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重視學習的思想風范對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的啟示

作者:熊亮華    發布時間:2014年04月23日    

陳雲重視學習的思想風范對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的啟示

熊亮華

論文提要:陳雲是中國共產黨人重視學習、善於學習的杰出代表,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可以從他重視學習的思想風范中獲得寶貴的啟示和借鑒。陳雲“學習是共產黨員的責任”的論斷,啟示我們把學習型政黨建筑在黨員高度的學習自覺性基礎上。陳雲強調學習首要的任務是把思想方法搞對頭,啟示我們抓住建設學習型政黨的根本。陳雲把總結經驗作為學習的重要內容,啟示我們在建設學習型政黨中既要重視書本知識的學習,又要重視從自己的經驗中學習。

學習是中國共產黨的優良傳統,是一個重要的政治優勢。黨在90年的奮斗歷程中,始終重視學習、善於學習,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進程,不斷深化對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的規律性認識。陳雲作為黨的第一、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重要成員,是中國共產黨人重視學習、善於學習的杰出代表。他的刻苦精神被毛澤東稱許為“有‘擠’的經驗”,“他有法子‘擠’出時間來看書、來開會”[①]。他提倡新時期開展全黨學習的建議受到鄧小平的肯定,認為“這個意見很好”,“我看應當搞學習運動”。[②]陳雲重視學習的經驗、風范和一系列思想,是中國共產黨黨建理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總結歷史經驗,指出不斷學習、善於學習“是黨始終走在時代前列引領中國發展進步的決定性因素”,[③]提出了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的任務。這是新的歷史條件下提高黨的思想建設科學化水平的重大戰略部署,陳雲重視學習的思想風范可以提供寶貴的啟示和借鑒。

啟示一: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

要以黨員高度的學習自覺為基礎

193912月,陳雲在延安擔任中央組織部長時提出了著名論斷:“學習是共產黨員的責任”。[④]這個論斷的含義就是,對於一個黨員來說,學習不是可有可無的事,也不是一時的任務,而是和為黨工作一樣,是必須履行的對於黨的政治責任。

一、對學習意義的認識決定學習的決心。

陳雲為什麼要把學習提到黨的政治責任的高度?就是為了推動一些黨員堅定學習的決心。

當時,由於長期處於戰爭環境,黨內沒有時間進行系統的馬列主義教育,許多工農出身的黨員干部缺乏文化知識,廣大黨員的文化、理論水平有待提高。1938年毛澤東在中共六屆六中全會上指出:“指導一個偉大革命運動的政黨,如果沒有革命理論,沒有歷史知識,沒有對於實際運動的深刻的了解,要取得勝利是不可能的。”“普遍地深入地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的任務,對於我們,是一個亟待解決並須著重地致力才能解決的大問題。”他號召“來一個全黨的學習競賽”。[⑤]

但在學習中,有的黨員對學習的意義認識上並不深刻。有的認為打仗時隻要一沖就行了,學不學文化不重要。有些黨員認為隻要一天到晚不停工作就算盡了對黨的全部責任,輕視學習。認識上的不足反映到學習成效的差異上。陳雲總結學習情況和經驗時說:“一年多來,雖然進度不同,但大體上都在學習”,“我覺得對於學習的意義認識得夠不夠,是決定我們能否下決心學習的關鍵”。[⑥]

二、學習的意義在於它是做好黨的工作的必要條件。

對學習意義的認識不足,主要是有些黨員把學習與工作割裂了。陳雲認為,要正確認識學習的意義,必須把學習和工作聯系起來。他指出:“學習是做好工作的一個條件,而且是一個必不可少的條件。”[⑦]

什麼樣的條件呢?陳雲分析說:革命事業是一種偉大的艱巨的工作,特別是中國革命的環境和革命運動更是萬分復雜,變化多端。“共產黨員有了革命的理論,才能從復雜萬分的事情中弄出一個頭緒,從不斷變化的運動中找出一個方向來,才能把革命的工作做好。不然,就會在復雜的、不斷變化的革命環境中,迷失道路,找不到方向,不能獨立工作,也不能正確地實現黨的任務和決定。”[⑧]

陳雲指出,要具備這樣的條件,就必須學好文化、學習理論。“每個共產黨員要隨時隨地在工作中學習理論和文化,努力提高自己的政治水平和文化水平,增進革命知識,培養政治遠見”。相反,一天到晚工作而不讀書,不把工作和學習聯系起來,就難以達到做好工作的條件,那樣,“工作的意義就不完整,工作也不能得到不斷改進”。[⑨]

在這樣的認識基礎上,陳雲提出了“學習是共產黨員的責任”的論斷。他告誡黨員干部:“努力提高自己的覺悟程度及通曉馬列主義的基礎,僅僅做了黨所分配的工作而不學習理論,還不算盡了黨員的全部義務。”[⑩]19415月他在為中央起草的《關於黨員參加經濟和技術工作的決定》中重申:“學習理論和參加實際工作都是每個共產黨員不可或缺的責任”。[11]在延安整風中他也強調,每個同志要意識到通過學習提高自己也是“對於革命應有的責任心”。[12]

三、黨員對學習的政治責任感,是學習成為黨的政治優勢的強大動力。

把學習作為黨員的政治責任,就要求黨員要像主動自覺地為黨工作一樣,主動自覺地學習。陳雲提出:“隻要大家認識清楚學習的重要性,就應該想法擠時間來讀書。”“現在無論你怎樣忙,為了把握偉大而又變化多端的中國革命運動,必須增加一點革命的理論,增加一點歷史的知識。”陳雲特別要求高級干部“首先要努力學習,成為學習的模范”,因為他們常常擔負獨當一面的領導工作,“更有責任而且更有必要提高自己的理論水平”。[13]

幾十年來,正是黨員把學習作為對黨員的應盡義務和責任,使學習成為中國共產黨的強大政治優勢。陳雲說過:“一個共產黨員是難得機會長時期在課堂上學習的,因此,必須善於在繁忙的實際工作中,自己爭取時間去學習,這一點必須有堅持的精神才能做到。”[14]這種自覺學習的堅持的精神,就來自於黨員把學習當作對黨的政治責任。對於履行黨員的學習責任,陳雲是身體力行的。在幾十年革命生涯中,他從沒有停止過學習。一直到了晚年,他還要求領導干部要意識到自己身上的重擔,開展學習,“把這個學習看成是工作的一部分,也是自己的一項重要責任”。[15]

四、世情、國情、黨情要求黨員學習的政治責任應該更加明確、突出。

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就是要在全黨營造崇尚學習的濃厚氛圍,使各級黨組織成為學習型黨組織、各級領導班子成為學習型領導班子,在學習中優化知識結構,提高綜合素質,增強創新能力。但是,現在有些黨員干部不思進取、碌碌無為,不願學﹔有些黨員干部熱衷應酬、忙於事務,不勤學﹔有些黨員干部裝點門面、走走形式,不真學﹔有些黨員干部心浮氣躁、淺嘗輒止,不深學﹔有些黨員干部食而不化、學用脫節,不善學。[16]“五不”現象突出表明,不少黨員干部還缺乏學習動力、學習自覺。

應當看到,現在黨員隊伍的理論和文化素養總體上比過去高多了,但從我們面臨的世情、國情和黨情來看,黨員做好黨的工作,要求的條件比過去不是少了而是多了,不是降低而是更高了。國際政治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現代科學技術進步日新月異、知識更新和傳播速度大大加快。19世紀初,知識總量60年翻一番﹔進入21世紀以來,知識總量35年翻一番。[17]現代化建設需要學習的經濟、政治、文化、科技、社會和國際等各方面知識廣泛而豐富。黨隻有努力掌握和運用一切科學的新思想、新知識、新經驗,才能順應時代發展。今天的中國共產黨是有著七千多萬黨員、領導著十三億人的大黨,是一個經濟總量世界第二、對世界和平和發展影響舉足輕重的大國的執政黨。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第三步發展階段,既是重要戰略機遇期,也是矛盾凸顯期。在新的歷史條件下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更為廣闊的前景,對黨的執政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胡錦濤指出:“面對這樣的新形勢新任務,如果我們的領導干部不抓緊學習、不抓好學習,不在學習和工作中不斷提高自己,就難以完成肩負的歷史責任,甚至難以在這個時代立足。”[18]

因此,黨員學習的政治責任應當更加明確、更加突出,使每個黨員都能真正深刻認識到學習的意義和緊迫性,才能教育和引導廣大黨員特別是各級領導干部牢固樹立馬克思主義學習觀,使學習真正成為他們的一種基本的生活態度、一種高遠的精神境界、一種自覺的價值追求。黨員有了這樣高度的學習自覺,就為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打下牢固的基礎。

啟示二: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

要牢牢抓住思想方法這個根本

黨的理論學習絕不能無的放矢。在這個問題上,陳雲最強調的就是“用馬克思主義之‘矢’射中國革命之‘的’”,就是堅持實事求是。他說:“實事求是,這不是一個普通的作風問題,這是馬克思主義唯物主義的根本思想路線問題。”[19]

學習的根本問題是把思想方法搞對頭,堅持實事求是,這是陳雲一生學習的最深刻的體會。他把這說成是“最要緊的”、“根本的”、“終身受用”、“思想的基本建設”。他說:“學習理論,最要緊的,是把思想方法搞對頭。因此,首先要學哲學,學習正確觀察問題的思想方法……因為思想方法不對頭,所以經驗提不高。這一點,對於任何工作的同志,對於解決任何問題,都是最重要的。”“在黨內,在干部中,在青年中,提倡學哲學,有根本的意義……隻有掌握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上、工作上才能真正提高。” “要把我們的黨和國家領導好,最要緊的,是要使領導干部的思想方法搞對頭,這就要學習馬克思主義哲學……總之,我個人的體會是:學習哲學,可以使人開竅。學好哲學,終身受用。” [20]“學馬克思主義哲學,是思想的基本建設。”[21]

陳雲親身經歷了中國革命、建設、改革的各個階段,親身參與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進程。對於思想方法在學習中的根本意義,他是基於自己一生學習的切身體會和豐富的實踐經驗總結出來的。

一、在學習中把思想方法搞對頭,是提高黨員政治水平的條件。

歷史上,王明“左”傾路線給黨的事業造成了嚴重損失。與王明等教條主義者不同,陳雲是從工人運動中成長起來的中央領導人。但他未能辨別“左”傾錯誤。在延安,他三次同毛澤東討論這個問題,認為自己犯錯誤是由於經驗少,毛澤東不同意。陳雲回憶說:“毛主席對我說,你不是經驗少,是思想方法不對頭。他要我學點哲學。”“他以張國燾的經驗並不少為例加以說明。”[22]

在毛澤東的啟發下,陳雲發奮學習馬克思主義哲學,特別是學習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毛澤東的著作。這次學習,是陳雲以馬克思主義理論與實踐經驗相結合的重要過程。他的秘書劉家棟回憶說:陳雲當時工作分學習、干部談話、開會三大塊,“從佔用時間來說,學習是排在第一位的”。[23]他的夫人於若木則說他讀書“有時甚至到了拼命的地步”。[24]他在學習哲學時,除認真鑽研毛澤東同志的哲學著作外,還看了不少參考書,如李達的《新社會學大綱》,日本河上肇的哲學著作,還有《資本論》和《列寧選集》等。“他每看完一本書,對這本書究竟講了些什麼,都可以很准確地用自己的語言講解出來,而且能識別一些不同看法的對與錯,特別是那些違背馬列主義經典著作的東西,能很快識別,進行批判。”能做到這些,“是因為他有豐富的經驗,善於把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同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結合起來”。[25]

通過學習,陳雲形成了實事求是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他說:“當我全部讀了毛主席起草的文件、電報之后,感到裡面貫穿著一個基本指導思想,就是實事求是。那末,怎樣才能做到實事求是?當時我的體會就是十五個字:不唯上、不唯書、隻唯實,交換、比較、反復。”“這十五個字,前九個字是唯物論,后六個字是辯証法,總起來就是唯物辯証法。”[26]

思想上的成熟決定了政治上的成熟。陳雲深刻感受到自己學習前后的變化。他說:“如果以后要少犯錯誤,就要有這種精神。”“就是要認真地實事求是地分清是非這樣一種精神。”“就是說當一個主張決定了,就要看一看,這個決定和客觀情況符合不符合?這個情況不是局部的而是全面的情況。”[27]他多次對別人提到,在延安那段學習對他幫助很大,自從學習哲學以后,講話做事才有了唯物論、辯証法,可以說終身受用。[28]

正確的思想方法為辨別路線是非提供了有力的武器。陳雲說:“這樣系統地學了幾年馬列著作和毛澤東著作,對我很有幫助,從思想理論上把王明的一套‘打倒’了。” [29]他總結自己犯錯誤的性質說:“我參加革命二十多年,犯錯誤都是因為認識上存在片面性”。[30]作為一個從斗爭第一線成長起來的領導人,“我屬於經驗主義”,“第一條是政治落后”,“我和教條主義和‘左’傾錯誤能夠結合起來,是因為我自己有‘左’傾觀點”。[31]他以自身的經驗告誡說:許多同志政治水平所以不高,有的同志有經驗主義的毛病,“決不是因為他們有了某些工作經驗,而是因為他們用自己狹隘的經驗去觀察去解決一切問題”。正因為我們的一般知識和理論知識少,文化程度不夠,所以有些同志“就上了人家的當,成了教條主義的俘虜”。“我們反對教條主義,不是不讀書。現在我們的毛病,是馬列主義不夠”,這就要努力學習,加強自己。學習什麼呢?學理論,學正確的思想方法。“要在思想方法上,在政治上和理論上,在黨的路線上和政策上加強教育”。[32]

二、思想方法是否對頭,決定黨的事業能否順利發展。

通過3卷《陳雲文選》我們可以看到,陳雲多次在重大歷史關頭,強調要把思想方法搞對頭。

第一次是“四保臨江”戰役緊要關頭,他於194727日在中共中央遼東分局會議講話《怎樣才能少犯錯誤》中要求:“大家都根據客觀事實想問題,定政策,自然可以求得黨內一致。”[33]

第二次是大規模經濟建設中,他於195719日在中共商業部黨組會議上講話,要求“我們應該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時間去弄清情況,用不到百分之十的時間來決定政策。這樣決定的政策,才有基礎。”“臨時亂抓辦法,那就永遠也做不好這一工作。”[34]

第三次是國民經濟困難時期,他於196228日在七千人大會陝西省全體干部會議上講《怎樣使我們的認識更正確些》。

第四次是十一屆三中全會前的中央工作會議上,19781210日他講《關於當前經濟問題的五點意見》,針對國民經濟重大比例失調的情況,要求實現四個現代化“必須既積極又穩重”,“首先弄清事實,這是關鍵問題”。[35]

第五次是在起草《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時,他於19813月向鄧小平提出開展全黨學習、提高思想方法工作方法的建議。

第六次是十三大前夕,他1987717日同中央負責人談話,囑咐他們最要緊的是把思想方法搞對頭,承擔起領導社會主義事業的重擔。

第七次是平息八九政治風波后,他於1990124日同浙江省黨政軍負責人談話《不唯上、不唯書、隻唯實,交換、比較、反復》,講怎樣做到實事求是,強調“隻有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地研究處理問題,這是最靠得住的”。[36]

除了文選上的這7次,陳雲還有兩次突出強調把思想方法搞對頭。一次是“文化大革命”期間,他有計劃地學習馬列著作,“從思想理論上把陳伯達的那一套‘打倒’了”。[37]一次是“文化大革命”結束不久,1977928日他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堅持實事求是的革命作風》,推動思想戰線上的撥亂反正。

9次強調思想方法,貫穿了陳雲為革命事業奮斗的一生,貫穿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各個歷史時期,反映了思想路線對中國革命、建設、改革發生根本影響的正反兩方面經驗教訓。堅持實事求是,事業就順利發展﹔背離實事求是,事業就遭受挫折。這就突出了搞好思想路線的學習在整個學習中的根本意義。陳雲深有感觸地說:“唯物辯証法和歷史唯物論是最正確最科學的世界觀和思想方法,一個人,無論從事什麼工作,有還是沒有這個世界觀和思想方法,工作起來就會大不一樣。”[38]“哲學是馬列主義根本中的根本。這門科學是觀察問題的觀點(唯物論)和觀察解決問題的辦法(辯証法),隨時隨處都用得到”。[39]他發出語重心長的囑托:“現在我們在新的形勢下,全黨仍然面臨著學會運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立場、觀點、方法分析和解決問題這項最迫切的任務。”[40]

三、貫徹科學理論武裝頭腦的要求,首先要把思想方法搞對頭。

正因為思想方法的根本地位,我們要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一百年不動搖,首先要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一百年不動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長期的實踐過程,思想路線的建設也是長期的過程。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以科學理論武裝全黨,以發展著的馬克思主義指導新的實踐,就要牢牢抓住解決好思想方法問題這個根本,始終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的思想路線。

陳雲關於實事求是的“十五字訣”,是他學習哲學后思想升華的結晶,是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方法論。他正是始終堅持實事求是,不盲從,不教條,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作出了獨到的貢獻。“十五字訣”作為經過實踐檢驗的真理,是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寶貴的精神財富。

啟示三:把總結經驗作為建設馬克思主義

學習型政黨學習的重要內容

向書本學習、向實踐學習、向群眾學習,都是我們黨學習的重要途徑。但在許多黨員、干部的觀念中,提到學習,普遍的理解是把學習當作向書本學習,而把向實踐學習、向群眾學習當作一般號召。陳雲一個獨到的思想,就是明確地把總結經驗作為重要的學習內容,把向實踐學習、向群眾學習落到實處,取得實效。

陳雲最明確地表達這個思想,是在19571月他在商業部黨組會議的講話中。他要求領導要帶頭學習,把學習作為指導工作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作為一項重要的任務,並強調“領導干部不解決這個問題,就沒有盡到領導的責任。”他把總結經驗列在學習的首位,提出:學習的內容有三個方面,一是總結經驗,二是重大的時事和政治問題的學習,三是學習若干重要的理論問題。“把總結經驗列入學習的一項,不用說是很重要的。”[41]

在此前后,陳雲多次表達過類似的觀點。如他在195212月的一次講話中,把“經常總結經驗教訓”作為第一位的學習方法。[42]1958年他在全國基本建設工程質量杭州現場會議上講話中提出:“在前進中隨時總結經驗,這是提高自己的重要方法”。[43]

一、從自己的經驗學習是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的迫切要求。

陳雲上世紀五十年代提出這個觀點,是針對新中國經濟建設經驗和知識都嚴重缺乏的問題。延安時期全黨的學習是在積累了一定革命經驗、理論基礎十分薄弱的歷史條件下進行的。黨重視總結經驗,但主要是作為工作的一個重要環節,還沒有十分明確地作為學習的內容。學習強調的還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和歷史知識、文化知識的學習。建國以后,如何在一個貧窮落后的國家進行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是黨面臨的嶄新課題。陳雲指出:“國家經濟建設對我們來說是一項新的工作,我們需要努力學習。”“全黨同志必須知道,現在我們開始了巨大規模的建設,我們的經驗不夠,我們的技術水平不夠,如果我們不認真地學習經濟工作和其他有關的工作,我們就不能順利地完成五年計劃,就會推遲五年計劃的實現。”[44]“財經干部比較熟悉的本領已經不夠用了,不熟悉的工作,如工業建設、經濟計劃等等,放在面前,必須迅速努力學習。”[45]在這種情況下,把從自己的實踐經驗學習與書本知識的學習緊密結合起來,是加快探索社會主義經濟建設規律最有效的途徑。

把總結經驗作為學習的重要內容,就是要求把總結經驗納入到學習中,高度重視從自己的經驗中學習,通過不斷地升華和交流,把經驗知識化、規律化。陳雲提出:“我們應該一方面在生產和工作中學習,總結自己的經驗,提高自己的能力﹔一方面吸收世界上一切先進的知識,合理地運用到生產和工作中去。”[46]陳雲強調了從經驗中學習的幾個要點:(一)從各項工作中、從自己的經驗中學習“是一種極為重要的學習”。(二)“要從成功的經驗中學習,特別要從失敗的經驗中學習”。[47]“犯錯誤,碰釘子,當然不好,但是從錯誤中能得到經驗,練出本領。”[48](三)積累經驗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摸索革命的規律,我們花了二十年的時間﹔建設的經驗,也必須有兩三個五年計劃的時間,才可積累下來。”[49]

二、立足於解決實際問題,從自己的經驗中學習,才能提出新觀點。

陳雲認為,自己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在社會主義經濟建設上提出的新觀點,來自於對於實際問題的研究,來自於從實踐經驗中學習。“因為碰到了問題,才出了新的觀點,不碰到問題出不了新觀點”。他當時認識到,社會主義經濟要按比例發展,但研究中國國民經濟合理的比例關系,決不能隻依靠書本,生搬硬套,“必須從我國的經濟現狀和過去的經驗中去尋找” [50]。他從1956年冒進教訓中總結出的綜合平衡思想,成為保持國民經濟按比例發展的重要衡量標准和指導思想。他從社會主義改造的經驗和不足中,突破性地提出了社會主義經濟中發揮市場作用的“三主體、三補充”體制設想,成為社會主義經濟體制改革的先聲。

陳雲要求改革開放“摸著石頭過河”,同樣是強調要從實踐經驗中學習。他說:“改革固然要靠一定的理論研究、經濟統計和經濟預測,更重要的還是要從試點著手,隨時總結經驗,也就是要‘摸著石頭過河’。”1984年中央通過《關於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后,他又指出:“這次體制改革涉及范圍相當廣,廣大干部還不很熟悉,在進行中還會出現一些現在難以預見的問題。因此,必須邊實踐,邊探索,邊總結經驗。”在對外開放問題上,他提醒全黨:“利用外資來進行建設,我們的經驗還很少,需要認真加以研究。”對於作為對外開放窗口和先行者的特區,他主張“特區要辦,必須不斷總結經驗,力求使特區辦好”。[51]

經過十多年探索,改革開放取得了大量新的經驗、新的突破。1992年,陳雲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鼓勵全黨根據新的情況、新的經驗繼續學習新的東西。他說:“現在我們國家的經濟建設規模比過去要大得多、復雜得多,過去行之有效的一些做法,在當前改革開放的新形勢下很多已經不再適用。這就需要我們努力學習新的東西,不斷探索解決新的問題。”[52]

三、堅持理論聯系實際開創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新境界。

陳雲把總結經驗當作學習重要內容的思想,切實體現了馬克思主義政黨理論聯系實際的學風,開拓了學習的新領域、新視野、新途徑。不斷推進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是前無古人的偉大事業,還有許多未知的領域、未知的規律等待我們去探索。書本知識和實踐經驗都是我們重要的力量源泉。要高度重視從鮮活的經驗中學習,講出自己的新話,闖出自己的新路,開創事業的新局面。

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需要繼續貫徹理論聯系實際的學風,把向實踐學習、向群眾學習真正落到實處。對讀書學習要作出安排部署,要組織黨員、干部重點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習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學習黨的歷史,同時廣泛學習現代化建設所需要的經濟、政治、文化、科技、社會和國際等各方面知識。但如果僅僅注意到這一方面的學習,則是遠遠不夠的。我們需要在指導思想上要明確地把總結經驗納入到學習當中,在認識上要充分重視總結經驗在學習中的地位,在學習的安排部署上對總結經驗應當有清晰的思路、有充分的制度保証。這樣,我們才能充分及時地從鮮活的實踐經驗中汲取營養,獲得不斷前進的強大力量。

陳雲重視學習的思想風范,內容是十分豐富的,還需要作更加深入的研究、發掘。現在,我們迎來了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面臨著當今世界的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隻有更好地繼承和發揚重視學習、善於學習的優良傳統和政治優勢,加快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才能不斷提高領導水平和執政能力,更加奮發有為地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航船引向勝利的彼岸。我們應當時刻銘記陳雲的教誨:“共產黨員特別是高級干部對革命所負的責任這樣重大,自己的知識又這樣少,應該是‘加油’的時候了。”[53]

(來源:《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個人課題成果集2011年(上)》)



[] 《毛澤東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312月版,第181頁。

[] 《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10月版,第381頁。

[] 《中共中央關於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的建設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人民出版社20099月版,第10頁。

[]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87頁。

[] 《毛澤東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6月版,第533頁。

[]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87頁。

[]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88頁。

[]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42頁。

[]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42187頁。

[] 《陳雲文集》第1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6月版,第293頁。

[11]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226頁。

[12] 《陳雲傳》,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6月版,第347

[13]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88頁。

[14]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43頁。

[15]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362頁。

[16]《人民日報》2010531日。

[17]《人民日報》20101220日。

[18]《人民日報》2009115日。

[19] 《陳雲文集》第3卷,第447441頁。

[20]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46285360-362頁。

[21] 《陳雲年譜》(下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006月版,第413頁。

[22]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342頁。

[23] 劉家棟《陳雲在延安》,中央文獻出版社19955月版,第76頁。

[24] 於若木《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追念陳雲同志》,《緬懷陳雲》,中央文獻出版社20006月版,第310頁。

[25]劉家棟《陳雲在延安》,中央文獻出版社19955月版,第77頁。

[26]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371372頁。

[27] 《陳雲傳》(上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6月版,第395-397頁。

[28] 宋平《緬懷陳雲同志》,《緬懷陳雲》,中央文獻出版社20006月版,第8頁。

[29] 《陳雲同志關於評彈的談話和通信》(增訂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76月版,第112-113頁。

[30]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343頁。

[31] 《陳雲傳》(上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6月版,第395頁。

[32]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251261261251頁。

[33]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346頁。

[34]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46頁。

[35]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235頁。

[36]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371頁。

[37] 《陳雲同志關於評彈的談話和通信》(增訂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76月版,第112-113頁。

[38] 《陳雲同志關於評彈的談話和通信》(增訂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76月版,第116

[39] 《陳雲文集》第3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6月版,第407頁。

[40]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362頁。

[41]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45頁。

[42] 《陳雲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85頁。

[43]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08頁。

[44] 《陳雲文集》第2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6月版,第288637

[45] 《陳雲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57-158頁。

[46] 《陳雲文集》第2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6月版,第637頁。

[47] 《陳雲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66185頁。

[48]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07頁。

[49]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50頁。

[50]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31056頁。

[51]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379338265378頁。

[52] 《陳雲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378頁。

[53] 《陳雲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5月版,第190頁。

專家學者

  • 編輯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