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和學哲學

作者:金沖及    發布時間:2015年06月19日    

陳雲和學哲學

金沖及

[摘要]陳雲能夠創造出十分光輝的業績,為黨和國家作出突出貢獻,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極端重視在生活和工作中學習哲學。陳雲從來不是把學哲學當成單純書齋中那種脫離實際的空談,而是力求掌握正確的思想方法,作為引導行動的指針。他認為,學習馬克思主義哲學,必須把最主要的力量用在把握它的精髓上,那就是實事求是,也就是他常說的“不唯上、不唯書、隻唯實”。為了減少和避免認識客觀事物的片面性,陳雲還提出了“交換、比較、反復”三種方法。根據自己一生成功和遭受挫折的切身經驗,他在晚年還一再叮囑:學馬克思主義哲學,是思想上的基本建設。

[關鍵詞]陳雲﹔哲學﹔實事求是

陳雲是中國共產黨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的重要成員,又是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的重要成員,從1931年成為臨時中央政治局成員、1934年成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到1992年從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的崗位上退下來,他經歷了革命、建設、改革各個歷史時期,長期處在黨中央的最高決策層中。能夠這樣說的,大概隻有鄧小平和他。

陳雲的業績是多方面的,而又有他突出的貢獻:第一,他是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的開創者和奠基人之一。新中國成立初期,毛澤東曾經稱贊他所主持的平抑物價、統一財經意義“不下於淮海戰役”。(《毛澤東傳(19491976)》(上),中央文獻出版社2003年版,第6263頁。)接著,他又成功地主持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制訂和執行,為國家的社會主義工業化和經濟建設奠定了基礎。在三年經濟困難時,毛澤東說過“國亂思良將,家貧思賢妻”,指的就是他。(參見《毛澤東傳(19491976)》(下),中央文獻出版社2003年版,第953頁。)改革開放期間,陳雲又以戰略性的遠見,經過深思熟慮,抓住要害,提出許多關鍵性的決策。如在1979年提出:要有兩三年的調整時期,才能把各方面的比例調整過來。(參見《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48頁。)鄧小平對這件事評價很高,並且在幾年后說:如果沒有這次調整,就沒有今天的形勢。第二,在黨的建設方面,他曾擔任七年中央組織部部長、九年中央紀委書記,在黨內立下很多重要規矩。實行改革開放后,他最早提出“執政黨的黨風問題是有關黨的生死存亡的問題”,主張“必須成千上萬地提拔中青年干部”。(《陳雲文選》第3卷,第273302頁。)這些名言,將永遠鐫刻在中國共產黨的史冊上。

為什麼在同樣或相似的環境中,各人的成就和貢獻有大有小,甚至有成有敗?為什麼陳雲能夠創造出這樣多常人難以企及的光輝業績?十分重要的原因是:他極端重視學哲學,要求人們把學哲學放在生活和工作中異常突出的地位。他的女兒回憶道:“爸爸在江西工廠‘蹲點’的時候跟我講:毛主席之所以能夠領導我們把中國革命搞成功,其中一個特別重要的原因,也是毛主席非常高明的地方,就是他用哲學思想培養了一代人。”“每當他講到毛主席在延安要他學哲學的時候,我就看到他兩眼放光,非常激動。”

為黨和人民的事業而學哲學

陳雲重視學哲學,從來不是把它當成單純書齋中那種脫離實際的空談,而是出於黨和人民事業發展的現實需要,力求掌握正確的思想方法,作為引導行動的指針。

他多次強調:要把我們的黨和國家領導好,最要緊的,是領導干部的思想方法。學習理論,“首先要學哲學,學習正確觀察問題的思想方法。如果對辯証唯物主義一竅不通,就總是要犯錯誤”。“學習哲學,可以使人開竅。學好哲學,終身受用。”(《陳雲文選》第3卷,第46362頁。)他認為這不只是個人的問題,說:全國人民把希望寄托於我們身上,我們有這樣的責任,不能搞壞,搞壞了不是一個人、幾個人的事,而是關系全國人民的得失。(參見《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97298頁。)

陳雲談學哲學重要性最多的是兩個時期:一個是延安時期、特別是延安整風中,另一個是改革開放時期。這都是中國共產黨面對重大歷史性變化的時刻。為了適應這種變化,並且在變化中跨出重大的新步子,首先需要從端正思想路線入手,使主觀認識符合客觀實際。處

在這種時刻,更需要把學哲學的問題提到異常突出的地位上來。

延安整風的基本問題是整頓三風,其中主要是反對主觀主義,也就是從思想路線的高度來總結黨以往犯“左”傾錯誤的根源。陳雲幾年后在《怎樣才能少犯錯誤》的報告中講道:“我們怎樣才能少犯錯誤,或者不犯大的錯誤呢?在延安的時候,我曾以為自己過去犯錯誤是由於經驗少。毛主席對我說:你不是經驗少,是思想方法不對頭。他要我學點哲學。過了一段時間,毛主席還是對我說犯錯誤是思想方法問題。他以張國燾的經驗並不少為例加以說明。第三次毛主席同我談這個問題,他仍然說犯錯誤是思想方法問題。后來,我把毛主席從井岡山到延安寫的著作都找來看,研究他處理問題的方法。同時再次考慮,錯誤到底是從哪裡來的?我得出一條結論,是由於主觀對客觀事物認識上有偏差。凡是錯誤的結果都是由行動的錯誤造成的,而行動的錯誤是從認識的錯誤來的。認識支配行動,行動是認識的結果。”(《陳雲文選》第1卷,第342頁。)他以后向鄧小平說過這段經歷。鄧小平十分贊同,說:“延安整風,反對主觀主義、宗派主義和黨八股,就是從根本上而不是從枝節上解決問題。”(《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82頁。)

陳雲在延安擔任中央組織部部長,在組織部內組織了一個包括副部長李富春在內的六個人的學習小組,學習哲學。參加這個小組的王鶴壽回憶道:“陳雲同志規定的學習辦法是,對很厚的一本哲學書,從頭至尾一章一章一段一段地讀,每個星期必須讀到哪一章哪一段。在學習小組討論會上,每個人都必須如實報告是否精讀了規定的章節,誰也不能(包括他自己)借口工作忙沒有讀完規定的章段,這是學習的紀律。然后開始討論,各抒己見。”(王鶴壽:《沉痛悼念陳雲同志》,《緬懷陳雲》,中央文獻出版社2000年版,第46頁。)這個學習小組每星期一上午開會,雷打不動,一直堅持下來。小組成員中陳雲的工作是最忙的,但從來沒有欠讀一章一段。以后他多次說:在延安那一段學習,得益很大。他的夫人於若木說:他讀起書來,如飢似渴,有時甚至到了拼命的程度。毛澤東也稱贊道:“陳雲同志有‘擠’的經驗。他有法子‘擠’出時間來看書,來開會。”(《陳雲傳》(上),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年版,第310頁。)

改革開放時期,面對新的形勢和大量出現的新問題,更要求主觀認識能符合迅速變化著的客觀實際,這是很不容易的。他和許多老同志又正要退下來,對缺乏足夠經驗的年輕的領導干部抱著殷切的期望。於是,陳雲便再次著重地強調學哲學的極端重要性。

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中共中央著手起草《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統一全黨的思想。陳雲向鄧小平建議“中央提倡學習,主要是學習馬克思主義哲學,重點是學習毛澤東的哲學著作”。兩天后,鄧小平向《決議》起草組談了陳雲的意見,並且說:“現在我們的干部中很多人不懂哲學,很需要從思想方法、工作方法上提高一步。”(《鄧小平文選》第2卷,第303頁。) 陳雲也對起草組負責人說:“在黨內,在干部中,在青年中,提倡學哲學,有根本的意義。”“隻有掌握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上、工作上才能真正提高。”(《陳雲文選》第3卷,第285頁。)

1987年,陳雲已准備從第一線退下來。這是新老交替的時刻。陳雲對新的中央負責人叮囑什麼呢?他說:“過不了多少年,黨和國家的全部領導重擔都要落在你們一代身上。”“要把我們的黨和國家領導好,最要緊的,是要使領導干部的思想方法搞對頭,這就要學習馬克思主義哲學。”“希望能夠組織政治局、書記處、國務院的同志都來學習哲學,並把這個學習看成工作的一部分,也是自己的一項重要責任。”(《陳雲文選》第3卷,第360362頁。)

這是一位年過八旬的卓越的老一輩領導人,總結畢生經驗,對后來者的期待和囑咐。其中,他突出“學習哲學”、“把思想方法搞對頭”,把它稱作“最要緊的”,這確實很值得我們深思。

實事求是的楷模

陳雲提倡學哲學,最看重的是什麼?是實事求是,是要使主觀認識符合十分復雜的、並且在不斷變化著的客觀實際。當然,馬克思主義哲學是一個嚴整的理論體系,是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決不能簡單化庸俗化地去對待它,那樣不可能真正懂得和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前面所說陳雲學習哲學時付出的那種艱苦努力充分地說明了這一點。但必須把最主要的力量用在把握它的精髓上,那就是實事求是,使主觀認識符合客觀實際。陳雲常說的“不唯上、不唯書、隻唯實”就是這個意思。

他回憶道:“在延安的時候,我曾經仔細研究過毛主席起草的文件、電報。當我全部讀了毛主席起草的文件、電報之后,感到裡面貫

穿著一個基本指導思想,就是實事求是。”(《陳雲文選》第3卷,第371頁。) 

實事求是,就得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隻唯實”。在作決策、採取行動時,必須先進行切實而周密的調查研究,把各方面的事實真正弄清楚,經過分析,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才能做到對症下藥。陳雲把它看作做好工作的先決條件。他說:“領導機關制定政策,要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時間作調查研究工作,最后討論作決定用不到百分之十的時間就夠了。”“難者在弄清情況,不在決定政策。”(《陳雲文選》第3卷,第189361頁。)這是他在工作中能取得成功的秘訣所在。

可以看看陳雲是怎樣工作的。舉一個例子,19611月,為了進一步克服當時的嚴重經濟困難,毛澤東號召“大興調查研究之風”。陳雲在這時進行了農村調查和煤炭冶金工業調查。

農村是當時經濟困難最嚴重的地方。中央領導人分別到各地農村進行調查。陳雲用5個月時間分兩次到十多個省市進行調查,其中最

突出的是這年6月到青浦縣小蒸公社進行的一個月調查。他住在農民家,吃在農民家,上午開座談會,下午到田頭、養豬場和農家作實地考察,把群眾議論最多的問題歸納為三個:母豬公養還是私養、農作物種植的安排、自留地的處理。那時全國豬肉供應緊張,母豬公養還是私養,實質上是要不要放寬農村政策的問題,也是涉及當地農民切身利益的問題。陳雲對小蒸的15個養豬場考察了10個,又聽取農民的看法,仔細比較公養和私養的利弊,總結出公養的苗豬死亡率高的6個原因,確定還是以私養為宜。農作物種植的安排,直接反映出干部主觀、蠻干、瞎指揮的問題。增加自留地,有助於減輕農民的口糧不足以渡過難關。這樣的調整,取得了明顯的實效。

農村狀況剛開始好轉,重工業產值又出現令人震驚的大幅度下降,原因卻一時還弄不清楚。周恩來提議由陳雲從10月中旬到12月中旬先后召開煤炭工業和冶金工業座談會。前一次會開了21天,后一次會開了24天。參加會議的是有關部門領導人、重要廠礦負責人,還有一些在第一線工作了解實際情況的人。會議的開法,先由各部門和廠礦匯報情況,陳雲鼓勵他們要講真話,大膽地說,什麼意見都可以發表,然后把大家所談的歸納成十幾個問題,一個一個討論,分析問題產生的症結所在,研究解決問題的辦法。大家暢所欲言,充分談了自己的看法。陳雲不時插話,並且把大家的意見綜合起來,指出問題出在忽視綜合平衡、指標過高、浪費嚴重、管理混亂、工人體力下降等。周恩來高度贊揚陳雲的報告,說:“這一下,把原因說清楚了。”

在平時,他經常到商店、菜場等去看看。遇到重要的統計數字,自己打算盤計算。這樣來了解市場和經濟運行的狀況。採取重要措施

后,他幾乎天天向有關部門了解推行情況和遇到的問題,以檢驗決定實行的效果,並進行必要的調整。

為什麼陳雲在領導經濟工作中能夠取得那麼大的成功?為什麼其他人視為畏途的許多“老大難”問題,在他手中常能得到成功的解決?為什麼他說的話和做的事總是那樣實在並且切中要害?原因就在他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是正確的,他的決策是根據對實在情況的科學分析作出來的。而那些習慣於拍腦袋決策、拍胸脯保証、最后卻拍屁股走人的干部,同他的做法是截然不同的。因此,他語重心長地叮囑:有的同志“天天忙於決定這個,決定那個,很少調查研究實際情況。這種工作方法必須改變”(《陳雲文選》第3卷,第34頁。)。

交換、比較、反復

從實際出發,說起來容易,做起來並不容易。客觀事物是復雜的,常常包含相互矛盾的多個側面,並且在不斷發生變化,不是一眼都能看清楚。人們對事物的認識,通常需要經過一個在實踐中由淺入深、由表及裡的過程。決不能把走馬看花時獲得的一點粗枝大葉的印象、甚至一些道聽途說的靠不住的話當作客觀實際的全體,而且還自以為是,那樣沒有不跌跤子的。

人們常說陳雲處事“穩”和“細”,這確是他的特點。他曾說過:“我們犯錯誤,就是因為不根據客觀事實辦事。但犯錯誤的人並不都是沒有一點事實根據的,而是把片面當成了全面。”(《陳雲文選》第3卷,第189頁。)為了減少和避免認識客觀事物的片面性,陳雲提出了“交換、比較、反復”三種方法。交換,就是互相交換意見。兩人各看到一面,都是片面的。如果交換一下意見,就會得到全面的符合實際的了解。比較,是對各種不同意見進行多方面的比較,不僅要看到正面,還要看到反面,不僅要聽正面的意見,也要聽反面的意見,才能使判斷更正確。反復,就是決定問題不要太匆忙,要留一個反復考慮的時間,對關系重大的問題尤其應當這樣。他說,“不唯上、不唯書、隻唯實”是唯物論,“交換、比較、反復”是辯証法,合起來就是唯物辯証法。(參見《陳雲文選》第3卷,第372頁。)

他對重要問題的判斷和決策,從不簡單地照抄套用那些現成的方案,而是敢於進行創造性的探索。這種探索總是慎而又慎,力求做到最切合實際狀況。當他未拿定主意以前,會請別人給他補充情況,或提出各種分析看法,然后他把方方面面的情況綜合起來再思索,把思索出來的東西講給別人聽,征求意見,直到修改滿意為止。一旦把事情弄清了,看准了,就下最大的決心,頂住各種壓力,堅持貫徹到底,做出結果來。

可以看一看新中國成立初期的1953年陳雲如何處理令人感到異常棘手的糧食統購統銷問題,作為例子。那時候,糧食供銷在全國范圍內出現緊張,城鎮和農村缺糧地區的糧食供應得不到保障,不法私商的投機活動又十分猖獗,糧價上漲,全國刮起一股搶購糧食之風,人心開始浮動。負責財政經濟工作的陳雲說:“我現在是挑著一擔‘炸藥’,前面是‘黑色炸藥’,后面是‘黃色炸藥’。如果搞不到糧食,整個市場就要波動﹔如果採取征購的辦法,農民又可能反對。兩個中間要選擇一個,都是危險家伙。”(《陳雲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08頁。)怎麼辦?他廣泛聽取意見后,考慮了8種處理辦法,如隻配不征、隻征不配、原封不動、統購統銷等,慎重地比較每一種辦法有什麼利,有什麼弊,最后得出結論:根據現有情況,處理辦法隻能是在農村實行征購,在城市實行定量配給,合稱為“統購統銷”。為了照顧農民的利益,在征購數量和牌價等方面都作了恰當的規定。事實証明,在物資十分缺乏、往往供不應求的情況下,為了保障居民能得到起碼的生活必需品,這是當時唯一可行的辦法,收到了預期的效果。

正是根據自己一生成功和遭受挫折的切身經驗,這位老人在晚年一再叮囑后人:“學馬克思主義哲學,是思想上的基本建設。”(《陳雲傳》(下),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年版,1789頁。)19899月,他又寫信給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委說:他最近考慮一個問題,就是應該組織中顧委常委和在京委員學習和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其目的有二:“一是我們這些老同志有豐富經驗,但需要進一步提高理論水平﹔二是帶動新干部乃至全黨同志都來學習哲學。”(《陳雲傳》(下),第1810頁。)可見倡導和鼓勵學哲學,這是他始終念念不忘的重要事情。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次集體學習時強調:“必須不斷接受馬克思主義哲學智慧的滋養,更加自覺地堅持和運用辯証唯物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增強辯証思維、戰略思維能力,努力提高解決我國改革發展基本問題的本領。”(《人民日報》2015125日。)這是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所必需的,而在陳雲誕辰110周年的時刻,也是對這位老人家最好的紀念。

作者金沖及,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原常務副主任、研究員,北京100017〕

(來源:《黨的文獻》2015年增刊)

專家學者

  • 編輯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