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誕生的劃時代意義

作者:金沖及    發布時間:2013年09月05日    

新中國誕生的劃時代意義

金沖及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在中華民族幾千年歷史長河中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劃時代”三個字,意味著它結束了一個舊時代,開創了一個全新的時代。中國的社會結構、政治經濟文化狀況和它的前途命運,在這以后同以前相比,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新中國成立滿一年的時候,周恩來總理在慶祝大會上說:“經過了這一年,中國 的歷史已經比過去幾百年甚至幾千年經歷了更重要的變化;舊面貌的中國正在迅速地消失,新的人民的中國已經確定地生長起來了。”宋慶齡副主席在《第一年的新中國》中寫道:“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是具有歷史意義和歡欣鼓舞的紀念日。它顯示著人民解放與中國新生的開始。它是新紀元的發軔,我們從此進入了人民的新時代。”他們所說的,也都是結束了一個舊時代、開創了一個新時代的意思。事實上,如果沒有一個新的社會制度取代它,舊的社會制度是不會結束的。

那些飽含深情的話,沒有絲毫夸張。這個日子是值得中華民族子子孫孫永遠銘記的。如果不了解祖國經歷過那麼多而久的屈辱和苦難,如果不了解先人為了這一天的到來曾付出多麼大的代價,人們也許很難真正領會這種感情。最近逝世的前輩學者任繼愈教授兩三年前在《人民日報》上曾很有感慨地寫過一段話:“隻有歷盡災難、飽受列強欺凌的中國人,才有刻骨銘心的‘翻身感’。經歷百年的奮斗,幾代人的努力,中國人終於站起來了。這種感受是后來新中國成長起來的青年們無法體會得到的。他們認為中國本來就是這樣的。”這是一位飽經滄桑的九十老人的肺腑之言,很值得我們深思。

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

凡是在舊中國生活過一段時間的人大概都無法忘記:中國近代的民族苦難實在太深重了。

1840年鴉片戰爭以后,中國便開始喪失獨立地位,逐漸變成半殖民地半封建國家。曾經創造出輝煌古代文明的中華民族,被西方列強蔑視為行將被淘汰的劣等民族。國家的命運不是掌握在中國人自己手裡,而是聽憑外人擺布和宰割。一個又一個反動統治者俯首貼耳地聽命於外人,幫助他們欺壓中國老百姓。每個有血性的中國人,怎麼能不對祖國如此悲慘的處境感到極度的憤怒和痛苦?

中日甲午戰爭使中國的局勢更加惡化了。亡國滅種的嚴重威脅,像一個可怕的陰影那樣,沉重地籠罩在中國愛國者的心頭。孫中山發出“振興中華”的呼喊,成為這以后半個多世紀中華民族行進中的主旋律。

中國真的要滅亡了嗎?出路到底在哪裡?無數愛國者不僅痛苦地思索著,而且進行了不屈不撓的抗爭。但在很長時間內,等待著他們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只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全國各族人民萬眾一心,頑強奮斗,才終於結束了帝國主義對中國的嚴重壓迫,建立起新中國。毛澤東在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上的講話中充滿自豪地宣告:“中國必須獨立,中國必須解放,中國的事情必須由中國人民自己作主張,自己來處理,不容許任何帝國主義國家再有一絲一毫的干涉。”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的開幕詞中,他又說:“我們的民族將再也不是一個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們已經站起來了。”他說出了無數中國人多少年來壓在心底的話。

“中國的事情,必須由中國人民自己作主張,自己來處理,不容許任何帝國主義國家再有一絲一毫的干涉。”這是何等的氣概!它是新中國此后一切進步和發展的根本前提。有了這一條,才談得上中國人在自己的國土上自主地建立一個新國家和新社會,才有中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可言。

人民當家做主人

在舊中國,在野蠻落后的封建制度下,少數剝削者專橫地騎在廣大人民頭上。億萬勞動人民被壓在社會的最底層,過著牛馬不如的生活,遭人冷眼蔑視。他們大多連字也不識,沒有任何政治權利可言,遭受冤屈也無處申訴。隻要想一想魯迅筆下的閏土、祥林嫂那些形象,就使人內心深深感到痛楚。他們佔著中國人口中的絕大多數。這種狀況已經延續了千百年,是舊中國貧窮落后的最深刻的根源。

新中國永遠結束了那種狀況,人民當了家,做了自己國家和社會的主人。人民政府是為人民辦事的,是依靠人民辦事的。獲得解放的億萬勞動人民中迸發出從來不曾有過的建設國家的積極性。庄重的人民政協第一次全體會議上,上海工人代表范小鳳在發言中說:“今天我——一個年青的女工,能夠站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講台上來說話,這是五千年來中國歷史上沒有的事,我感到無上光榮!”少數民族代表張沖在發言中說:“我們彝族一向受壓迫,受歧視,人們叫我們做蠻子、猓玀,不當做人看待。但是,今天我們做了人,並且做了國家的主人,來參加這個中國歷史上沒有先例的大會,實在是無比光榮與興奮。”這些是整個社會大變革中富有象征性的縮影。它把民主從過去少數人的權利,變成多數人都能享受的權利。這才是真正的人民民主。這場社會大變革的廣度和深度確實是中國歷史上從來不曾有過的。

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發生了根本變化,這是新社會的突出標志。世界真的變了。“為人民服務”成為時代的最強音,成為衡量一個人的品德和價值的標准。人們相互以“同志”稱呼,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不再有“上等人”和“下等人”的區別。這在舊社會是難以想象的。親身經歷過這場社會大變革的人,對這些大概都會留下永生難忘的記憶。正是由於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發生了根本變化,在人民群眾中特別是過去不被當作人看待的廣大工農大眾中,形成一種新的勞動態度。19492,沈陽皇姑屯鐵路工廠2500位職工給北平員工的一封信中寫道:“我們真正的翻身了!站起來了!我們改變了舊的勞動態度,我們把工廠變成了自己的家,我們成了工廠的主人。”這樣沸騰的熱情,在舊中國是看不到的。

離開人民的解放,離開人民的當家做主人,離開廣大人民群眾自覺的積極參與,新中國和新社會的建設能取得如此巨大成就是無法想象的。 

祖國的空前統一和團結

還有一點極為重要,那就是國家的統一。

舊中國常被稱為“一盤散沙”,而且長期處在四分五裂之中,中央號令不行,地方上形形色色的“土皇帝”各行其是。民國以來,軍閥割據和軍閥混戰更給人民帶來極大的苦難。這種“一盤散沙”乃至四分五裂的狀況,在舊中國是難以改變的。

新中國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祖國大陸形成空前統一的局面。人民政府能夠根據人民的根本利益,在全國范圍內通盤籌劃,制定明確的路線、方針和政策,採取重大措施。中央政府的政令能夠雷厲風行地推行到全國各地,包括邊疆地區,一致行動。全國各社會階層以前所未有的規模組織起來,建立起各級工會、農民協會、青年團、學聯、婦聯、街道居民委員會等,深入到社會的基層,形成一個巨大的幾乎無所不包的網絡,隨時可以將民眾動員起來完成人民政府的各項工作,根本改變了過去那種散漫無組織的狀態。全國人民的大團結,成為人民政府最廣泛的社會支柱。

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這是新中國力量的源泉,也是中國人多少年來夢寐以求而從來沒有實現過的新局面。

中國是由56個民族組成的多民族國家。各族人民都是新中國的主人。中國的民族關系有著重要的特點:境內各民族在千百年漫長歲月的密切交往中,已形成相互依存、不可分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親密關系,許多民族還長期在同一地區雜居。這些特點是歷史地形成的。第一屆政協代表王再天(蒙古族)回憶道:當人民政協討論《共同綱領》時,“會上會下大家都在熱烈地探討。我國少數民族的人口、分布等情況與蘇聯不大相同,一是少數民族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小,有些民族的人口也很少。二是少數民族人口分布是大雜居、小聚居,有些地方有幾個民族相鄰而居。不適合照搬蘇聯的加盟共和國、自治共和國那樣的國家體制。我們應該根據我們各民族聚居的人口、地域情況,靈活地建立相應大小的民族自治地方。這樣,能更好地實行我們的民族政策,也便於民族自治地方的經濟文化發展,更有利於各民族間的交往和團結,反對帝國主義挑撥民族矛盾、分裂我們祖國的陰謀。”

以往,中國共產黨由於搬用蘇聯經驗,曾提出過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的口號。那時這個問題其實還沒有條件提到現實的議事日程上來。隨著對中國實際國情了解的加深,這個看法逐漸改變。到新中國誕生前夜,周恩來向前來參加人民政協會議的代表作報告,特別談到:“關於國家制度方面,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的國家是不是多民族聯邦制。”他詳細分析中國民族關系的特點后指出:“我們國家的名稱,叫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不叫聯邦。”“我們雖然不是聯邦,但卻主張民族區域自治,行使民族自治的權力。”人民政協通過的作為新中國臨時憲法的《共同綱領》中明確規定:“各少數民族聚居的地區,應實行民族的區域自治,按照民族聚居的人口多少和區域大小,分別建立各種民族自治機關。”這就把統一國家下的民族區域自治,作為新中國一項基本政治制度確定下來。如果當年在處理這個問題上稍有忽略或偏差,它的后果可能會十分嚴重。這是中國共產黨在處理民族問題上的成功創造。它的深遠意義,隨著歷史進程的推進,人們已經看得越來越清楚了。

結 語

有比較才能有鑒別。時間隔得長一些,回頭來看,事情也許看得更清晰。

想一想舊中國國勢危殆、任人擺布、社會貧窮落后的痛苦歲月,看一看當今世界上一些國家內爭不斷、社會動蕩、甚至種族仇殺那種悲慘情景,我們就不能不更加感覺到我們能夠生活在統一穩定、正大踏步前進的新中國是多麼幸福,才能更加明白為什麼新中國在不長的60年內能夠取得如此舉世矚目的成就的原因所在,才能更加體會到新中國成立的劃時代意義。

毛澤東1945年在《論聯合政府》中曾回顧舊中國多少年來的痛苦教訓:“一個不是貧弱的而是富強的中國,是和一個不是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而是獨立的,不是半封建的而是自由的、民主的,不是分裂的而是統一的中國,相聯結的。在一個半殖民地的、半封建的、分裂的中國裡,要想發展工業,建設國防,福利人民,求得國家的富強,多少年來多少人做過這種夢,但是一概幻滅了。”他作了這樣的概括:“就整個來說,沒有一個獨立、自由、民主和統一的中國,不可能發展工業。”也就是說:沒有獨立、自由民主和統一,就不可能在中國實現以工業化為中心的現代化。

新中國誕生的劃時代意義,還有許許多多話可說,而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國家統一是它的三個要點。路總是一步一步走的,凡事都有個先后。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隻有實現了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國家統一,才能為祖國繁榮富強和人民共同富裕創造根本的前提。沒有這個前提,一切都無從談起。

新中國誕生是一個全新的出發點,是和舊時代根本不同的新國家和新社會。中華人民共和國正是從這裡起步。當我們迎來新中國成立60周年的時候,當我們今天看到中國在國際金融危機風暴震蕩中依然能滿懷信心地大步邁進時,不能不從內心深處對先人奮斗留給我們的一切,充滿感激之情。

(作者系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原常務副主任)

(來源:《光明日報》20090914日)

專家學者

  • 編輯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