認識開展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重要性和緊迫性,科學把握其內在規律,不斷提高斗爭能力和水平。

二、加強網絡空間治理,構建綜合治網格局,筑牢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陣地基礎

陣地是做好意識形態工作的基本依托。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關鍵的問題是要管好治好互聯網。習近平指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必須提高網絡綜合治理能力,形成黨委領導、政府管理、企業履責、社會監督、網民自律等多主體參與,經濟、法律、技術等多種手段相結合的綜合治網格局。”這闡明了新時代網絡治理的領導力量、體制機制和方式方法,為加強網絡意識形態陣地治理、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指明了方向。

(一)領導力量:堅持黨的領導

堅持黨的領導,把網絡工作主導權牢牢抓在手裡,是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根本政治保証和組織保証。習近平指出:“必須旗幟鮮明、毫不動搖堅持黨管互聯網,加強黨中央對網信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確保網信事業始終沿著正確方向前進。”為了加強和改善黨對互聯網工作的領導,全面推進我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事業,不斷開創互聯網發展治理新局面,2014年 2月,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成立。2018年 3月,黨中央將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改為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目的就是加強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2018年 4月,習近平在全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強調:“要加快推進網信三級工作體系建設,落實好地方網信部門主要負責同志雙重管理體制,確保上下聯動、令行禁止。”在黨中央部署下,中央、省、市三級網信管理工作體系初步建立,部分省市網信辦向區縣一級延伸。這一系列決策部署,基本確立了互聯網工作頂層設計和總體架構,形成全國一盤棋的工作格局,對於牢牢掌控網絡空間主導權,筑牢網上意識形態斗爭陣地,具有重大意義。

(二)體制機制:黨委、政府、企業、社會、網民等多主體協同共治

網絡問題的復雜性和多樣性,決定了網絡治理既要堅持黨的領導,又要充分發揮各類主體作用,形成黨委領導、政府管理、企業履責、社會監督、網民自律的協同共治格局。習近平指出:“各級黨委和政府要擔當責任,網絡平台、社會組織、廣大網民等要發揮積極作用,共同推進文明辦網、文明用網、文明上網,以時代新風塑造和淨化網絡空間,共建網上美好精神家園。”具體而言,黨委是網絡治理的領導力量,要加強網上內容監管,規范網上信息傳播秩序,嚴防境外意識形態滲透,防范資本控制輿論的風險,做好價值宣傳、思想引領和輿論引導工作。政府是網絡治理的主導力量,要發揮管理職能,制定法律規范、實施行政管理、制定產業政策、明確技術標准、建立相關制度,做到依法管理、科學管理、有效管理。企業是網絡治理的主要責任方,要積極承擔責任,堅持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統一。社會力量是黨委和政府的有力助手,要發揮監督作用,暢通監督表達渠道,充分調動監督積極性。網民是網絡空間的主體力量,要理性表達、有序參與,增強辨別是非、抵御網絡謠言的能力,培養正確健康的網絡傳播理念。

(三)方式方法:依法治網同技術治網並舉

依法治網是網絡空間治理的基礎性手段。習近平強調:要“堅持依法治網,讓互聯網始終在法治軌道上健康運行。”“要抓緊制定立法規劃,完善互聯網信息內容管理、關鍵信息基礎設施保護等法律法規,依法治理網絡空間。”2016年 11月,《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以此為標志,一系列法律法規密集出台,形成了以網絡安全法為基礎、以行政法規為主體、以部門規章為支撐、以規范管理文件為補充的網絡法治體系。特別是針對網絡意識形態領域,2019年 12月專門出台《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明確了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服務平台、使用者的權利義務、行為規范與懲罰機制,充分發揮立法引領和保障作用。

技術治網是治理互聯網的有效途徑。習近平指出,全面提升技術治網能力和水平,要“以技術對技術,以技術管技術,做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首先,要大力攻克核心技術。互聯網核心技術是我們最大的“命門”,核心技術受制於人是我們最大的隱患,如高端芯片、基礎軟硬件、開發平台、基本算法、基礎元器件等瓶頸仍然突出。因此,必須加快推進國產自主可控替代計劃,構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術體系,從根本上完善我國網絡治理的技術支撐。其次,要以技術賦能治理。要利用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和人工智能等技術,加強網絡安全信息統籌機制、手段、平台建設,把政府和企業、國內和國外的安全威脅、風險情況和事件信息匯集起來,既掌握網絡空間當前狀態,又分析下一步動態,全面推動網絡治理科學化、智能化和精准化。

三、加強網上正面宣傳,壯大主流思想輿論,鞏固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內容根基

加強網上正面宣傳,壯大主流思想輿論,對於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尤為重要。習近平高度重視網上正面宣傳工作,強調“理直氣壯唱響網上主旋律,鞏固壯大主流思想輿論,是掌握互聯網戰場主動權的重中之重”。關於如何加強、壯大網上正面宣傳,習近平著重強調了如下五個方面。

(一)堅持正確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價值取向

網絡輿論是一把雙刃劍。習近平指出:“歷史和現實都告訴我們,輿論的力量絕不能小覷。輿論導向正確是黨和人民之福,輿論導向錯誤是黨和人民之禍。”“加強和改進網上正面宣傳,首先要旗幟鮮明堅持正確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價值取向。”堅持正確政治方向,就要牢牢堅持黨性原則,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堅持正確輿論導向,堅持正面宣傳為主。要突出思想引領,做好馬克思主義宣傳教育工作,深入開展理想信念教育,積極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要以正確輿論引導人,使網絡輿論朝著有利於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有利於推動改革發展、有利於增進全國各族人民團結、有利於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方向發展﹔要抓好網絡空間道德建設,讓正確道德取向成為網絡空間的主流,引導廣大網民尊德守法、文明互動、理性表達,積極培育和引導互聯網公益力量,營造良好網絡道德環境。網絡文明是新形勢下社會文明的重要內容,是建設網絡強國的重要領域。“要堅持發展和治理相統一、網上和網下相融合,廣泛匯聚向上向善力量。”

(二)推進網上宣傳理念、內容、形式、方法、手段等創新

網絡時代的輿論生態、受眾需求和傳播技術發生了深刻變化,做好正面宣傳工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創新。習近平強調:“在信息生產領域,也要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通過理念、內容、形式、方法、手段等創新,使正面宣傳質量和水平有一個明顯提高。”在宣傳理念上,要注重個性化、分眾化、差異化處理,注重各類用戶的群體特征和個體特性,合理制定內容形式、方式方法和目標要求,提高宣傳的科學性、契合度和可接受性。在內容形式上,要創新話語體系和表達方式,准確判斷網絡空間的新語境、新規律,研究廣大網民的新習慣、新需求,結合網絡話語體系和表達方式,堅持平民視角與對等交流,讓黨的創新理論“飛入尋常百姓家”。在方法手段上,要重視可視化呈現、互動化傳播等技術創新,善於利用新媒體的各種視聽符號、表現手法、傳播方式,生成更多個性化、特色化內容,用網民喜聞樂見的方式推動網上正面宣傳。

(三)把握好時、度、效

習近平強調,做好網上正面宣傳,“要把握好網上輿論引導的時、度、效,使網絡空間清朗起來”。“時”就是時機、節奏。網上宣傳需要統籌各方面因素,掌握好時間節點,該早說的不能晚說,該適當觀察后再發聲的不能盲目搶先。“度”就是力度、分寸。要精確把握網上宣傳尺度和密度,既不把大事說小,也不把小事說大﹔既不能視而不見,也不能過度反應。什麼問題要強化報道,什麼問題要淡化處理,都要掌控火候,恰如其分。“效”就是效果、實效。既要拓寬網上宣傳渠道,擴大主流輿論傳播范圍,實現傳播效果最大化﹔又要掌握好重大問題和熱點事件的介入點,把握節奏、順勢而為,增強正面宣傳引導力﹔還要注重宣傳質量和角度,找准思想認識共同點、情感交流共鳴點、利益關系交匯點、化解矛盾切入點,使網上主流宣傳真正深入人心。

(四)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深度融合

隨著信息社會不斷發展和媒介技術加速演進,新媒體日益成為人們的第一信息源和信息傳播主渠道。習近平指出,“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深度融合發展,是佔領信息傳播制高點、擴大宣傳思想文化陣地的必然要求。”“我們要加快推動媒體融合發展,使主流媒體具有強大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推動媒體深度融合發展,要堅持以內容建設為根本,有效整合傳統媒體和新媒體各自資源稟賦,構建適應全媒體時代的採編流程,形成集約化、高效化的內容生產體系﹔要堅持以先進技術為支撐,加強傳播能力建設,持續推進移動優先策略,打造載體多樣、渠道豐富、覆蓋廣泛的移動傳播矩陣,讓主流媒體牢牢佔據輿論引導、思想引領、文化傳承、服務人民的傳播制高點﹔要堅持以創新管理為保障,統籌處理好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中央媒體和地方媒體、主流媒體和商業平台、大眾化媒體和專業性媒體的關系,形成資源集約、結構合理、差異發展、協同高效的全媒體傳播體系。

(五)加強國際互聯網傳播能力建設

網上信息流通是無國界、無邊界的。做好網上宣傳工作,必須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加速提升我國主流意識形態的國際影響力。習近平強調:“我們要把握國際傳播領域移動化、社交化、可視化的趨勢,在構建對外傳播話語體系上下功夫,在樂於接受和易於理解上下功夫,讓更多國外受眾聽得懂、聽得進、聽得明白,不斷提升對外傳播效果。”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我們要善於構建中國話語和中國敘事體系,用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疇、新表述,說清楚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馬克思主義為什麼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什麼好﹔善於運用網絡話語講好中國故事,用各種生動感人的事例全面闡述我國的發展觀、文明觀、安全觀、人權觀、生態觀、國際秩序觀和全球治理觀,說明中國發展本身就是對世界的最大貢獻、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智慧﹔善於採用貼近外國網民的精准傳播方式,關照他們的思維方式和話語習慣,談他們關心的話題,講他們聽得懂的語言,不斷增強國際傳播影響力、中華文化感召力、中國形象親和力、中國話語說服力、國際輿論引導力。

四、發揚斗爭精神,增強斗爭本領,提升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戰略戰術

網絡意識形態斗爭形勢的復雜性和斗爭任務的艱巨性,對斗爭精神、斗爭本領提出了更高要求。習近平堅持運用戰略思維,准確分析網上斗爭規律,提出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戰略戰術,為發揚斗爭精神,增強斗爭本領,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提供了重要指導。

(一)“敢抓敢管,敢於亮劍”

在 2013年召開的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針對一些領導干部不想抓、不會抓、不敢抓意識形態工作的錯誤傾向,習近平明確提出了“敢抓敢管,敢於亮劍”的要求。這一重大原則,對於網絡意識形態領域同樣適用。其中,敢抓敢管,就要堅持黨管網絡媒體、黨管網上輿論。在 2016年召開的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指出:“無論時代如何發展、媒體格局如何變化,黨管媒體的原則和制度不能變。”要把黨管媒體的原則貫徹到新媒體領域,所有從事新聞信息服務、具有媒體屬性和輿論動員功能的傳播平台都要納入管理范圍,所有新聞信息服務和相關業務從業人員都要實行准入管理。敢於亮劍,就要堅定斗爭意志、發揚斗爭精神,敢於同網上一切錯誤言行作斗爭。習近平強調:“各級黨委和領導干部特別是一把手要負起責任來”,要落實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和網絡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實施辦法,守土有責、守土盡責。涉及大是大非問題、涉及政治原則問題,要敢於站在風口浪尖上進行斗爭。要當戰士、不當紳士,不做“騎牆派”和“看風派”,不能搞愛惜羽毛那一套。主流媒體要敢於引導、善於疏導,原則問題要旗幟鮮明、立場堅定,一點都不能含糊。

(二)“增強主動性、掌握主動權、打好主動仗”

牢牢掌握網上斗爭主動權,是奪取斗爭勝利的關鍵所在。習近平強調:“必須增強主動性、掌握主動權、打好主動仗,幫助干部群眾劃清是非界限、澄清模糊認識。”那麼,如何在網上斗爭中始終保持戰略主動?對此,習近平提出了一些重要思想方法。

一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戰略預案。預判風險所在是防范風險的前提。要常思大局、常觀大勢,定期對網絡意識形態領域的重大風險因素進行排查分析、列明清單、做好預案,“哪些方面需要重兵把守、嚴防死守,必須心中有數、了如指掌”。要加強網上輿情監測預警,及時跟蹤輿情高發敏感領域動態,善於發現各種苗頭性、傾向性問題,努力將輿情隱患消滅在萌芽狀態。

二要善於透過現象看本質,強化戰略研判。把握風險走向是謀求戰略主動的關鍵。習近平指出,對“網上發生的一些重大事件以及由此引發的重大社會事件,要有高度的政治警惕性和政治鑒別力”。出現意見分歧,就要及時分析,看看這種意見代表哪些人、代表多少人﹔對網上謠言和噪音雜音,要找出誰在造謠,有什麼企圖,背后有沒有敵對勢力。同時,要深入研判網上各種錯誤思潮的性質、特點、演變趨勢,敏銳把握輿論風險傳播、轉化、聯動規律,避免一些具體問題演變成政治問題、局部問題演變成全局性事件。

三要主動發聲引導,搶佔戰略先機。習近平指出:“我們要主動發聲,讓人家了解我們希望人家了解的東西,讓正確的聲音先入為主。”在發生突發事件時,要掌握引導輿論的先機,還要善於設置正面議題、話題、問題,“該說的說到位,讓該熱的熱起來,該冷的冷下去”,從而控制輿論“風源”,引導輿論“風向”。

四要總結斗爭經驗,建立工作機制。要確保在風險挑戰面前贏得主動,制度起著基礎性、關鍵性作用。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要完善堅持正確導向的輿論引導工作機制,健全重大輿情和突發事件輿論引導機制。要統籌考量網上各類風險的處置方案及效果,分析網上各種問題的發生機理、內在規律和深層原因,將以往成功應對方案加以整合,著力建立完善應對網上斗爭的長效機制,牢牢掌握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戰略主動。

(三)“區別不同問題、採取不同方法”

網絡意識形態領域的錯誤思潮多元、多樣、多變,這就要求我們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必須堅持問題導向,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區別不同問題、採取不同方法。”

首先,在性質上,要善於區分政治問題、思想認識問題和學術問題。網絡空間模糊了敵我界限,一些別有用心之人打著學術討論的幌子,質疑甚至攻擊國家制度﹔西方敵對勢力將錯誤思潮美化成“普世價值”,採用更加隱蔽的方式到處輸出、販賣。如果不能准確區分這些錯誤思想,就難以進行有效斗爭。因此,習近平強調,要“注意區分政治原則問題、思想認識問題、學術觀點問題,旗幟鮮明反對和抵制各種錯誤觀點”。對於學術觀點問題,要“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積極加以引導”。對於思想認識問題,要“積極教育轉化、團結爭取”。對於政治原則問題,要“嚴格加以約束,開展必要的斗爭”。習近平指出:“既不能把網上政治問題當成一般問題,缺乏政治敏感性和政治警覺性,反應遲鈍、應付消極﹔也不能把一般問題政治化,把輿情當敵情,簡單粗暴、一刪了之。”

其次,在策略上,要准確辨析各種錯誤觀點和思潮的本質及影響,有的放矢予以回擊。比如,一段時期,歷史虛無主義在網上沉渣泛起,國內外敵對勢力拿中國革命史、中國共產黨的歷史、新中國的歷史來做文章,竭盡攻擊、丑化、污蔑之能事。對此,習近平指出,其“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亂人心,煽動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要認清其歷史虛無主義的本質,多措並舉、正面交鋒。一要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旗幟鮮明批駁各種歷史虛無主義,用真理揭露謊言,讓科學戰勝謬誤﹔二要加大正面宣傳力度,經常講、反復講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和光榮歷史﹔三要採取學校教育、理論研究、歷史研究、影視作品、文學作品等多種方式,加強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教育﹔四要創作更好更多的黨史新中國史精品力作,引導人民樹立和堅持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增強做中國人的骨氣、底氣和志氣。

(四)“最大范圍爭取人心,構建網上網下同心圓”

意識形態工作是做人的思想工作的。“人心是最大的政治。做網上工作,不能見網不見人,必須下大氣力做好人的工作,把廣大網民凝聚到黨的周圍。”關於如何做好這方面工作,習近平提出了三個具體要求。

一是要走好網上群眾路線。廣大網民是網上斗爭最廣泛、最深厚、最持久的根本力量。習近平指出:“要走好網上群眾路線,提高通過互聯網組織群眾、宣傳群眾、引導群眾、服務群眾的本領。”一方面,各級黨政機關和領導干部“要學會通過網絡走群眾路線,經常上網看看,潛潛水、聊聊天、發發聲,了解群眾所思所願,收集好想法好建議,積極回應網民關切、解疑釋惑”,增強網民對黨的信任和信心,筑牢網上斗爭最可靠的群眾根基。另一方面,要注重發揮網民主體作用,通過廣泛搭建平台、開展特色活動,吸引他們主動參與傳播正能量、監督網上違法行為、反擊錯誤輿論、淨化網絡環境,把廣大網民力量調動起來,打一場網絡意識形態的人民戰爭。

二是要打造網上統一戰線。統一戰線是黨在革命斗爭中的重要法寶,今天在網絡意識形態斗爭中仍然適用。習近平指出:“思想輿論領域大致有紅色、黑色、灰色‘三個地帶’。紅色地帶是我們的主陣地,一定要守住﹔黑色地帶主要是負面的東西,要敢於亮劍,大大壓縮其地盤﹔灰色地帶要大張旗鼓爭取,使其轉化為紅色地帶。”具體到網絡領域,紅色地帶由主流新媒體和網上正面力量構成,要鞏固和拓展,不斷擴大其社會影響﹔黑色地帶由網上一些負面言論包括各種敵對勢力制造的輿論構成,要勇於斗爭,逐步推動其改變顏色﹔灰色地帶處於紅色地帶和黑色地帶之間,要大規模開展工作,用全新的政策和方法團結、吸引他們。特別是對於互聯網和新媒體上的代表人士,習近平強調,要將其“納入統戰工作視野,建立經常性聯系渠道,加強線上互動、線下溝通,引導其政治觀點,增進其政治認同”,“讓他們在淨化網絡空間、弘揚主旋律、維護意識形態安全等方面展現正能量”。

三是要做好青少年網民工作。青少年是網民中的重要群體。據統計,2020年我國未成年人網民規模達到 1.83億,互聯網普及率達到94.9%。此外,青少年對信息甄別能力不夠,很容易受網絡輿論引導。網上種種信息,對他們的求知途徑、思維方式、價值觀念有著重要影響。青少年是“祖國的未來、民族的希望”,做好青少年網民工作意義重大。習近平指出,做好新時代青少年網民工作,首先,要“建設好青少年聚集的網絡平台,創作更多青少年喜愛的網絡文化產品”,通過網絡文學、網絡視頻、網絡劇、網絡動漫、網絡音樂等新穎形式,“把要講的道理、情理、事實用青少年易於接受的語言和方式呈現出來”,激勵他們熱愛黨、熱愛祖國、熱愛人民。其次,要加強網上內容監管,持續開展“清朗”“淨網”系列專項行動,有效改善青少年上網環境,“為廣大網民特別是青少年營造一個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再次,要“把網上輿論引導和網下思想工作結合起來”,既會“鍵對鍵”、又能“面對面”,團結帶動更多青少年與黨同心、與黨同行。

習近平關於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重要論述內涵豐富,意蘊深遠,既有對重大意義的深刻闡述,也有對斗爭方法的科學指導,把我們黨對網上斗爭的規律性認識提升到了新的高度。這些重要論述,不僅是新時代開展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根本遵循,也為我們應對其他領域重要斗爭提供了有益借鑒。我們要以習近平關於堅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重要論述為指引,科學施策、多措並舉,引領壯大網上正面聲音,旗幟鮮明反對歷史虛無主義,堅決打贏網絡意識形態斗爭。

(作者吳濤系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來源:《黨的文獻》2021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