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恩格斯為什麼稱共產主義為“幽靈”?

——《共產黨宣言》首句中譯文的演變

作者:徐洋    發布時間:2015年05月06日    

在中國,對《共產黨宣言》(以下或簡稱《宣言》)第一句話的中譯文,一直就有不同的理解和爭論。這句話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游蕩。”[1]馬克思恩格斯作為科學共產主義的創始人,為什麼開宗明義把共產主義說成令人恐懼的“幽靈”?編譯局的翻譯正確嗎?

一、馬克思恩格斯原文的原意

翻譯的首要原則是以原始語言為底本﹔同樣,考察一種中譯文是否確切,也要首先以它所依據的原始語言為標准。《共產黨宣言》用德文寫成,因此我們首先看看馬克思恩格斯怎樣用德文寫這句話:

“Ein Gespenst geht um in Europa - das Gespenst des Kommunismus.”[2]

在Kommunismus(“共產主義”)之外,這句德文還有兩個關鍵詞,即譯成“幽靈”的Gespenst和譯成“游蕩”的umgehen,其中又以Gespenst最為關鍵,爭議也最大。然而若查閱詞典,便會發現無論是這個兩單詞,還是整個句子,在德文中意義還是比較明確的。

《新德漢詞典》(上海譯文出版社2010年第3版)對Gespenst的釋義為:“(1)鬼怪﹔幽魂,亡靈﹔幻象(2)[轉,雅]幽靈(表示恐怖和危險)”。德文杜登詞典(1999年版的十卷本)對Gespenst(復數Gespenter)釋義:“Furcht erregendes Spukwesen [in Menschengestalt]”。意思是:“引起恐懼的鬼魂之物[以人的形態出現]”。這也就是:“鬼,鬼怪,鬼神,鬼魂,幽靈”。[3]該釋義中的Spukwesen的主干Spuk,意為鬼魂、幽靈,或者(貶義)令人不可思的可怕的事情。詞典還援引《宣言》首句作為Gespenst一詞的名句。該詞典以下兩個詞條頗具啟發性。Gespensterschiff(幽靈船):“傳說中載著死人漂浮在海上的船隻。”Gespensterstude(幽靈時間):“午夜和一點之間的時間。”德文布羅克豪斯百科詞典(1997年第19版)對Gespenst的解釋是:“民間和迷信中預示不祥、總是引起恐懼的鬼魂形象,大都以人形出現,不可與神話形象、神靈或女巫相等同。”

動詞umgehen由兩部分組成,主干為動詞gehen,基本意思為“走”,相當於英語的go﹔可分前綴為um,基本意思為“圍繞”,略約相當於英語的around,about。umgehen的字面意思就是“圍繞著走”或“到處走”。在上引杜登詞典中,umgehen的前兩個義項,一是“流行、流傳”,一是“(幽靈)出現、作祟”。

把這兩個詞的意思放到《宣言》首句裡,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一個幽靈(鬼)在歐洲游來蕩去(神出鬼沒),共產主義的幽靈(鬼)。”

二、其他外文譯本對《宣言》首句的理解

翻譯除了要以原始語言為底本,最好還有其他譯本作參考,特別是作者認可的譯本作參考。以下來看恩格斯校閱過的1885年勞拉·拉法格翻譯的法文版和1888年賽米爾·穆爾翻譯的英文版對《宣言》首句的翻譯。

法文版:“Un spectre hante l'Europe : le spectre du communisme.”[4]

英文版:“A spectre is haunting Europe — the spectre of Communism.”[5]

法文版和英文版對這句話的翻譯幾乎一模一樣:把Gespenst譯成spectre,把umgehen譯成haunt(hanter)。spectre的基本含義是幽靈、鬼魂,引申含義是恐怖或者恐怖的根源﹔而haunt(hanter)的基本含義是常去、糾纏、(鬼魂)出沒。可以說英譯文和法譯文都完整表達了德文原文的意思。

再來看看對中譯本產生過重大影響的日譯本和俄譯本的譯法。

日譯本:“一個の怪物歐洲を徘徊す。”[6]

俄譯本:“Призрак бродит по Европе - призрак коммунизма.”[7]

日文版中Gespenst的對應詞為“怪物”,umgehen的對應詞譯為“徘徊”。俄文版中Призрак的基本意思為幻影、幻象,幽靈等﹔Бродит意為徐行、慢走、徘徊、游蕩。可見,日譯本和俄譯本也大致完整反映了德文原文的意思。

三、《宣言》首句中譯文百余年來的演變

從20世紀初有人節譯《共產黨宣言》開始,《宣言》第一句話大致有以下譯法:[8]

民鳴本(1908):“歐洲諸國。有異物流行於其間。即共產主義是也。”

陳望道本(1920):“有一個怪物,在歐洲徘徊著,這怪物就是共產主義。”

華崗本(1930):“有一個怪物正在歐洲徘徊著——這怪物就是共產主義。”

成仿吾、徐冰本(1938):“一個巨影在歐羅巴躑躅著——共產主義底巨影。”

博古本(1943):“一個幽靈在歐羅巴躑躅著——共產主義底幽靈。”

這裡第一次出現“幽靈”的譯法。

陳瘦石本(1945):“一個精靈正在歐洲作祟——共產主義的精靈。”

喬冠華校成仿吾、徐冰本(1947):“一個巨影在歐羅巴躑躅著——共產主義底巨影。”

莫斯科《共產黨宣言》百周年紀念版(唯真本)(1949):“一個怪影在歐洲游蕩著——共產主義底怪影。”

《宣言》首句的這個譯法基本上一直維持到1964年單行本之前。這裡第一次出現“游蕩”的譯法。

莫斯科外國文書籍出版局1954—1955年《馬克思恩格斯文選》第1卷:“一個怪影在歐洲游蕩著——共產主義的怪影。”

中央編譯局校訂、人民出版社1958年《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1版第4卷:“一個怪影在歐洲游蕩,共產主義的怪影。”

中央編譯局校訂、人民出版社1964年《共產黨宣言》單行本:“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

1964年單行本把Gespenst譯為“幽靈”確定下來。該單行本還專門對這句話加了腳注:

這句話中的“幽靈”一詞,德文是Gespenst,該詞有“幽靈”,“鬼怪”,“幻象”等含義﹔“徘徊”一詞,德文是umgehen,該詞有“來回走動”,“出沒”,“往來”(指鬼)等含義。

1964年單行本的這一譯法通行30年之久,一直維持到1995年。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1995年第2版第1卷:“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游蕩。”

1995年的選集版把umgehen譯為“游蕩”確定下來,從而把整個句子確定下來。此后2009年《馬克思恩格斯文集》、2012年《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版、2014年人民出版社《共產黨宣言》單行本,對這句話沒有再作改動。

四、馬克思恩格斯為什麼把共產主義說成“幽靈”?

翻譯沒有唯一的標准答案。盡管不能說《宣言》目前的通行中譯本是《宣言》中譯本的最終版本,但筆者還是認為,這一譯法基本上准確傳達了《宣言》首句原文的原意。

然而還需要回答另一部分學者的不滿:馬克思恩格斯為什麼不是把共產主義說成神靈,而是說成幽靈?諸多論者已經指出,可以從修辭和行文的需要方面來考慮這個問題。

首先,從《宣言》第一段的上下文可以看出,馬克思恩格斯在這裡是反諷地用反動派的眼光看共產主義:“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游蕩。為了對這個幽靈進行神聖的圍剿,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派和德國的警察,都聯合起來了。”共產主義者要推翻現存制度,當權者自然又怕又恨﹔而共產主義者同盟作為共產黨人的秘密地下組織,對於反動派來說,看不見摸不著卻又無處不在。不得不說,Gespenst用得神形兼備,“幽靈”也翻譯得恰到好處。

其次,通過上述修辭手法的運用,引出發表《共產黨宣言》的必要性和目的。既然共產主義已經被歐洲的一切勢力公認為一種勢力並污蔑為“幽靈”,那麼“現在是共產黨人向全世界公開說明自己的觀點、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圖並且拿黨自己的宣言來反駁關於共產主義幽靈的神話的時候了”。馬克思恩格斯確認,《共產黨宣言》的目的之一就是對共產主義是幽靈的說法加以反駁。

把共產主義比作幽靈在當時的歐洲是一種流行的做法。[9]德國1846年《國家百科詞典》(政治學百科詞典)中的“共產主義”條開篇文字如下:

近幾年來,共產主義在德國成了人們議論的話題,而且已經成為具有威懾力的幽靈(Gespenst)﹔在它面前,一些人感到恐慌,另一些人則借此制造恐慌。鬼怪(Spuk)一遭抨擊,就會銷聲匿跡。隻要我們讓共產主義這種學說在公眾的目光下無所顧忌地加以陳述,公眾的目光就會在頃刻之間看穿共產主義的種種虛妄之處,這樣一來,它就至少不會構成威脅。允許一種學說公開宣傳,隻通過國家法庭對煽動犯罪的邪惡圖謀依法進行公開審理,並讓公眾輿論對這種圖謀作出評判,除此之外對它不加任何限制,這樣的做法確實是歷來防止謬論以各種方式秘密傳播、直至它猝不及防地釀成暴力事件的最佳手段。即便有人力圖使用暴力來實現共產主義,這當然會造成一些混亂,但他們終究不可能使共產主義長期實行。他們至多隻能在各種條件罕見地湊合在一起的情況下,在很小的范圍內取得短暫的成功。[10]

這是科學共產主義宣告誕生之前,共產主義的敵人對共產主義的認知和詛咒。因此,不是馬克思恩格斯稱共產主義為“幽靈”,而是他們借用了敵對勢力的稱呼﹔他們稱共產主義為“幽靈”,就是用敵我雙方都能夠聽懂的字眼說話。

注釋:

[1] 目前通行的《共產黨宣言》的最新中譯文,是中央編譯局編譯、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馬克思恩格斯文集》十卷本(2009年)第1卷、《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版(2012年)第1卷、馬列主義經典作家文庫《共產黨宣言》單行本(2014年)中收載的譯文。三個版本所收中譯文一致。

[2] Marx-Engels-Werke, B. 4, Dietz Verlage Berlin, 1959, S.461. 1938年成仿吾、徐冰根據德文本譯出《共產黨宣言》。

[3] 這是一卷本杜登詞典的中譯本《杜登德漢大詞典》北京大學出版社2013年版對Gespentst的釋義。一卷本杜登詞典的基本釋義同多卷本一致。

[4] Marx et Engels, Manifeste du Parti communiste, éditions du Progrés, Moscou, 1971, p 33.

[5] Marx Engels Collected Works, v. 6, Progress Publishers, Moscow, 1976, p. 481.《宣言》英文版是1920年陳望道本、1930年華崗本、1945年陳瘦石本、1947年喬冠華本的參考或底本。

[6] 馬克思、恩格斯:《共產黨宣言》,〔日〕幸德秋水、堺利彥譯(底本為穆爾翻譯的英文版),載於《平民新聞》1904年11月13日。見〔日〕勞動運動史研究會編:《明治社會主義史料集》(別冊4)《周刊平民新聞》Ⅱ,明治文獻資料刊行會1962年11月23日發行,第428頁。日文版是《宣言》早期中譯本和陳望道本的底本或重要參照。

[7]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俄文第1版第5卷(1929年)和俄文第2版第4卷(1955年)所收《共產黨宣言》俄譯文均是這句話,字句沒有變化。1943年博古依據俄譯文校譯《共產黨宣言》。

[8] 2014年底《共產黨宣言》最新單行本的《編者引言》對《共產黨宣言》重要中譯本的情況作了系統說明。關於《共產黨宣言》首句譯法,可參看:馬天俊:《對〈共產黨宣言〉中國化的一點反思——Gespenst如何說漢語? 》,《馬克思主義與現實》2009年第1期﹔王學東:《<共產黨宣言>第一句話的幾種譯法》,《北京日報》2009年6月15日﹔楊金海:《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源頭一瞥———從〈共產黨宣言〉重要語句的中文翻譯說開去》,《黨的文獻》 2011 年第 6 期。本文這裡所引各例出處,1949年以后的版本如文中所述﹔之前的版本,民鳴本參見《共產黨宣言》(漢譯紀年版),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版﹔其余參見范強鳴主編:《紅色經典第一書:<共產黨宣言>漢譯圖典》,北京: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2012年版。

[9] “這一形象化的比喻在當時相當流行。馬克思可能是受了《國家百科辭典》(阿爾托納,1846年)中一則關於共產主義的詞條的啟發。”這是1986年另一個法文版《宣言》為首句加的腳注。見Marx et Engels, Manifeste du Parti communiste, Messidor, éditions socials, Paris, 1986, p 51.

[10] Das Staatslexikon. Encyklop?die der s?mmtlichen Staatswissenschaften für alle St?nde. Herausgegeben von Carl von Rotteck und Carl Welcker. Dritter Band, Altona, 1846, Seite 290-291. 本材料承蒙德國學者Rolf Hecker教授惠賜,謹致謝忱。

(作者單位:中央編譯局)

專家學者

  • 編輯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