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是篇大文章

作者:孫業禮    發布時間:2013年05月31日    

“紀念”是篇大文章

孫業禮

1975629,鄧小平對胡喬木說過這樣一段話:“要利用各種周年紀念寫文章,例如《整頓黨的作風》發表多少周年紀念,這樣寫文章的題就多了。”關於為什麼要重視紀念活動,為什麼要利用周年紀念寫文章,鄧小平沒有展開論述,但這段話卻包含深意。“紀念”是篇大文章,我們利用周年、紀念日等各種場合寫文章、開展紀念活動,對於宣傳愛國主義思想,宣傳中華民族和我們黨的優良傳統,宣傳人類文明和世界發展的進步成果,教育和鼓舞人民、凝聚社會力量,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不斷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和促進人類進步事業,有著重要的意義。

紀念是人類文明和各種文化的源頭之一,各種紀念活動也在一定意義上促進了文化的演進和文明的進步。“紀念”不是一般的記錄,而是重溫那些美好的記憶﹔“紀念”也是一種過濾,它淘汰丑惡,留住並不斷升華美好的記憶、願望和精神。一個民族,正是通過各種紀念活動,記住了他們需要共同記住的東西,形成並不斷強化、傳承著他們共同的價值觀念。

各種周年、紀念日,往往更易引發人們對歷史的回顧和總結,激起人們對人生意義、生命價值和社會進步真諦的反思與追問﹔促使人們更好地審視、把握歷史和社會發展規律。

重視紀念也是中華民族的一個優良傳統。“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禮有五經,莫重於祭”,說的都是要重視“紀念”以及“紀念”的內容與形式。《論語》中有句名言,“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就是強調不要忘記先人,要記住並追念他們的高風亮節,以不斷提高今人和后人的道德水平和精神境界。我國歷史上的許多節日,都是為紀念祖先和某個特定的歷史人物設立的,如清明節、端午節、都江堰的放水節等。歷史上如果一個人物對民族、對國家、對一方百姓作出過貢獻,人們都會紀念他,如武侯祠、史公祠等,關公廟更是到處都有。這些節日、紀念物也確實對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傳承起到了重要作用。

中國共產黨歷來非常重視發揮各種周年、紀念日傳播先進思想文化的功效。如毛澤東從青年時代起就經常利用紀念日寫文章。1926318巴黎公社55周年時,他在國民黨政治講習班上發表了《紀念巴黎公社的重要意義》的講演,后刊登在《中國國民黨政治講習班旬刊》上。1936918,為促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他寫信給宋慶齡,在信的末尾專門署上“‘九一八’五周年紀念日”這樣一個日期。為紀念孫中山、紀念魯迅、紀念黨的誕辰、紀念抗戰爆發、紀念聯合國日、紀念“三八”節等,毛澤東都發表過紀念演講或紀念文章,其中不乏名篇。例如《論人民民主專政》,就是為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28周年而作的。 毛澤東的“老三篇”家喻戶曉,其中兩篇是紀念性的。正是通過紀念白求恩,從而使做“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成為了共產黨人和革命戰士的思想道德追求。正是通過紀念張思德,使黨的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和精神在全黨同志和廣大干部、群眾中廣泛地傳播開來。在紀念張思德的演講中,毛澤東還說了這樣一段意味深長的話:“今后我們的隊伍裡,不管死了誰,不管是炊事員,是戰士,隻要他是做過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們都要給他送葬,開追悼會。這要成為一個制度。這個方法也要介紹到老百姓那裡去。村上的人死了,開個追悼會。用這樣的方法,寄托我們的哀思,使整個人民團結起來。”毛澤東的號召,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的紀念文化傳統相結合,發揚了民族傳統,開創了一代新風。

黨的歷代領導人都非常重視紀念活動,通過紀念活動來總結歷史經驗,宣傳黨的路線方針政策。鄧小平明確要求利用紀念日寫文章﹔江澤民、胡錦濤在各種紀念日發表過許多講話,成為反映和總結黨的奮斗歷程及其豐富經驗的重要文獻。

綜觀全球,無論是在古代還是近現代,無論是社會制度、發展階段還是文化傳統不同的國家,都非常重視紀念活動。1877年,在紀念1848年二月革命30周年時,法國大文學家雨果曾就紀念活動寫下這樣一段名言:“回憶是力量之源……永遠不要忘記周年紀念日,開展紀念日活動,如同點燃一隻火炬。”

在當今的西方發達國家,他們對紀念活動也十分重視。可以美國為例。美國的歷史並不長,但紀念日卻很多,法定紀念日就有十個,如總統紀念日、陣亡將士紀念日、全國珍珠港紀念日等等。對於利用紀念日開展各種活動,宣傳其價值觀念,美國尤為重視。例如,每年1月的第三個星期一是“馬丁·路德·金日”,美國各地會用不同方式紀念,美國股市都會休市一天。每年5月的最后一個星期一是“陣亡將士紀念日”,美國民眾可以享受三天的長周末,美國政府將之視為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好機會。與紀念日相聯系,對於修建紀念碑、紀念廣場等紀念載體,美國更是煞費苦心、不惜巨資。從白宮臨窗眺望,就是高聳入雲的美國首任總統喬治·華盛頓的紀念碑。在首都華盛頓,有規模最大的紀念陣亡將士的建筑阿靈頓國家公墓。最新的紀念性建筑是“二戰紀念園”,落成於2004年。這些紀念建筑已成為著名的景點,是到華盛頓旅游的必到之處。

世界上的反動勢力也重視利用紀念日、紀念活動大做文章。例如,日本右翼勢力每年參拜靖國神社,實際上是軍國主義陰魂不散,因此不斷遭到周邊國家人民的強烈反對。美國也很懂得這一點。拉登被擊斃后,連葬身之地都不留,這同他們宣揚的人道、人權相比,似乎不可思議。但他們知道,如果拉登死后留下紀念載體,讓追隨者去紀念,就可能產生聚變效應,釋放出無法控制的能量。正如西方當代哲學家福柯所說:“誰控制了人們的記憶,誰就控制了人們的行動的脈動。”“因此,佔有記憶,控制它,管理它,是生死攸關的。”

中華民族有著悠久的歷史文化,在數千年自強不息的奮斗中,在我們黨領導革命、建設、改革的歷程中,留下了許多值得紀念的人和事,這些都是我們寶貴的文化和精神資源。我們應該像鄧小平說的那樣,精心設計和開展各種紀念活動,借以更好地宣傳我們民族的和黨的高尚精神、優良傳統,更好地建設我們的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和精神家園。

〔作者孫業禮,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審,北京100017

(來源:《黨的文獻》2012年第1期)

專家學者

  • 編輯
  • 翻譯